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09章 懂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09章 懂嗎?字體大小: A+
     

    劉長青的這句話很難聽。

    最起碼,在這句話一字不差的傳入李宛冉的耳中后,她的臉色終究還是有了一些變化。

    雖然很細微,但依舊展露在了劉長青的面前。

    原來……你也會覺得難堪嗎?

    內心這般嘀咕了一聲,劉長青望著車內坐著的李宛冉,目光很是平靜,猶如看待一個從不認識的人一般。

    曾經的劉長青很恨這個女人。

    在劉長青剛剛來到這個世界,與這具身體融合在一起的那一刻,他便能夠感受到一股濃烈的恨意,而之所以原身會如此憎恨對方,倒也不難理解。

    先不論原身的做法有沒有問題,就事論事,當一個男人全心全意對另一個人好的時候,卑微到了那種地步,為了能讓對方開心一些……自己不論多苦多累也不覺得疲倦。

    然而,得到的卻是冷漠的回應。

    這樣的對待,使得原身在離婚的那一刻徹底崩潰。

    或許是十幾年來的卑賤婚姻,使得他的內心早已處在懸崖邊緣。

    或許遲早會爆發,會出現問題……但不應該是在他35歲那一年。

    或許更久……

    等孩子成年後。

    等他自己生命垂危的時候,曾經的劉長青可能會怨恨自己曾經所做的一切,後悔自己付出了那麼多,終究活在另一個人的影子下……

    實際上,在原身死亡的那一刻,他確實怨恨了。

    壓抑的活了這麼多年……

    他恨葉蓉,恨自己的這個岳母從來沒正眼瞧過自己。

    他恨李宛冉,恨這個自己最喜歡的女人,在自己付出那麼多后依舊沒有絲毫留念的拋棄了自己。

    他恨自己岳父,恨對方為什麼不多幫幫自己。

    他……同樣也恨自己。

    恨自己曾經漠視了最為關心自己的人,為了李宛冉這樣的女人……離開了養育自己成人的家庭。

    曾經的原身值得可憐嗎?

    現在的劉長青曾這樣問過自己,他想了許久,最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這個世界的原身不值得可憐,因為這一切的路都是他自己的選擇。

    但……卻讓人覺得可悲。

    劉長青從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起,便以全新的劉長青而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他不想過多的再去接觸前妻他們一家,他只是想好好的照顧孩子,撫養他們長大成人,但……事與願違,她們母女二人就像是賴皮膏藥一般,總是能在自己快要淡忘掉她們的時候自己圍上來。

    如今也是如此……

    再一次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擾亂自己的生活。

    「劉長青……」

    終於,李宛冉在沉默了許久之後,還是選擇了開口說話。

    她的目光直視著前方的擋風玻璃,嘴中則是喊出了劉長青的姓名,在喊出對方的名字后,她才慢慢的把頭轉向了車窗的位置。

    視線望向車外,那股目光在劉長青的臉上停頓了幾秒,當看到他此刻那漠然的表情后,愣神一下后,便移開了目光,看向了一旁。

    嘴中則是問出了心中的猜想。

    「你其實不是真的喜歡安苑瑤……對嗎。」

    「……」

    「高中的時候,我和她是很要好的朋友,如果你喜歡她的話,那個時候就應該……」

    「不要再說了。」

    李宛冉的話並沒有完全說完,便被劉長青直接打斷掉。

    這樣的話從對方的口中傳出,實在是沒有讓人繼續聽下去的**。

    到現在……她還不明白嗎。

    不明白自己究竟錯在了哪……

    天氣有些悶熱。

    在室外的這一小會的時間,就讓劉長青感覺額頭開始有汗液出現。

    抬起手,用手背蹭了一下,隨後撇了一眼李宛冉。

    「你這次來就是打算跟我說這些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感覺你沒有必要在繼續說下去了了,我很忙的,不想浪費時間聽這些。」

    說著,雙手擰動了把頭,電動車也在他的這個操作下發動起來,行駛起來。

    「看孩子!」

    望著劉長青要離開的架勢,李宛冉一直端著的架子似乎也在這一刻放下。

    朝著他喊著。

    「我想看看孩子們。」

    「看孩子?」

    聽到李宛冉的這句話,劉長青攥動車把的手鬆了下來,攥下了剎車。

    並沒有看她,只是回應道。

    「如果你真的這麼看重孩子的話,當初就不該那麼輕易的離開。」

    「那畢竟是我……」

    「你應該沒那麼快忘吧,夏芝那天哭著讓你別走……那孩子曾經那麼喜歡你,可是……你都幹了些什麼?」

    劉長青繼續說道。

    「你把她帶走說要帶她吃好吃的,因為以前最喜歡的就是你,所以她才會信任你,跟你一塊走,可你都幹了什麼?你讓她叫李崇明爸爸,把她鎖在屋子裡?」

    頭,轉了過來。

    劉長青看向了李宛冉,眼神透露出一股失望。

    「膝蓋受傷你也不知道給她擦藥,你知道我接她回家后夏芝變成什麼樣了嗎?她一秒鐘都不能離開我,我只是去給孩子買個早餐,她醒了后就一直哭著要找我,她以前什麼時候這樣過?」

    「我……」

    「那孩子那麼天真,她什麼壞心眼都沒有,你這一生已經活成你媽的模樣了,你還想讓孩子重蹈覆轍?」

    「……」

    「能不能不要總是出現在孩子面前了?你以為葉蓉當初協商簽訂的那份離婚協議,做的什麼打算我不清楚?她已經快瘋了,你現在對她來說就是一個工具,隨時能夠扔了的工具。」

    「……」

    「這次也是她讓你來的吧,我都能猜到她會說什麼,說我根本不喜歡安苑瑤,還喜歡你?然後讓你過來以看孩子為借口在跟我扯上關係?」

    「……」

    「你要還有點腦子,就不要聽她的話了,活成這個樣子不累嗎?要不是她現在有事求我,你以為她會跟你說這些?」

    「……」

    這一連串的說辭使得李宛冉啞口無言,她看著說出這些的劉長青,那張偽裝出來的冷漠的臉,再也無法維持下去。

    嘴唇微微張著,望著他。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會讓我來找他……

    我……

    「還有……」

    在李宛冉還在想著什麼的時候,劉長青的聲音再一次的傳入了她的耳中。

    看著他,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安苑瑤現在才是知躍和夏芝的媽,你……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已經不算了,懂嗎?」

    話說完了。

    劉長青最後看了一眼這個女人。

    這個長的漂亮,出身優秀,本該是人生贏家的女人。

    真是……可悲。

    視線移開,劉長青擰動了電動車的把頭,掉了個頭,順著路邊朝著市場的方向騎去。

    沒過多久,他便徹底的消失在了李宛冉的視線中。

    只留下她一個人待在停靠在路邊的車裡。

    一個人……

    獨自想著。

    我的孩子……叫她媽媽……

    叫……安苑瑤媽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