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83章 有家庭的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83章 有家庭的男人字體大小: A+
     

    陳大富的這句話,一字不差的落入陳建國的耳中。

    頓時他忍不住了。

    「你要是敢,我就把你的腿打斷,讓你哪都去不了!」

    「你看是你打的快,還是我跑的快!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去剃頭,再逼我我就去醫院做絕育!」

    「你!!」

    「你不要在逼我了!」

    「我,我我……」

    一連好幾口我,陳建國像是忽然喘不過來氣一般,一把揪住了自己的胸口,表情也開始變得痛苦起來。

    剛剛還和父親對峙的陳大富,見到父親忽然這個樣子,一時間也不叛逆了,大步的衝到父親的身邊,摻和住了父親。

    「爸,你怎麼了?!」

    「可讓我逮著你了!」

    陳大富的話音剛落,剛剛還一臉痛苦的陳建國頓時跟個沒事人一樣了,還反手架住了陳大富的胳膊。

    看著父親突然病好了,陳大富整個人直接懵了。

    沒等他做出什麼反應來,陳建國的巴掌就開始如雨水一般,敲擊在他的腦殼上。

    拍的啪啪作響。

    這讓站在一旁的劉長青聽著都感覺疼。

    好在這一次陳建國並沒有打太久,拍了自己兒子五六下后便主動鬆開了他。

    而重新獲得自由的陳大富則是一個竄步躲到了劉長青的身後,伸出半顆腦袋,偷偷的注視著父親。

    陳建國望著做出這番舉動的陳大富,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氣后。

    全部吐了出來。

    「唉……家門不幸啊,怎麼生出來個這樣的玩意。」

    「……」

    「算了,你愛咋弄咋弄,我不問你了。」

    「真的嗎?」

    聽到父親的這句話,陳大富頓時來勁了。

    也不躲在劉長青身後,整個人跳了出來,三兩步來到了父親的面前,臉上的喜悅神色再也掩蓋不住。

    「爸,是真的嗎,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不問我和顧惜玉的事了?」

    「嗯,你想咋整就咋整,我以後再也不問你了,但是!」

    畫風一轉,陳建國伸出手指著陳大富說道。

    「你必須給我多生幾個,這是你剛剛自己說的!」

    「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管他能不能做到,先答應著再說,保持著這一觀念,陳大富笑嘻嘻的應答著父親。

    聽到兒子的保證后,嚴肅了一路上的陳建國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對自己兒子這沒皮沒臉的舉動也是被逗笑了。

    父子二人相識了一眼。

    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而站在一旁目睹了全過程的劉長青則是一臉的無奈神色。

    能說什麼?

    真不愧是父子倆?

    這性格……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還沒等劉長青想多少,就聽到陳建國詢問自家兒子。

    「對了,那個叫……什麼惜玉的,老家是哪的,我挑個時間去上門給你提親。」

    「繁華鎮,顧家村的……」

    「……」

    聽到陳大富這般一說,陳建國剛剛還笑容滿面的臉忽然凝固了起來。

    想了一會之後,皺著眉頭望向兒子。

    「繁華鎮,顧家村的?她跟你說的?」

    「嗯,怎麼了?」

    「她爹叫啥?」

    「問這個幹嘛……」

    「快說!」

    「我記得惜玉說過,叫……顧嚴。」

    「顧嚴?」

    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陳建國並不知曉這個名字,想著想著,他忽然想到了剛剛面對顧惜玉的時候,對方口中提到的爺爺……

    張開口,語氣急躁的問道。

    「他爺叫啥?」

    「額……我先想想,嗯……想起來了,叫顧誠。」

    「……」

    陳建國沉默了下來,一雙眼睛不受控制般的瞪大起來。

    他在聽到兒子說出這個名字的那一刻,塵封多年的記憶也在這一刻浮現了出來……

    他知道了,全都知道了。

    咬著牙,陳建國的臉上浮現出只有電影中反派才會露出的猙獰笑臉。

    「原來如此……顧惜玉是你孫女……哈哈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在這給我逮到了!」

    「啊?」

    陳大富傻了眼,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劉長青,當看到他也一臉懵逼之後,兩人全部看向面前的陳建國。

    兩人並不知道。

    在陳建國年輕的時候,他之所以變賣家產一開始並不是為了創業。

    而是為了娶媳婦。

    當時的家裡只剩下陳建國一根獨苗,而他則是喜歡上了陳家村的村花,當時的他喜歡那個女人喜歡到不得了,但是苦苦追求了許久也沒能取得對方的芳心。

    最後……陳建國得出了結論,肯定是因為自己沒錢所以對方才不喜歡自己。

    當他變賣了家產,準備拿著這筆錢去對方家上門提親的時候,他才得知……

    顧家村的顧誠已經和村花在一起了。

    不久后就要結婚了。

    當他親眼目睹了兩人結婚的場景,他才知道自己是敗在了哪一點。

    敗在了臉上。

    顧誠同樣沒多少錢,但那小子長得白白凈凈,個頭也高,家裡條件雖然不怎麼樣,但人家帥啊!

