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14章 僅此而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14章 僅此而已字體大小: A+
     

    當劉長青知道了葉蓉與李政茂的這個賭約后,一切的真相也隨之浮出了水面,他也大概知曉了曾經葉蓉所做的一切用意。

    之所以當初在離婚後,逼迫自己簽訂下那本就不平等的協議,為的就是達成這個賭約的開啟條件。

    那就是……自己這具身體選擇了孩子,放棄了一切財產,只有這樣他們兩人的賭約才生效。

    葉蓉的想法也不難理解。

    她為什麼當初拐走自己的女兒夏芝?

    可能是她那時候了解到,自己的生活並沒有像她所預料的那般不堪,反而越來越好了。

    因此,才故意讓李宛冉帶走女兒,為的就是刺激自己,想逼迫自己放下事業,將重心更多的放在孩子的身上,從而在時限到達之後,獲得勝利。

    不然……當初自己怎麼能夠如此輕易的從李宛冉那裡帶走女兒,還絲毫沒有受到對方的阻攔。

    然而……劉長青並不知道。

    那一晚的葉蓉原本是打算干預的,只是在她還沒有做出任何舉動的時候,就被李權章出言警告。

    誰也不知道她的心中究竟在想些什麼。

    就算此刻也是如此。

    在劉長青的話說完的那一刻,葉蓉便一聲不吭的盯著他,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只是這樣盯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

    葉蓉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嘴角也在這一刻浮現出了笑意。

    一開始只是無聲的笑著,慢慢的笑出了聲音,再到後來就像是瘋了一般,放聲大笑起來。

    「我沒輸,我沒輸給他。」

    口中,傳出了這樣的話。

    李權章默默的看著眼前的葉蓉,沒有說任何話,而劉長青則是有些詫異的望著她,不清楚為什麼對方要說出這樣的話來。

    眼睛再一次的睜開,葉蓉呼出一口氣來。

    「這次是我贏了,我贏了李政茂……就像你剛剛說的,他肯定幫了你,從一開始我就不可能贏得這場賭約,但……他那樣的人,竟然對我耍這種心眼,那就說明他輸了,他害怕我會贏他!」

    「……」

    劉長青感到了詫異。

    他貌似完全搞不明白對方在說什麼。

    這難道就是……

    你以為我輸了,其實我贏了?

    頂級理解。

    想到這,劉長青沒有繼續和這個瘋女人繼續溝通下去的興趣了,扭頭望著身旁的李權章。

    「所以,輸了后的後果是什麼?」

    「失去所有財產。」

    「是嗎……」

    嘀咕了一聲,劉長青瞅了一眼面前的葉蓉。

    沉思片刻。

    「從一開始,我就沒聽到關於李宛冉……」

    「老爺沒有給她留下任何東西。」

    李權章望著劉長青說出了這樣的話。

    「如果葉蓉失敗后,李政茂的所有遺產會分配給你的兩個孩子,但這要在劉夏芝成年後才能拿到,所以……在此期間,由你這個當父親的看管。」

    「做夢,一分錢他都別想拿到!!」

    還沒等劉長青回應,葉蓉忽然說出這樣的話,這讓剛剛一直無視她的劉長青二人,看向了她。

    只見葉蓉忽然如同瘋了一般,伸手便要拿走桌子上放著的東西,可惜……在她的手即將觸碰到的那一刻,被李權章一把攥住了手腕。

    眼睛中布滿一些血絲,和以往那個注意自己形象的精緻女人不同,此刻的她看起來正處於崩潰的邊緣。

    「你幹什麼,給我放手!」

    「……」

    沒有給予任何回應,李權章只是盯著她。

    默默的搖了搖頭。

    「已經結束了。」

    「不……不是的,還沒……」

    嘴中傳出這樣的喃喃自語,葉蓉的眼神有些飄忽不定,四處亂轉也一番,隨後集中在一旁的劉長青身上。

    「這種人……他怎麼可能會得到所有的錢,他這種廢物……」

    話還沒有完全說完,葉蓉忽然想到了什麼,轉眼看向面前的李權章。

    瞪著一雙眼睛問著。

    「等等,剛剛你說……他只是暫時看管,只要劉知躍和劉夏芝死了的話……那麼錢又都是我的了!」

    對方的話傳入了劉長青的耳中,一直在默默看著眼前這一切的他無法繼續觀望下去。

    直接來到她的面前,一巴掌抽了過去。

    「啪!」

    劉長青的力氣非常大,這導致就算葉蓉被李權章攥著手腕,也險些被扇翻在地。

    「嘩啦啦!」

    整個人趴在了桌子上,因為剛剛突然倒下的舉動,導致桌面上擺放著的東西掉落在地面上,要不是李權章拽著她的胳膊,恐怕這一下,她就會倒地不起起。

    只是一瞬間的事,葉蓉的嘴角處就流出了血液,鼻子中也流了血出來。

    保持著扇下去的動作,劉長青的臉上滿是怒意。

    「你還是人嗎!!」

    這句話從他的口中傳出,聽到葉蓉剛剛所說的那句話,劉長青無法想象,對方竟然是自己孩子的外婆。

    竟然能說出……讓孩子去死這種話。

    這樣的人……

    呼吸聲加重起來,劉長青看了一眼盯著自己的李權章,兩人對視了幾秒鐘,隨後劉長青移開了視線,伸手將兜里的手機掏了出來。

    撥打了電話。

    電話接通后,劉長青只說了幾句話,很快便掛斷了電話,手機重新放回了兜內,望著被自己扇了那巴掌后,變得沒有絲毫動靜的葉蓉。

    整個人趴在桌上,桌面留著血跡,她其中的一隻手還被李權章拽著,看起來姿勢很是滑稽。

    劉長青居高臨下的望著,不知過了多久,才默默的轉過身,開口,對著李權章說道。

    「你鬆開她吧,她已經跑不掉了。」

    「什麼意思。」

    「她乾的那些事,你應該也知道。」

    頓了一下,劉長青回過身望著他,開口說道。

    「我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聽她說些什麼,可你剛才也都聽到了,他不論是當母親,還是當長輩都不合格,我原本以為她只是單純的想贏一次李政茂,沒想到她……」

    話沒有說完,頓了一下。

    劉長青皺了皺眉頭,隨即閉上眼睛。

    在此睜開后,看向葉蓉的目光已經猶如看待將死之人一般。

    「我本來不想摻和進來的,從那天你找到我,我便一直不想再理會他們一家,我只想好好的照顧孩子們長大,不想當一個賭約的附屬品……」

    望著李權章,劉長青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天的場景,當他從李權章的口中得知了賭約后……

    「我只想……以一個父親的身份活著,僅此而已。」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