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10章 往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10章 往事字體大小: A+
     

    劉長青過了一個多小時后才回到了家。

    因為這一路一直暴露在太陽低下的緣故,雖然還沒到正午最熱的時候,但他的臉色看起來還是有些泛紅。

    那是被曬得。

    雙手提著大量的東西,因此無法掏出鑰匙開門的他站在門口用腳尖踢了踢自家門,然後喊著。

    「知躍……知躍,給我開下門!」

    兒子明顯靠譜多了。

    幾秒種后,在屋內聽到父親呼喚的劉知躍便將門打開,當他看到父親手中提著的東西后也是大吃一驚。

    「買這麼多?」

    「我去買老母雞的時候有幾個老太太跟我說,今天海鮮市場新進的鯽魚特別好,最適合補身子了,我就整了三條,一條煲湯,一條紅燒,還有一條先養著。」

    「哇,魚,好大的魚!」

    正在看電視的劉夏芝顯然也注意到了父親和哥哥之間的對話,原本不太感興趣的她看到父親手中提著的黑色大塑料,先是一愣,隨後嘴中發出了這樣的聲響。

    劉夏芝喜歡小動物。

    像她這種富有愛心的孩子,最喜歡的便是各種各樣的小動物。

    連忙從沙發上下來,劉夏芝一路小跑著,奔向了父親所在的位置。

    腦袋向前伸了伸。

    「這魚怎麼不動?是不是死了?」

    「買的就是活的,咋可能死。」

    回復了女兒的問題后,劉長青看向兒子說道。

    「你去衛生間用那個大盆接點水,這魚放進去。」

    「嗯。」

    聽到父親的話后,劉知躍連忙伸手接了過來。

    不接不知道,一接嚇一跳。

    怪不得父親累的襯衫的胸口處都濕了,這袋子里的魚加水湊一塊得有個六斤多,雖然不算特別沉,但塑料袋這種東西只要裡面裝著重物,就會感覺勒手。

    只是入手,劉知躍便感覺掌心被勒的生疼。

    提著大袋子,便朝著衛生間走去,在父子二人交接的那一刻,原本不動彈的魚也在裡面活動了起來,明顯可以看到塑料袋的表面一會凸起一會凸起的。

    看到魚這麼有活力,劉夏芝很是興奮。

    一臉驚訝的表情,嘴裡發出「唔唔唔!動了動了!還沒死!」這樣的話,跟在自己哥哥的身後像個跟屁蟲一般,也朝著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做完這些之後,劉長青可算是解脫了。

    看了看剛剛提著魚的那隻手,掌心處可以明顯的看到很清晰的印記。

    聽到屋外的動靜,在卧室里不知道給女兒科普什麼的蘇妍也開門走了出來,先是來到衛生間門口看了眼兩個孩子在往大盆里兌水,當看到三條鯽魚后,有些意外的走出了衛生間,來到劉長青的身邊。

    接過他手中的老母雞,疑惑的問道。

    「魚怎麼不在市場讓店家殺好?」

    「怕不新鮮了。」

    「行吧。」

    聽到劉長青的這個回答后,蘇妍也不再多說什麼,提著老母雞便朝著廚房的位置走去。

    因為岳母在的緣故,這種事情就不太需要劉長青動手了。

    不然他都幹完了,自家岳母多沒面子!

