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99章 要生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99章 要生了字體大小: A+
     

    「媽,你先回去休息吧,昨天看了一天了。」

    聲音從門口的位置傳了過來,這讓靠在床頭的安苑瑤與正在削著蘋果的蘇妍同時看向了門口。

    劉長青走了進來。

    反應過來后蘇妍點了點頭說道。

    「等我把蘋果削好就回去,今天還要我去接夏芝放學嗎?」

    「不用了,我朋友接她回來。」

    「行。」

    把手上的蘋果削好后,蘇妍叮囑著劉長青把蘋果切好,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離開了。

    伴隨著門被關上的聲響,劉長青順勢坐到了剛剛蘇妍坐的位置上。

    開口問道。

    「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

    「那就行。」

    聽到自家老婆的回答,劉長青顯然放心了一些,抬頭望了眼窗外,忽然想到了什麼。

    轉而看向安苑瑤。

    「咱兒子女兒的名字確定好沒有?」

    是的。

    一男一女。

    劉長青雖然在幾個月前覺得沒有必要知道孩子的性別,但這樣的想法並沒有持續太久。

    他最終還是忍不住了,一開始之所以不去問,一方面是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另一方面是怕安苑瑤亂象一通。

    畢竟自打懷孕以來,她就時常喜歡胡思亂想。

    然後當他聽到醫生說是一對龍鳳胎的時候,劉長青徹底驚呆了。

    原來自己這麼厲害!

    不僅是倆,還是一男一女。

    用很激動這種說法都不足以描繪出當時劉長青的心情。

    他只記得,當時自己足足一個人站在門口震驚了十幾分鐘,然後便飛奔趕到安苑瑤的身邊,與她一同分享這個喜悅。

    當然,伴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如今的他肯定已經沒有剛得知這個消息時那般激動了,怎麼說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

    聽到自家丈夫的詢問,安苑瑤面朝他點了點頭。

    「嗯,男孩叫劉知安,女孩叫劉春暖,你覺得怎麼樣?」

    「男孩名我還能理解,不過……女孩叫劉春暖會不會有些俗了?」

    「不會。」

    搖了搖頭,安苑瑤對著劉長青解釋道。

    「夏芝的名字是夏至,我當時起名字的時候就在想,春暖或許不錯,春這個字,取名的話象徵著美好的開始、幸福美滿、興旺,暖則是溫暖,取名意為溫和……而且你仔細讀一下。」

    說到這,安苑瑤的嘴中發出了標準的讀音。

    「liúchūnnuǎn,陽平、陰平、上聲,你不覺得這樣讀起來很有意境嗎?」

    「意境?」

    劉長青先是重複了一遍這個辭彙,隨後嘟囔著。

    「是不是和當時你起的那個網名一樣,我記得叫什麼……君醉相思?」

    「哎呀,你別說這個了!」

    聽到自己丈夫提起這個網名,頓時間安苑瑤感覺到有些羞恥,一雙手不停的揮著,想要堵住他的嘴巴。

    看到老婆這幅舉動,劉長青連忙扶住她。

    有些后怕的說道。

    「你注意點,現在你這肚皮里可有倆人質!」

    「那你不準提這個了!」

    「好好好,我不提了……」

    「我那時候也是第一次起網名,難免有些奇怪……而且我早就換掉了。」

    「現在的也好不到哪去啊,好好的非要給我起那麼奇怪的網名……你是才十八歲嗎?」

    「不算奇怪吧?」

    安苑瑤發出這樣的疑問,開口說道。

    「你的網名叫孩子他爸,我的是孩子他媽……這不是很正常的網名嗎?」

    「得了吧……自從用了這個網名,我都想換球球號了。」

    「不能換!」

    「我就說說……沒打算換。」

    「你要一直用這個!」

    「行……都依你,來,吃口蘋果。」

    有些無奈的附和著,劉長青隨手把剛剛岳母放在果盤上的蘋果拿了過來,遞到了安苑瑤的嘴邊。

    看到劉長青的這番舉動,安苑瑤張嘴咬了一小口。

    隨後便擺了擺頭。

    「不好吃。」

    「你這口味越來越刁了,多浪費啊。」

    看著老婆啃了一小口后就拒絕吃蘋果,劉長青說了這樣的一句話,隨後便自己吃了起來。

    咬了一大口,劉長青咀嚼起來。

    仔細的品嘗蘋果的味道后,他才意識到。

    確實不咋地……

    這蘋果誰送的!根本沒用心挑啊!

    看著劉長青停止咀嚼后,安苑瑤嘻嘻的笑了起來。

    把嘴裡的那些咽下去后,劉長青便整個將蘋果丟進了垃圾桶里。

    抽出紙巾擦了擦手。

    「今天外面天氣不錯,去不去走走?」

    「嗯,我想去樹下待一會,屋裡太悶了。」

    「行,我扶你下床。」

    從椅子上起來,劉長青的動作很是小心,準備好后,便扶著她一步一步的朝外走去。

    這家醫院的環境很好,當然費用也不會太低,但錢這種東西,對如今的劉長青來說已經不算什麼心頭大患了。

    伴隨著財富的積累,他的心境也發生了改變,如果一開始手上戴著幾千塊的手錶都感覺不得了,現在戴著幾十萬的都感覺一般般。

    人是一種不會知足的動物,劉長青如今就想換塊更好的,到時候他不僅準備給自己買一塊,還打算給自家老婆也買一塊。

    陽光很刺眼。

    但樹蔭下卻讓人感覺到很是舒適。

    劉長青扶著安苑瑤來到這個位置,坐了上去。

    兩人並排。

    呼出一口氣來。

    劉長青先是看了看頭頂上那碧綠的樹葉,隨後轉頭看向安苑瑤的肚子。

    張開口,像是對那還未來到這個世界的孩子說話一般,自言自語的說道。

    「你倆別磨合你媽了,趕緊出來吧……」

    「他們又聽不到,你說再多都沒用~」

    聽到丈夫的話,安苑瑤在一旁忍不住的打趣起來。

    陽光。

    大樹。

    長椅上。

    一家四口。

    猶如一幅絕美的畫作一般。

    定格下來。

    夜……深了下來。

    凌晨時間。

    03:21

    劉長青陷入了夢鄉之中。

    他做了一個很奇妙的夢。

    夢中,睡著的安苑瑤忽然朝著他叫著。

    「老公,我羊水破了!」

    很真實的一個夢。

    似乎……她真的要生了一般。

    直到一聲尖叫將其驚醒,在劉長青的雙眼還未完全睜開的那一刻,耳朵便先行一步的聽到了安苑瑤的聲音。

    「老公,我……我羊水破了!不行了,我要生了!」

    「……」

    雙眼猛地睜開,劉長青蹭的一下坐了起來。

    扭頭看著躺在床上,掙扎著,捂住肚子的安苑瑤。

    目光有些獃滯。

    「卧槽,不是做夢!!」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