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15章 李政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15章 李政茂字體大小: A+
     

    安延丞帶人來到了這棟別墅。

    當看到葉蓉的臉上那清晰可見的巴掌印后,稍微愣了一小會的功夫,很快便裝作沒看到一般,將其帶走。

    剛剛劉長青打的那通電話,便是讓人把事先收集好的一切證據發給了安延丞,發給了警方。

    只要有了那些實質性的證據,自然會有人來處理她的,在這短短的一年時間內,葉蓉犯下了太多的蠢事。

    李崇明的幫凶,賄賂,以及……

    總而言之,這些夠她在牢中待上很久了。

    屋內再一次的只剩下了劉長青與李權章二人。

    伴隨著葉蓉被帶走,似乎一切也都塵埃落定下來。

    氣氛,一時間有些壓抑。

    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直到……

    「李政茂的財產,我不會讓孩子繼承的。」

    這樣的話從劉長青的口中傳出,他望著眼前盯著自己的李權章,沉思了片刻之後,繼續說道。

    「知躍和夏芝,他們都是姓劉……是我的孩子,是我劉家的孩子,我不想也不願他們得到你們李家的錢,更何況……李政茂他自己有女兒,沒必要隔代傳。」

    「你想放棄這一切嗎,代替你的孩子放棄。」

    「是的。」

    「你沒有這個資格,這……應該由孩子成年後自己決定。」

    「但現在他們還沒有成年,我身為他們兩個的監護人,有權利決定這件事。」

    「……」

    望著說出這句話的劉長青,沒有任何錶情。

    這樣對視了許久,一直不苟言笑的李權章忽然露出了一絲微笑,抬起手當著劉長青的面鼓起掌來。

    一聲,兩聲,三聲。

    掌聲停止。

    「你果然變化很大,如果不是一直注意著你,我都以為你是另一個人,看樣子……與李宛冉的婚姻,讓你發生了蛻變。」

    「……」

    「在回答你之前,我想給你看個東西。」

    說著,李權章轉身來到了書架面前,伸手便將一本非常厚的書籍拿在了手中,翻開后劉長青才發現,這並不是一本書。

    只是做成了書的樣子。

    而打開后,裡面則是放著三張碟片。

    李權章望著眼前的三張碟片,從中拿出了最底下的一個,隨即把盒子重新合上,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手持這碟片,來到了書房內的電視旁。

    蹲了下去,將dvd打開,把碟片放了上去。

    畫面開始讀取。

    下一秒,李政茂的臉出現在了電視劇的屏幕上。

    只見,電視中的李政茂開口說道。

    【對不起,劉長青。】

    「……」

    望著李政茂的那張臉,劉長青一時間有些吃驚,從電視中不難看出,拍下這段視頻的李政茂,應該不久后就要病危入院了。

    此刻的他看起來氣色相當糟糕。

    【當你看到這個的時候,應該也知道了發生的一切,我對用你作為賭約和我的妻子對賭這點表達十分的歉意……其實,我錄這個視頻的時候,心裡其實也不好受。】

    【我這次一共錄製了三個視頻……第一個是對你和我女兒繼續生活下去的祝福,以及一些事業上的建議,第二個是對我的妻子,葉蓉獲勝后的稱讚以及服輸,第三……也就是這個,是我對你的道歉。】

    聽到這,劉長青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望了一眼一旁的李權章,卻看到對方盯著電視屏幕。

    似乎……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個視頻一般。

    什麼意思……為什麼要說第二個是對葉蓉獲勝后的稱讚……

    難道……

    【這是我最後一次和我的妻子較量了,這次我賭下了必輸的賭約……她一輩子都很恨我,這點我自己心裡也很清楚,雖然這樣說或許會很傷你……但我不認為你能在一年的時間內達到我當初資助你達到那個高度,雖然也沒多高就是了……】

    電視里的李政茂露出了一絲苦笑,那雙已經有些無神的雙眼,似乎流露出對他自己本身的諷刺。

    【在你被宛冉帶回來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你是個沒什麼本事的人,換句話來說,你的心還不夠狠,幹不成大事,所以我才沒有讓你進公司而是給你弄了個廠,雖然賺的不多但也夠你們一家的開銷了……】

    【當你看到這個的時候,我應該已經死了,雖然每個人都會死但真要死的時候,反而會有一點害怕……我原本以為我並不怕死,畢竟活了那麼多年什麼樣的場面沒見過,但自己知道要死的時候還是覺得挺遺憾……我竟然死在了我老婆前面……】

    【跑題了。】

    畫面中,在看不到的角落傳來了李權章的聲音,而李政茂聽到這句話后也反應了過來,笑了幾聲。

    【對對對……跑題了,那什麼……劉長青,當你看到這的時候,恐怕你和孩子已經沒有任何的錢財了,雖然不知道你們日子過得怎麼樣,但恐怕也不太好受……不過我也給你留了補償,華壘……這個就算是我對你這些的補償吧……畢竟那倆孩子也是我的外孫,我也不想他們過分太落魄……】

    電視中,李政茂喜愛說完這句話后,忽然嘆出一口氣來。

    本就有些蒼老的臉,更加的疲倦了。

    【她也是個可憐人,年輕的時候我對她做的那些事讓她的心裡狀態變得有些不太正常,我想……在我死後她恐怕會報復我,也許會給我戴不少帽子……雖然真到那時候我應該已經死了,但只要想到她和別的男人上床我還是……】

    【又跑題了。】

    【唉……腦子太亂了……我現在都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不過權章,到時候就算她給我戴了綠帽子你也別對她下手,那都是我應得的,就當我這是在贖罪吧……】