    而且……劉長青吃過岳母做的菜,味道很不錯和自己做的不分伯仲,交給對方烹飪他很放心。

    東西分配結束后,劉長青把身後的門關上。

    隨後先是來到了衛生間,望著女兒蹲在大盆旁,一副想伸手戳上一戳的樣子。

    但伴隨著鯽魚甩動尾巴,濺起的水灑在了她的臉上,伴隨著一聲驚呼過後,傳來的便是一陣悅耳的笑聲。

    父子二人沉默下來,劉知躍望著傻笑著的妹妹。

    有些無奈。

    劉長青都沒多說什麼,只是叮囑了自家女兒一句。

    「你別用手摸她,到時候一股子魚腥味,洗都洗不凈。」

    「知道啦!」

    得到女兒的回應后,劉長青便沒有在繼續呆在這裡,而是轉身走出了衛生間,來到了卧室。

    動作輕了下來。

    因為害怕屋內兩個孩子正在睡覺的緣故,所以劉長青開門的動作格外的小心。

    門剛剛被打開,他便聽到了安苑瑤的聲音。

    孩子並沒有睡覺,而是醒了過來。

    此刻的她正在以側躺的姿勢,伸著手戳著孩子的小手。

    嘴裡還不停的念叨著。

    「知安,春暖……我是媽媽哦~」

    「孩子現在還聽不懂你說什麼。」

    這樣的話從劉長青的口中傳出,知道孩子沒有睡覺后,他便不那麼小心翼翼的了,

    將門關上后,先是來到了大衣櫃前,找出一套衣服放在了床邊。

    隨後便當著安苑瑤的面換了起來。

    嘴裡則是問道著。

    「孩子吃了嗎?」

    「剛餵過。」

    說到這,安苑瑤忽然有些擔憂起來。

    「老公,我奶水不太夠怎麼辦,他們兄妹倆太能吃了……」

    「沒事,到時候餵奶粉吧。」

    「唉……只能這樣了。」

    聽到自家老公的回答,安苑瑤先是低頭看了一眼胸口,隨後嘆出一口氣來。

    看向孩子,剛剛還有些愁悶的臉,在看到自己這兩個孩子的那一刻,重新浮現出了笑容。

    雖然他們兩個睡的時間和醒的時間不太固定,這兩天沒少磨合自己,但是……

    安苑瑤伸出食指,輕輕的觸碰著女兒的小手。

    軟軟的……感覺,就像夢一樣。

    老婆的這一舉動被換好衣服的劉長青看在了眼中,他張了張口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話到了嘴邊,卻沒有說出來。

    抿了抿嘴。

    劉長青猶豫了一會後,換了一個說法。

    對著安苑瑤問道。

    「老婆,你喜歡現在這種日子嗎?」

    「嗯?」

    正在陪孩子玩的安苑瑤愣了一下。

    有些疑惑的看向他。

    「怎麼突然這麼問?」

    「就隨便問問……現在這種日子你開心嗎?」

    「開心啊。」

    聽到丈夫說隨便問問后,安苑瑤便不在看他,而是重新看向了身旁的兩個孩子,那雙眼中飽含愛意。

    「家裡面熱熱鬧鬧的,你也疼我……孩子們也很懂事,現在又有了他們兩個,這種日子我以前……都沒有想過的。」

    「是嗎……」

    望著眼前躺在床上的母子三人,劉長青宛如喃喃自語一般嘀咕了一聲,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像是想通了什麼。

    張開口,音調很低的訴說著

    「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知道什麼?」

    「沒什麼……就是想讓這種日子持續下去。」

    望著自家老婆,劉長青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你我,知躍夏芝,知安春暖……我們一家六口,平平淡淡的日子。」

    ————————————————

    因為今天李宛冉的突然出現,導致劉長青在在回家的這段時間,一直都有些擔心,而擔心的點……

    則是葉蓉。

    在他的理解中,這個女人已經快瘋……不,可以說幾乎跟瘋子沒什麼區別了。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會存在這這樣的人?

    劉長青不禁感到有些疑惑。

    明明像李政茂那般優秀的人,為何葉蓉會對他有著如此濃烈的恨意,為什麼一直要糾結贏上對方一次?

    搞不明白。

    在原身的印象中,有關李政茂的記憶片段,無時無刻不再向他訴說著那個男人是何等的優秀。

    雖然出生不好,但他並沒有像命運低頭,從一窮二白髮家起步,打拚下來一份如此龐大的家業,可是……葉蓉為什麼那麼恨他?

    也沒聽過李政茂什麼不好的傳聞,生活作風上也沒有任何問題,如此品行端正的男人,而且……以前自家岳父安權承也說過,李政茂和自己有些相似,那恰巧可以說明,年輕時對方的長相也不會差。

    為什麼這樣的男人,會讓葉蓉恨到這種地步?

    都死那麼久了,還想著打敗他?

    這不就是神經病嗎?

    人的思維是很奇特的東西,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或許會有意見相同的時候,但只要深究就會發現從細節上,再相同的意見想法也會有著不同之處。

    劉長青按照正常人的思維是肯定無法理解葉蓉的想法,在他看來,如果現在是一場鬥地主的話,那葉蓉如今的局面,便是手持王炸四個二,本該無解的局面,硬是被她拆牌玩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真的很令人感到佩服。

    畢竟……一般人做不到她那樣。

    所以,像葉蓉這種你永遠摸不清她下一步要幹什麼的人……

    為了以防萬一,為了如今這種安心的日子不被打破。

    劉長青……下定了決心。

    只有對方徹底沒了威脅之後,平靜的日子才能徹底恢復。

    不然,她就像是一顆安放在身邊的不定時炸彈一般,誰知道她什麼時候會爆炸。

    從卧室離開后,劉長青便朝著廚房走去。

    到達廚房。

    劉長青望著正在清洗老母雞的岳母,開口問道。

    「媽,有沒有需要我打下手的?」

    「沒事……我來就行。」

    頭也沒回正在清洗老母雞的蘇妍說著這樣的話,隨後想到了什麼補充了一句。

    「對了,今天就煲個雞湯魚湯就不弄了,明天再弄。」

    「行,不過,媽……讓我干點什麼吧,你好不容易來一趟,不能什麼都讓你幹了。」

    「這話說的,在家的時候都是我干這些,你爸要請人幫忙我還不樂意,我打小就開始練武,自從結婚後就停下來了,天天要不在干點活維持一下體力,萬一你爸他氣我,我都沒勁……」

