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34章 終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34章 終焉字體大小: A+
     

    9月1號。

    暑假的時間很是短暫,似乎並沒有過太久的時間便已經來臨,身為父親的劉長青也是一大早便從外面買回來了早餐。

    準備完畢后,順便叫醒了還在熟睡中的妻子。

    岳母也早在一個多月前便啟程回家了,而在前天,周詩妍也從B市趕了回來,住進了自己的家中。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如今的劉長青都算得上是周詩妍的監護人。

    這是在與藍伊弦溝通后達成的。

    衛生間的門被打開,已經洗漱完畢的周詩妍從中走了出來,恰巧與剛剛從卧室叫妻子起床的劉長青碰了個面。

    兩人皆是一愣。

    望著眼前這名極有可能是以後兒媳婦的孩子,劉長青的臉上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去吃早飯吧,我都弄好了。」

    「謝謝劉叔。」

    一如既往的禮貌,這讓劉長青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見的緣故,從前天對方抵達自己家后,劉長青便察覺到了對方的變化。

    貌似……身高長高了一些。

    而且……

    這丫頭是不是那種發育晚的類型?

    相比較送她們母女去火車站時,如今的周詩妍看起來和當時有著較為明顯的變化,一成不變的散發黑長直也被扎了起來,露出白凈的脖子,看起來很是清爽。

    雖然表情一直還是那副不溫不火的模樣,但感覺上長大了許多。

    或許……這就是初中生和高中生的區別吧?

    想不明白的劉長青,只能這樣給自己解讀。

    劉知躍也從屋內走了出來,正打算去衛生間洗漱的他看到父親和周詩妍站在衛生間沒扣,有些好奇的走上前問道。

    「怎麼了?衛生間里有人嗎?」

    「沒有,你快去洗吧。」

    「行。」

    應了一聲之後,劉知躍便轉身進了衛生間,而周詩妍則是轉身朝著餐桌的方向走去。

    劉長青也沒有過多的停留,他直接來到了女兒的房間里,今天同樣也是她的開學時間。

    或許是還沒有從暑假的氛圍中醒悟過來,在劉長青進屋后便不停的喊著【起床了】但躺在床上的女兒卻絲毫沒有反應,像是沒有聽到一般。

    見到女兒賴床的樣子,劉長青沒有絲毫的心軟。

    直接大步的走向窗前,一把將拉緊的窗帘打開,陽光也在此刻照射進了屋內。

    頓時間,原本有些昏暗的房間,瞬間明亮了起來。

    這束光使得劉夏芝原本柔和的小臉,瞬間擠成了一團,像是下意識一般的轉過身,背對著陽光照射的方向,手還拉著被單蓋過了自己的腦袋,毅然一副繼續睡下去的模樣。

    將女兒這一舉動收入眼底的劉長青有些無奈的嘆出一口氣來,隨即大步邁向床邊,想要伸手將女兒身上的被單扯開。

    但……他太小瞧他的女兒了。

    感受著父親拽自己被單的動作,劉夏芝直接雙手死死的抓住被單,同時嘴裡還發出了不情願的聲響。

    「嗯~在睡五分鐘……」

    「起來吃飯了!」

    「我不吃了……」

    「你這孩子!」

    聽到女兒這般賴床宣言,劉長青沒有絲毫的保留,拽著被單的力氣也大了起來,但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則是,伴隨著他使勁的拽被單,同樣拽著被單的女兒就這樣被他連同被單一起拽了起來。

    像是一條風乾的鹹魚一般。

    晃了幾下。

    「……」

    望著女兒露出來的肚皮,劉長青沒有絲毫的手軟,直接將其抱了起來,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搓揉著她的小臉。

