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32章 解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32章 解決字體大小: A+
     

    看著眼前的劉長青,沒有絲毫商量餘地的樣子,李笵鎮最終還是將嘴張開。

    在他張嘴的那一刻,劉長青便控制著手中的鐵棍,往前一捅。

    「唔!!」

    發出一聲痛呼,李笵鎮閉緊了雙眼。

    但因為嘴裡鐵棍的緣故,他沒有辦法開口說話。

    劉長青攥著鐵棍,冷著一張臉,控制著鐵棍,做出了抽插的動作。

    同時還問道。

    「這樣有意思嗎,好不好玩?」

    「唔唔唔!!」

    「看樣子應該很爽吧?你不就喜歡這樣嗎?」

    說著,使勁的捅了兩下,隨即便將手中的鐵棍抽了出來。

    不知道這玩意塞進嘴裡的時候劃破了什麼,但伴隨著鐵棒的拔出,李笵鎮的嘴裡也隨之吐出一口血。

    他此刻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的凄慘。

    劉長青將手中的鐵棍扔在了地上,而站在一旁的兒子早已等候多時,看到父親起身離開后,便飛起一腳踹了上去。

    他一直都不是個心軟的主。

    在劉知躍看來,動了自己家人的傢伙……

    都不可原諒。

    倒是陳大富一時間有些躍躍欲試,望著打上頭的劉知躍,他也衝上去踹了幾腳。

    好在兩人都多多少少的注意著,並沒有打的太過火。

    而劉長青則是默許了這一切,背過身的他朝著一個水桶的方向走去。

    將其拎了起來。

    重新回到了李笵鎮的面前。

    「停,別打了。」

    開口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在他語音落下的那一刻,劉知躍與陳大富也停了下來。

    喘了幾口氣后,陳大富像是不解恨一般,又上去補了一腳。

    「看腳丫是吧,**是吧!!你媽的,畜生!」

    「我……我錯了……別打了,我賠錢……」

    「我稀罕你那點破錢?老子拿錢都能砸死你!」

    「大哥,大哥我錯了……」

    被兩人踹到在地的李笵鎮,臉貼著地面。

    如今的他身上沒有一塊地方不疼,但求生的慾望促使他還是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看向,這個住在自己賓館隔壁……原本以為是個熱心腸的男人。

    看著……劉長青。

    「我……我不知道那是你女兒……我以後絕對不會在聊天了……」

    「……」

    沒有吭聲。

    劉長青默默的聽著李笵鎮的求饒台詞。

    像是沒有聽到一般,默默的將綁著對方的椅子扶了起來。

    饒到他的面前,盯著他。

    「你今年多大了?」

    「二……二十七……」

    「結婚了嗎?」

    「還……還沒有……」

    「是嗎。」

    嘀咕了一聲,劉長青低下了腦袋,從兜里掏出了打火機,以及裝火機的油,將裝有煤油的小瓶子的蓋子打開,隨即朝著對方的那玩意滴了上去。

    察覺到這一舉動,李笵鎮明顯更加害怕了。

    像是瘋了一般掙扎著,但因為捆綁的足夠牢固,他並沒有掙脫開繩子的束縛,只能任由劉長青望他的老二上滴著煤油。

    「別,別這樣!!!我給你們錢,我求求你,爹……我叫你爹,饒了我吧!」

    「……」

    劉長青沒有回應對方,而是在將手中的沒有瓶滴乾淨后,將其扔到了一旁。

    拿著打火機的那隻手,舉了起來。

    擦動了打火石。

    「擦!」的一聲之後,一團火苗在李笵鎮的眼前亮起。

    看著眼前的這團火苗,劉長青看著他。

    「你想要的幾分熟?」

    「我不要……求求你,饒了我……我不會報警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我問你要幾分熟。」

    「大哥,求求你別這樣!!」

    「看來你想要的全熟啊……」

    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覆,劉長青自顧自的說了這樣的一句話,隨後拿著打火機逐漸往下移動。