    電視中的李政茂對著正在給他拍攝的李權章說了這樣的話后,隨即便靠在了椅子上,像是快要不行了一般。

    喘著粗氣。

    【長青啊……真的對不起了……我這輩子也沒像什麼人道過謙,但我做了這些……唉,也怪我沒有較好宛冉,她已經被她媽教壞了,小時候她明明是很可愛的一個小丫頭的,那時候她……】

    【你說太多別的了,要不重錄吧。】

    【不了,就這樣吧……我好累,已經沒力氣在錄一遍了……】

    似乎沒有太多的力氣了,李政茂在說完這句話后,便整個人像是癱在了座位上一般。

    張著嘴吧,呼哧呼哧的喘著。

    這樣歇了一會後,情況才稍微好轉了一些,或許是說了太多話的緣故,李政茂已經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慾望了。

    朝著正前方招了招手,嘟囔著來了一句。

    【差不多就這樣吧……不拍了……】

    他的這句話剛說完,拿著攝像機的李權章便打算結束,畫面剛剛動了一下,還沒關閉,李政茂又忽然說道。

    【算了,還是再說幾句吧……】

    聽到他的這句話后,李權章又放下了攝像機。

    畫面繼續。

    【互聯網……你要記住這個,現在或許感受的不是太真切,時間越往後這個東西會發展的越來越快,彌生的產業也會越來越豐富……多搞搞這方面,把握好機會,別再像以前那樣犯渾了……】

    說著,李政茂頓了一下。

    【如果……以後我老婆不行了,你也別太恨她……放過她吧……那個女人把我的產業敗光是遲早的事,她的那個性格很容易會被其他人坑了的……】

    【還有什麼要說的……我想想,對了……如果可以的話……等孩子長大后燒幾張照片……算了,燒照片好像不太吉利,就這樣吧……權章,關了吧,不說了。】

    伴隨著李政茂這句話落下,畫面也隨之消失。

    聽完對方所說的話,劉長青站在原地,此刻他的腦海中稍微有些混亂。

    李權章則是上前將碟片退了出來,拿著碟片重新回到了桌子前,把碟片放回了原先的位置。

    把盒子,放回了書架。

    劉長青望著他的背影,張開嘴,想要說些什麼……但又無話可說。

    原來……

    「葉蓉她如今的下場有些輕了。」

    李權章說出了這樣的話。

    面朝著書架的他轉過身望著身後的劉長青,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

    「給老爺戴了那麼多的帽子,雖然他當時警告我不準讓我對她下手,但他忘了……還有你。」

    「所以那些證據……」

    「我以為你會早些時間動手的,誰知道會拖到現在。」

    走上前,李權章望著劉長青。

    開口說道。

    「政茂他這次也錯了,所以事先沒有留下祝賀你的視頻,雖然一開始我也沒有預料到,不過……」

    抬起手,拍了拍劉長青的肩膀。

    「好好過你的日子吧,劉長青。」

    耳邊傳來了李權章的這句話。

    劉長青望著眼前的這張臉,視線慢慢下移。

    看向……放在自己肩膀處的手。

    ————————————————————

    今天的考試項目到此為止。

    劉知躍和周詩妍在考場外等了一段時間,並沒有發現父親來接自己二人的身影,並沒有等太久,他便打了輛計程車回去了。

    先把周詩妍送回了家,隨後他也回到了家中。

    一回到家,蘇妍和安苑瑤便詢問他考的怎麼樣,而劉知躍的回答只能算是中規中矩,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

    「還行吧。」

    再然後,蘇妍便去準備晚飯,而安苑瑤則是回到了卧室。

    劉知躍把東西放回了自己的房間,剛打算出來接杯水喝,誰曾想父親卻在這時開門回到了家中。

    看到父親回來后,劉知躍拿著杯子,還沒等他張口詢問父親怎麼沒有去接他們,便看到他匆匆忙忙的推開卧室門走了進去。

    伴隨著卧室門關閉,劉知躍拿著杯子有些疑惑的看向卧室。

    卧室門被打開,劉長青推門走了進去,而湊到嬰兒床邊正在看著孩子的安苑瑤,聽到身後的動靜后,連忙轉過身,小聲的叮囑著。

    「動靜小點,孩子睡著了……」

    話剛說完,安苑瑤便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感受著丈夫抱住自己的這個舉動。

    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雙手像是有些無處安放一般,安苑瑤過了一會後才環手摟住了劉長青的腰。

    語氣有些疑惑的問道。

    「怎麼了,突然就抱我……」

    「結束了……」

    「什麼……你在說什麼?」

    「老婆。」

    鬆開了抱著對方的手,劉長青站直了身子。

    雙手,捧著她的臉。

    此刻,他的雙眼中……只有眼前這個名叫安苑瑤的女人。

    自己的……老婆。

    孩子的……媽媽。

    望著自家老婆那滿臉疑惑的神情,劉長青上前啄了她一口。

    還沒等安苑瑤反應過來,便聽到劉長青說道。

    「等孩子大一些后……我們去度蜜月吧。」

    「啊?」

    聽到這樣的一句話,安苑瑤頓時愣住了。

    嘴裡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隨即……她的身子再一次的被劉長青抱在懷中,感受著對方摟著自己,似乎想要把自己融入他身體的這一舉動。

    耳邊傳來他那濃厚的鼻息聲……

    似乎,正在吸取她的味道。

    記住……這個味道。

    忽然,吸氣的聲音消失。

    正當安苑瑤還在疑惑自己老公怎麼了的時候,卻聽到對方用不太大的聲音,在自己耳邊輕聲說道。

    「你頭髮有點油了……聞起來……味道太……」

    「……」

    「嘶,別動手啊!不難聞,香!」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