    這樣激烈的舉動迫使劉夏芝清醒了過來。

    畢竟……父親下手的力氣真的很重。

    她感覺自己的臉被搓的生疼。

    強迫眼睛睜開的那一刻,看到的便是父親的臉。

    劉夏芝有些不情緣的嗯哼了兩聲,但被放回床上后,還是老老實實的穿起一旁放著的衣服。

    穿衣服的同時,嘴巴還撅著,看起來不是那麼高興的樣子。

    但劉長青可不管女兒高不高興,叫她起床的任務完成後,便離開了房間。

    在他去叫女兒起床的這會功夫,兒子已經洗漱完畢,開始坐在餐桌前與周詩妍一同吃起了早餐,而安苑瑤剛剛去了衛生間洗漱。

    早餐的時間總是很短暫的,劉知躍和周詩妍兩個人吃飯都不墨跡,他們兩個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便解決了戰鬥,相比較他們倆,一旁的劉夏芝就明顯要慢了許多。

    她的胃口還是一如既往的不錯,或許是今天父親買回來的早點過於好吃的緣故,腮幫子鼓鼓的她將手伸向了第四個包子。

    吃完早飯的劉知躍和周詩妍,準備片刻后,便離開了家門前去學校。

    看到兒子走後,一直沒有說話的劉長青也在此刻問起了身旁的安苑瑤。

    「一會……」

    話還沒說完,一旁的安苑瑤正在吃飯的動作猛地一頓,反應過來的她立馬伸出腳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劉長青的小腿。

    察覺到老婆的這一舉動,劉長青也猛地想起。

    女兒還沒走。

    當夫妻二人將視線看向女兒的時候,嘴巴塞得滿滿的劉夏芝,一手拿著咬了兩口的粉絲包,另一隻手拿著一瓶純牛奶。

    保持著吸著吸管的姿勢,用那雙大眼睛,好奇的盯著兩人。

    「你們……要去幹嘛?」

    「什麼幹嘛?你聽錯了。」

    「爸爸騙人,我都聽到了,你是不是要和媽媽出去玩!」

    面對女兒的質問,安苑瑤在此刻的反應倒是十分的迅速。

    直接開口回應道。

    「沒有要出去哦,你爸爸一會要去公司,媽媽還要在家裡照顧妹妹和弟弟,所以你爸爸讓我一會準備午飯,他帶過去吃。」

    「真的?」

    「嗯,真的。」

    相比較父親說的話,劉夏芝更相信安苑瑤的解釋,聽到是這個后倒也沒了什麼興趣,低頭又默默的吃了起來。

    裝有純牛奶的瓶子被她吸得憋憋的,似乎一滴都沒了。

    而劉長青夫婦二人,則像是隱藏住了什麼秘密一般,悄悄的鬆了口氣。

    很快,馮遷的電話便打來了。

    劉長青接通了電話。

    在得知多方已經帶著馮淑言抵達樓下后,便趕緊給女兒收拾了一番,像是有些著急一樣帶著女兒飛奔下了樓,將其塞進了馮遷的車內。

    目送著車子離開后,劉長青立馬轉身又跑回了樓上。

    接下來……就是屬於他和妻子的二人世界了!