    就依靠這點,當年的陳建國被秒殺的渣都不剩。

    同時也是在他們結婚的那一天,陳建國連夜離開了村子。

    自己一個人帶著所有的錢財,奮然不顧的投入了城市中。

    再後來……別人問起他成功的發展路程,他也因為顏面的問題,隱藏了這一點,只是說自己變賣家產之後去創了業。

    這……一直是他埋藏在心裡的秘密。

    陳建國三十三歲有的陳大富,而陳大富今年二十六歲。

    當年結婚生子普遍較早,顧誠應該也有快六十的高齡,這般看來,顧惜玉是對方的孫女這一點跑不掉了!

    天道有輪迴蒼天饒過誰!

    陳建國萬萬沒想到,兜兜轉轉一大圈之後,竟然還能遇上曾經搶走自己摯愛的顧誠!

    自己家兒子竟然還泡上了對方孫女???

    想到這,陳建國忍不住發出了囂張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

    「……」

    「……」

    劉長青與陳大富二人滿腦子疑惑的望著眼前笑出聲的陳建國。

    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笑聲結束后,陳建國的雙手一把搭在了兒子的肩膀上,口水沫子都噴到了他的臉上。

    「明個就給我去提親,你倆趕緊給我結婚!」

    「啊……怎麼突然這麼著急?」

    「你別管這麼多,不是喜歡她嗎,喜歡就結婚,磨磨蹭蹭像什麼男人!」

    「可是……我倆還沒在一起呢,我還在追求中……」

    「……」

    「廢物!」

    對著兒子喊了這樣的一句話,陳建國隨後扭頭拉開了車門,鑽了進去。

    發動汽車之後,便打算離開。

    坐在車裡,陳建國對著站在車外的兒子說道。

    「我限你一個星期把那個叫顧惜玉的丫頭給我搞定,下周挑個日子帶著她回老家!」

    「爸,這……這太快了!」

    「你別那麼多廢話,男人就速度搞快點!」

    說完這句話后,陳建國移開視線看了一眼劉長青說道。

    「還有你小子,這次我父子倆的事也是麻煩你了,以後有啥事給我打個電話,我號碼你問大富要就行,你搞得那些東西我也蠻感興趣的。」

    說完,陳建國便掏出了手機,不知道撥打了誰的號碼。

    但手上卻絲毫沒有閑著,磨著方向盤便掉頭離開了這個地方。

    「老張,定個包廂慶祝一下!」

    劉長青和陳大富站在一起,默默的望著陳建國打著電話開車離去……

    過了一會,劉長青才淡淡說道。

    「單手磨方向盤還打電話……行車不規範,親人淚兩行……」

    「啥玩意?」

    「沒什麼。」

    轉頭看向一旁的陳大富,劉長青說道。

    「這次事情解決了,我早就說過你應該跟你爸好好溝通一下的。」

    「剛才你又不是沒看到,他下手多狠啊……我哪敢說。」

    「也是……你爸打孩子果然有一手。」

    「可不是嗎……我從小到大都被打出陰影了,雖然疼但身上還不見淤青,我想告狀都沒法告。」

    「……」

    聽到陳大富說出這句話,劉長青這才意識到。

    為什麼上一次自家兒子拍了他一板磚之後,這傢伙一點事都沒有了。

    原來從小就練起來了。

    想到這,劉長青望著眼前的陳大富,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快回去吧,你現在還是該想想怎麼跟顧惜玉解釋,你的富二代身份暴露了……」

    「……」

    「壞了!我暴露了,老劉……我該怎麼辦?」

    「涼拌,自己想辦法解決。」

    回應了一句,劉長青轉頭看了一眼剛剛陳建國開車離開的地方。

    暗自嘆氣。

    也不把我送回去……這要打車還要走一大段路。

    想到這,劉長青看向陳大富。

    「那我先回家了,我老婆還在等我……」

    「好吧……」

    跟陳大富做了一個簡單的告別之後,劉長青便邁動了步伐準備離開這個地方。

    剛走沒兩步……

    忽然,劉長青被身後的陳大富喊住了。

    「老劉……」

    「怎麼了?」

    看著叫住自己的陳大富,劉長青有些不解。

    只見陳大富的臉色嚴肅起來,望著劉長青看了一會後,才開口問道。

    「你不準備動手對付葉蓉嗎,她現在這個處境,只要你稍微跟安苑瑤她家裡提一下,很容易就能……」

    「沒必要。」

    還以為陳大富叫住自己是什麼事,沒想到竟然是這個。

    劉長青淡淡的搖了搖頭,輕言回應道。

    「對一個沒腦子的人下絆子,我不覺得我下賤到這種地步。」

    「可是她以前……」

    「我現在有著自己的家庭,我孩子也快出生了,這個節骨眼上,我可不想再發生什麼事了。」

    說完這句話后,劉長青轉過了身,抬起手擺了擺。

    「回家了,我老婆還等著我呢。」

    站在原地。

    陳大富看著劉長青離開的背影。

    沉默不言。

    或許……有了家庭之後,想法也會發生改變吧。

    陳大富記得很清楚,那時候的劉長青對葉蓉究竟是怎樣的恨意……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