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33章 保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33章 保證字體大小: A+
     

    劉長青乘坐電梯回了家。

    因為已經是凌晨的緣故,當他開門進入家門時,除了衛生間內正在洗澡的兒子,便只有坐在沙發上等待著自己歸來的妻子。

    安苑瑤。

    耳邊傳來兒子在衛生間里洗澡的動靜,因為早就到了平常休息的時間段,但還沒有去睡覺的她此刻不停的眨著雙眼,企圖用這種辦法讓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當開門的聲響再一次的響起后,坐在沙發上的安苑瑤才猛地將原本低下的頭抬起,望向了門口的位置。

    丈夫的身影毅然出現在她的視線之內。

    呆愣了數秒,隨即安苑瑤便從沙發上起身,步伐飛快的沖了上去。

    張開雙手,一把環繞住了對方。

    察覺到老婆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劉長青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但一雙手卻像是本能一般環繞了上去。

    緊緊地摟住對方的腰間。

    將臉貼合在劉長青的胸口處,安苑瑤顯然擔心壞了。

    在發生了女兒的那件事後,丈夫便一聲不吭的離開了家,直到現在才歸來……這讓不知道任何消息的安苑瑤獨自一人在家裡擔憂在了現在。

    她……感到了害怕。

    雖然家中有著自己的母親和一對兒女,但是沒有丈夫的陪伴,讓她的內心始終有些不安。

    種種擔憂在見到對方回家的那一刻,全部煙消雲散。

    安苑瑤像是自言自語一般,雙手緊緊的摟住對方,一刻都不想鬆開。

    「太好了……太好了……」

    「怎麼了,嚇成這樣。」

    「你還有臉說!」

    安苑瑤的音調提高了稍許,原本緊貼劉長青胸口的臉也順勢移開,緊緊摟著對方的右手也在此刻抬了起來,像是泄憤一般敲打著他的胸脯。

    用著極小的力氣。

    這讓劉長青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疼痛,相反像是在給自己按摩一般。

    「一聲不吭的就出去,到現在才回來……也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報平安……」

    「又不是什麼特別棘手的事。」

    「那也要跟我說一聲呀,你什麼都不說就帶著大富和兒子走了……」

    說著,安苑瑤似乎感覺到了一絲氣憤。

    剛剛還輕輕拍打對方胸口的手,轉而移到了他的腰間,用出了懲罰對方的慣用伎倆。

    揪了一下。

    雖然這樣的做法絲毫感覺不到疼痛,但劉長青一直以來的偽裝還是使得他下意識的喊了出來。

    「嘶……疼!」

    「啊?我沒有用力呀?」

    聽到丈夫口中傳出的痛呼聲,安苑瑤頓時間也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用手揉了揉剛剛掐過的地方。

    誰知還沒揉兩下,就被劉長青一把抓住了手腕。

    臉,也往前湊了上去。

    「騙你的。」

    「你!」

    意識到丈夫在騙自己,安苑瑤愣了幾秒鐘之後,迅速的反應了過來,剛想開口說些什麼,但下一秒丈夫的舉動卻使得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嗚嗚渣渣了幾聲之後,便老實了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

    兩人的耳邊除了孩子在衛生間里沖澡的動靜外,便沒有其他聲響。

    直到……女兒的房門被打開。

    從外孫女房間中走出的蘇妍恰巧目睹了眼前的這一幕,一雙眼下意識的瞪大了一下,反應過來后便是輕咳了兩聲。

    正是因為聽到這個動靜,站在不遠處的兩人才停止了這一舉動。

    安苑瑤條件反射般的推開了面前的丈夫,下意識的整了整自己身上穿著的衣物,當看到出現在面前的母親后,像是掩蓋什麼一般抬手摸了摸嘴巴。

    「媽……」

    「你現在還在坐月子……再等等。」

    「……」

    岳母的回答倒是很乾脆,直接開口提醒了夫妻二人,但正是因為太過乾脆的緣故,讓臉皮有些薄的安苑瑤瞬間便紅了臉。

    沒什麼事比被親媽看到更讓人覺得尷尬了。

    如果有的話……

    「好,我知道了。」

    「長青!」

    丈夫的話讓本就有些尷尬的安苑瑤更加的不知所措,一會看看母親一會又看了看身旁的丈夫。

    她不敢相信,對方竟然當著母親的面說出這種話來。

    簡……簡直不要臉。

    相反,劉長青倒是淡定了許多。

    「都是一家人,沒什麼好見外的。」

    「就是,有啥好害羞的,都是倆孩子的媽了還動不動就臉紅……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哪家十八歲的小姑娘呢。」

    母親的這番話讓安苑瑤整個人楞在了原地,如果此刻地上有一道縫的話,她大概會絲毫不猶豫的便鑽進去。

    太……太羞恥了。

    「你們也早點休息吧,夏芝剛睡下。」

    蘇妍這般說著。

    隨後望了一眼不遠處的女婿,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開口說道。

    「那孩子應該是第一次挨打……所以一整天都不太開心。」

    「……」

    「當然,我說這個不是說你做錯了,但……算了,等明天你和她在好好談談吧。」

    話並沒完全說完,蘇妍說到一般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一般,選擇閉上了嘴巴,轉身打著哈欠像是犯困一般,離開了夫妻二人的面前,朝著客房的房間走去。

    伴隨著岳母將房間門關上后,客廳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劉長青想了一會後,還是選擇走到了女兒的房前,悄悄的將門打開。

    屋內的燈已經熄滅。

    因為看不清屋內的緣故,在門口佇立許久后,劉長青最終還是選擇推門走了進去。

    安苑瑤也壓低著腳步跟了上去。

    夫妻二人來到了女兒的床頭。

    或許是父親第一次打了自己,這讓一直受寵的劉夏芝一時間不太適應,睡覺時也能明顯看得出她的氣色不是太好。

    眼睛感覺像是哭腫了一般。

    沒有多言。

    劉長青只是挨著女兒的床邊坐了下去,抬起手將滑落的被單往上帶了帶。

    輕輕的拍了拍。

    目光望著躺在床上睡著的女兒,劉長青就這樣盯了許久。

    腦子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最終,還是起身離開了這個地方,和一直在旁邊站著的妻子,一起離開了女兒的房間。

    在將門重新關上的那一刻,劉長青的口中也隨之而來的傳出一段話。

    「我會保護你和孩子們的。」

    「……」

    「我保證。」

    望著說出這句話的丈夫,安苑瑤在他的臉上見到了凝重的神色。

    不知道丈夫想到了什麼,但身為妻子的她只需要站在他的身後,默默的給予支持。

    這……便足夠了。

    手握住了對方。

    安苑瑤盯著丈夫,只是回應了一個字。

    「嗯。」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