    另一邊。

    成功抵達學校的劉知躍與周詩妍,在察覺到兩人分到了同一個班級后,各自的臉上都露出了不易察覺的微笑。

    有些慶幸,又有些喜悅。

    兩人誰都沒有說明這一點,默默的朝著分好的班級走去。

    高一(3)班

    當抵達目的地后,走在前頭的劉知躍正要進入教室,誰曾想,裡面有一名同學正要出來。

    誰都沒有注意。

    不出意外,發生了極其戲劇性的一幕。

    兩人撞在了一起。

    相比較身強體壯的劉知躍,另一個人顯然並沒有那麼好運,在兩人相撞的那一刻,她便不受控的往後倒去。

    正當她以為自己會跌坐在地面上時,一隻手拽住了她。

    劉知躍的這一舉動,避免了對方栽倒。

    【你沒事吧?】這句話在他的嘴邊剛想問出,但……當他看到眼前這名女生的長相時整個人愣了下來。

    下意識的開口喊道。

    「張芸靜!你怎麼會在這!」

    聽到叫出自己的名字,女生也望向了拽著自己的劉知躍。

    當看到是他后,原本有些驚慌的臉色慢慢的消散,隨即笑容出現在了她的臉上。

    「怎麼,我的成績考上一中很讓你吃驚嘛~」

    「你……」

    「還有……你到底要摸我的手摸到什麼時候?」

    「……」

    聽到對方的這句話,劉知躍才忽然反應了過來,立馬將拽著對方的手鬆開。

    他的這個舉動,倒是在張芸靜的意料之中。

    臉上也浮現出了一絲壞笑,對著站在劉知躍身旁的周詩妍說道。

    「真好,在這裡還能遇到老同學……看樣子,我們三個又是一個班呢!」

    「嗯。」

    雖然給出了回應,但周詩妍的一雙眼可沒歇著,像是掃描儀一般,仔細的觀察著眼前的張芸靜。

    正當氣氛一時間變得奇怪起來時,他們二人的身後又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請問……這裡是高一三班嗎?」

    聽到這個聲音,劉知躍的身體明顯有些僵硬。

    當他回過頭……看到出現在自己二人身後的那個身影時……

    趙宣文原本有些迷糊的臉,在看見劉知躍的那張臉時,頓時變得吃驚起來。

    隨即便是滿臉笑意。

    看了看趙宣文,又看了看張芸靜。

    最後……看向了一旁的周詩妍。

    劉知躍默默的後退一步。

    這……不是他想要的高中生活!

    絕對不是!!!

    ————————————————

    房間內,劉長青喘著粗氣,翻了個身。

    躺在了床上。

    自從妻子懷孕之後,一直到現在,兩人都沒有正常的行過一次房事。

    就像是故意的一般,總是在關鍵時刻被打斷。

    例如……

    岳母在時,她總會在關鍵時刻喊著安苑瑤的名字,有事情找她。

    好巧不巧的,每次都是這樣,好不容易等天黑了,家裡面都睡著后,兩人便打算偷偷摸摸的進行,可這時兩個孩子又站了出來。

    劉知安與劉春暖總是在關鍵時刻清醒過來。

    在孩子面前,慾望簡直不值一提。

    好不容易等岳母回老家后,劉夏芝又因為在家裡看VCD時看到了恐怖片,夜裡不敢自己一個人睡,非要安苑瑤陪她。

    這一陪……又是很長一段時間。

    雖然期間,兩人偷偷的進行了幾次,但總歸是有些不太盡興,總感覺是在做一件極其不光彩的事一般,時刻提放著。

    這也是為什麼,劉長青在一對女兒開學后,會顯得有些興奮的原因。

    憋得久了,難免會有些不太正常。

    伸出手,摟住身旁的妻子。

    劉長青的呼吸聲有些沉重,臉上的表情也顯得格外的滿足。

    舒服了。

    同時,嘴裡像是慶幸一般的說著。

    「還好今天你大姨媽沒來,不然又完蛋了。」

    「嗯。」

    應了一聲,安苑瑤躺在丈夫的懷中。

    靜靜的感受著這一刻。

    她……也很懷念這種感覺。

    一秒……

    兩秒……

    時間緩緩流逝,兩人都享受著這最後的溫存。

    孩子們還沒有醒來,如今是屬於他們兩個的二人世界。

    忽然,原本閉著的雙眼猛地睜開,安苑瑤似乎想到了什麼,開始默默的算起日子。

    「20……23……」

    嘟囔了幾句之後,安苑瑤的臉色有了些許變化,原本依偎在丈夫懷中的她,忽然立起了身子。

    望著身旁的老公。

    語氣中也有著一些緊張。

    「日……日子不太對,經期已經晚了一個多星期了……」

    「……」

    「算錯了吧,你在算下?」

    「不會錯的!」

    安苑瑤確定的說道。

    「最多推遲一兩天,從來沒有這麼久過!」

    「……」

    聽到妻子說出的這句話,劉長青明顯有些發愣。

    剛剛還笑著的他,此刻笑不出來了。

    「不……不會吧?」

    「你忘了嗎?上上周,凌晨夜裡,衛生間,你沒戴!」

    「……」

    安苑瑤的這句話,一字不差的落入了劉長青的耳中。

    躺在床上的他,仔細的回想起那晚的場景……

    當意識到……自己真的……

    這一刻,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這一年多的時間……

    每日每夜的煎熬……

    良久,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的他,才默默的吐出一個字眼。

    極其……優美的字。

    「草。」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