    而他的這一舉動,全被李笵鎮看在了眼中。

    這種眼睜睜看著,卻沒有辦法反抗的滋味很不好受。

    正當他以為一切都完了的時候,或許是劉長青動靜太大的緣故,打火機的火苗在此刻熄滅。

    看到這一幕,李笵鎮差點又被嚇尿。

    劫後餘生般的喘著氣。

    「哈……哈……哈……」

    「……」

    但下一秒,他便看到劉長青再一次摩擦了打火石。

    火苗也重新出現在他的視線內。

    完了。

    這一刻,他的腦子裡只有這兩個字。

    容不下別的想法。

    沒有男人能夠在這種威脅下,還能保持冷靜。

    沒有人。

    但,劉長青並沒有點燃對方的那玩意。

    而是熄滅了手中的打火機,重新站了起來。

    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你知道……你和豬有什麼區別嗎?」

    「哈……哈……」

    李笵鎮沒有回答,依舊是喘著粗氣。

    渾身不受控制般的顫抖著,望向了眼前的劉長青。

    看著對方那……像是看著畜生的眼色。

    「豬最起碼還有點作用,而你這種人……除了製造糞便和垃圾,沒有絲毫存在的價值。」

    「對……我是畜生……求求你,放了我……」

    「你這話說的,我並沒有強迫你上我的車,是你自己為了省錢自己願意過來的,何來放了你這一說法?」

    「……」

    「對了,我看你發的那些文字……大金魚是吧?」

    說著,劉長青將剛剛拎過來的小水桶提了起來,伸到了李笵鎮的面前。

    開口說道。

    「金魚不太好買,我買了些泥鰍,不是喜歡魚嗎,這跟魚也沒多大區別,要不……你嘗嘗?」

    「不……不要……」

    「咋現在還害怕上了?你跟那些女孩說那種話的時候,不是挺開心的嗎?手機里存了不少照片了吧?」

    「我……我回去就刪……」

    「晚了,你應該是沒機會刪了。」

    說完這句話,劉長青便將手中提著的小水桶放在了一邊,隨後扭頭瞅了一眼站在身後的陳大富。

    「給他也拍幾張。」

    「好嘞!」

    聽到劉長青的話后,陳大富沒有絲毫猶豫的掏出了手機,打開了攝像功能后便對著眼前這名被扒的精光的男子,一陣亂拍。

    看到陳大富的這一舉動,男子也慌了神了,不停的大喊。

    「不要拍,不要!」

    然而,陳大富根本不可能聽他的,沒一會手機里便出現了幾十張對方的照片。

    顯然這種刺激的事情,陳大富以前並沒有干過。

    他看著手機里的照片,臉上的表情有些興奮。

    嘴裡還嘀咕著。

    「這要是給他髮網上……這小子就全完了。」

    聽到這句話的李笵鎮整兒像是沒了魂一般,他不敢想,如果對方真的這麼做……

    首先……不管他們的後果會如何,他自己肯定是會完蛋了。

    工作不保……以後也會娶不到媳婦。

    劉長青望著眼前的這個人,給出了對方兩個選擇。

    抬起手指了指一旁的鐵棍,以及桶里的泥鰍。

    說道。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你自己用鐵棍捅自己,二,十條泥鰍。」

    「我……我……」

    「你不要抱著僥倖心理,就這麼跟你說吧,如果你離開后選擇了報警……那首先,你的照片就會在互聯網上公布,其次,會有人去你家裡和你的父母以及親戚談了談,你不要以為我做不出這些,這還只是最輕的……」

    說著,劉長青湊到他的面前。

    盯著他。

    「不然……我會一點一點的折磨你,讓你為你做過的事情負責。」

    「……」

    李笵鎮盯著眼前的劉長青,默默的看向一旁地上的鐵棍,以及……那桶泥鰍。

    咽了一口口水。

    最終給出了自己的回答。

    「泥……泥鰍……」

    「好。」

    離開了對方的面前,劉長青將桶拎到了他的面前,隨即又去拿了一個漏斗過來。

    當看到劉長青拿著的漏斗后,李笵鎮整個人都要暈了。

    他原本以為劉長青的意思應該是自己吃三條泥鰍,但看著他如今的架勢……

    不字還沒從口中傳出,他便被一把捏住了腮幫子。

    隨之漏斗插進了他的嘴裡。

    伸手從水桶里抓了一條泥鰍,順著漏斗丟了下去。

    李笵鎮瞪著一雙眼。

    他……沒有辦法改變這一現狀。

    ————————————————————

    終究是人命關天的事,劉長青並沒有將活得泥鰍塞進對方的嘴中,而之所以桶里的泥鰍很有活力,那是因為死的都在最底下的緣故。

    在解決完這一切后,劉長青便將他重新帶回了車上,在一段會有人經過的路段,打開車門將他放了下去。

    相信,不久后就會有路人發現沒穿衣服的他倒在路邊。

    而之所以會選擇這裡……也是因為,這片區域的監控不夠完善。

    將麵包車處理好后,劉長青便帶著兒子朝著自家的方向開去。

    陳大富也沒有多做停留,將手中的照片拷進U盤后,便也開著車離開了這座城市。

    他還要回家問問父親,到底和顧惜玉她家有什麼矛盾。

    時間,來到了凌晨。

    天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在開了近一小時的時間后,劉長青父子二人便抵達了目的地。

    劉長青讓兒子先上樓,自己則是去地下室停車。

    正準備回去的他,卻突然接到了小舅子的電話。

    來自安延丞的電話。

    沒有多想,劉長青接通了電話。

    入耳的第一句便是。

    【做的太過了。】

    「你……」

    【不過乾的漂亮。】

    「……」

    剛想反駁的劉長青,在聽到安延丞的第二句話后,瞬間有些愣神。

    還沒等他詢問,便聽到安延丞繼續說道。

    【這事白天的時候,伯母已經給我打電話說過了,怎麼說夏芝也算是我的晚輩,晚輩被那麼欺負,我這個當長輩的肯定會生氣。】

    「他……說是我幹得了嗎?」

    【那倒沒有,看他那樣子應該是對你有陰影了,死活說是自己摔的,要不是醫院那邊看他的傷勢那麼嚴重報警,估摸他自己的話……是不會吭聲的。】

    「是嗎……」

    【不過也沒啥太大的問題,就是下次的話……別這麼做了,這小子的精神狀態都有些不對勁了。】

    「那是他應得的。」

    【話雖這麼說……算了,這事要攤我身上我估計會比你更過分,你現在到家沒?】

    「剛到。」

    回應了一句,劉長青抬頭望了望天。

    今夜的天空……看不見月亮。

    【那行,時間也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我們在他手機里發現了很多未成年孩子的照片,而且電腦里的聊天記錄也沒刪乾淨……應該能定個罪,國家這兩年剛頒布的網路法規是時候派上用場了。】

    「謝了。」

    【別說謝不謝的都是一家人,對吧,姐夫。】

    「……」

    聽到安延丞的這句稱呼,劉長青一直緊繃著的臉,在此刻終於放鬆下來。

    露出了笑意。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