    說著說著,蘇妍忽然停了下來,她猛的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

    水龍頭的水柱沖洗著老母雞的表層,但蘇妍的雙手在此刻卻停下了搓揉的動作。

    氣氛……忽然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就這樣持續了幾秒鐘后,慢慢的……蘇妍轉過了頭,望向了站在不遠處的劉長青,眼睛眯了眯。

    「你剛才聽到我說了什麼了嗎?」

    「我……我剛才耳朵有點癢,掏耳朵……沒聽清你說的什麼。」

    劉長青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后連忙伸手用小拇指做出了掏耳朵的動作,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這眼神……怪不得岳父害怕。

    看到劉長青這幅舉動,蘇妍剛剛還有些沉著的臉色,忽然露出了笑意,將清洗乾淨等我老母雞拿了出來,甩了甩上面的水漬,嘴裡則是說著。

    「你這孩子挺機靈的,一點都不像那個賤……」

    話又沒說完,蘇妍停頓了幾秒之後,改了個口。

    「一點都不像葉蓉說的那樣笨,我瞅著就挺好的,有我年輕時那股機靈勁了。」

    「呵呵呵……」

    尷尬的笑出了聲,劉長青不敢多說什麼話反駁,蘇妍到也沒多問什麼,拿著老母雞來到案板前抽出刀具,剁了下去。

    望著眼前岳母的舉動,劉長青想了一會後還是問道。

    「對了媽,我剛剛聽你提了葉蓉,你跟她很熟嗎?」

    「不熟,連話都沒說過幾句。」

    聽到女婿的詢問后,葉蓉直接回答道。

    「以前兩家來往,大多數都是瑤瑤去她家玩,李宛冉很少過來的,像你爸……就是因為跟李政茂的關係好,所以兩家孩子小時候才玩到一起的。」

    「這樣啊……那李政茂當初怎麼只要一個孩子,沒打算要個男孩傳宗接代嗎?」

    「那也得能生出來才行啊。」

    蘇妍回了這樣的一句話。

    女人不論多大年紀,都對這種說八卦之類的東西很是感興趣,以前這些事都沒地說,今天好不容易自家女婿問起。

    蘇妍顯然忍不住了。

    手上的活一時間也停了下來,把刀放在案板上,轉頭看著劉長青說道,表情中有著一絲心災樂禍的意味。

    「你應該沒聽說過……怎麼跟你說呢,就葉蓉一開始懷她女兒的時候,是沒打算要這個孩子的,她跟李政茂到底怎麼回事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就記得最後她還是生下來了,不過在她懷孕那段時間都沒見她出過家門。」

    「家門都不出?那麼誇張?」

    「可不是,依我看她就是大小姐脾氣犯了,以前她家裡很有錢,只不過後來不行了,但你也知道,這人的習慣養成之後就很難改掉了,我估計她懷孕不出門就是怕挺著肚子出去不好看,你不知道她年輕的時候多討厭,整天昂著個頭老是用鼻孔看人,嫌這臟嫌那髒的,那做作的樣子……」

    「那……不能生是怎麼回事?」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就你爸跟我說的,說她生完孩子后幹了什麼來著,反正身子出毛病了,不能生了。」

    「不能生……」

    看著自家女婿皺起的眉頭,蘇妍也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多了,現在可不是說這些的事後,做飯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連忙開口說道。

    「跟你說那麼多幹嘛,我還得煲湯呢,你先出去吧,廚房有我在,沒問題的。」

    說著,蘇妍便催促著劉長青出去,這讓剛剛得到這些消息的他還沒反應過來就沒岳母推了出去,再回過神時廚房門已經關上了。

    站在門外。

    劉長青沉默下來。

    結合剛剛岳母跟自己說的一些以前的事情,再結合自己的猜測。

    也就是說……

    葉蓉是因為喪失了生育能力,所以才變得神經兮兮的,以至於……變成現在這種不太正常的精神狀態?

    越想……這個可能性越高。

    想到這,劉長青不免有些緊張起來。

    必須要抓緊時間解決掉葉蓉,不然……誰知道對方會幹出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