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80章 爹,你咋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80章 爹,你咋來了!字體大小: A+
     

    陳建國來得很突然。

    2月10號,兒子的學校已經開學,女兒則是去舞蹈室上課去了,家中只剩下劉長青夫婦二人。

    但是當陳建國按下門鈴,正在吃飯的劉長青前去將門打開后……

    這是劉長青第一次現實中看到陳建國,以前只在網上了解過一些。

    也是在見到他的那一刻,劉長青才意識到,相貌普通陳大富究竟是遺傳了誰的基因了。

    太大眾臉了。

    這樣的臉就算是在大街上,也不會注意到的那種。

    面對著打開門的劉長青,站在門外的陳建國先是上下掃視了他一番,隨後視線透過面前的劉長青看向了屋內。

    砸了咂嘴。

    「這屋裡裝修不行啊,一點都不氣派,要不要我派人給你搞一下?」

    雙手背在身後,身體略微發福。

    下身穿著一條灰色的運動褲,腳上是一雙黑白相間的運動鞋,上身黑色的羽絨服拉上了拉鏈,看起來就像是那種大早上在公園裡溜達的老頭一樣。

    太接地氣了……

    最讓劉長青在意的便是他頭頂那稀疏的毛髮。

    聽到陳建國的這句話,劉長青急忙回應道。

    「不用了,我這是簡修。」

    「你這不會過日子啊,連個吊燈都不搞。」

    嘴裡說著這樣的話,陳建國背著手略過了劉長青的身子,直接連拖鞋也沒換的走進了屋內。

    站在門口的劉長青看到這一點,嘴角直抽搐。

    我才拖的地!!

    但畢竟是陳大富的父親,劉長青也不好多說什麼。

    關上大門之後,走到了陳建國的旁邊。

    對方這種其貌不揚的打扮,再加上挺著肚子的姿勢……勃有一絲下鄉勘察的感覺。

    陳建國的目光環顧著四周,當注意到坐在餐桌旁拿著筷子望著自己的安苑瑤時,陳建國愣了一小會。

    反應過來后,扭著頭問著身後的劉長青。

    「她就是安權承的閨女?長得咋嫩年輕,跟二十四五一樣,看著比我兒子都小。」

    「保養的好,天天敷面膜的……」

    這話剛說完,劉長青便察覺到了來自安苑瑤審視的目光,意識到這一點后連忙改口。

    「當然,最重要的底子!天生麗質嘛!」

    注意到劉長青的這種語言上的轉變,陳建國先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餐桌前旁的安苑瑤,當注意到她身上的寬鬆服飾時。

    這一看……他便什麼都懂過了。

    臉上浮現出了笑意,陳建國抬起手使勁的拍了一下劉長青的胳膊。

    啪的一聲,用的勁還不小。

    「不錯啊,幾個月了?」

    「四個月不到。」

    「男孩女孩啊?」

    「這還不清楚,孩子還沒發育好,看不出來的,還有……我老婆肚子里有倆。」

    前半段先是回應了陳建國的問題,後半段則是劉長青自己的炫耀了。

    畢竟自家老婆懷了倆,這能不炫耀嗎?

    以前之所以沒炫耀,那是找不到人聊,認識的馮遷和陳大富早就被劉長青告知過了,當初得知安苑瑤懷了雙胞胎后,劉長青還大手一揮要給公司放了一天假。

    可把當時忙的要死的馮遷急壞了,最後好說歹說才改為一人發了一點小禮物。

    一雙眼睛瞪了起來,陳建國聽到劉長青的這句話后,表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看了看劉長青的臉,又扭頭看了看安苑瑤。

    眼裡流露出隱藏不住的羨慕神色。

    嘴裡嘟囔著,發出了碎碎念。

    「一炮倆……我家那小子咋不能給我個這樣的驚喜呢……」

    聽到陳建國的這句話,劉長青忽然想到了什麼。

    「他現在還沒結婚呢,怎麼可能有孩子,要是讓他找個自己喜歡的人,我感覺不出一個月就能懷上!」

    說道喜歡二字的時候,劉長青特地加重了稍許。

    目的就是為了讓陳建國聽到心裡。

    畢竟……上一次大福來得時候,和自己說過過年期間陳建國給他安排了相親,但他都不喜歡,反而對顧惜玉那個小姑娘情有獨鍾。

    雖然當時劉長青沒有辦法幫助陳大富,但陳建國如今自己找上門來,嘗試一番也不是不可以……

    萬一改變了這老頭的想法呢?

    聽到劉長青的話,陳建國嘆了一口氣。

    「誰說不是呢,那小子跟對女人沒感覺一樣,我給他安排的那幾個相親對象,屁股一個比一個大,就那他還不滿意,還說有喜歡的人了……後來我去查了一下那個小姑娘的信息,他娘的才19歲,那麼小能生個屁!」

    「……」

    聽到陳建國嘴中爆了粗口,劉長青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后提醒道。

    「別說髒話,被孩子聽到不好……」

    「孩子?啥孩子,這閨女肚子里的倆?現在能聽到個毛線!」

    「……」

    素質堪憂。

    如若眼前的這人不是陳大富的父親,劉長青可能早就把他轟出去了,但畢竟關係在這擺著,也不好說什麼太難聽的話。

    稍微思考了片刻,劉長青直接對著陳建國說道。

    「咱們出去聊聊,我正好有事情要請教你一番,以前就聽聞過你的成功案例,你就是我偶像!」

    「馬屁過了。」

    只是說了這一句,陳建國便朝著門口走去。

    他活了那麼多年,怎麼可能不清楚劉長青話中的意思。

    無非就是擔心自己在說髒話,對他媳婦產生不好的印象……

    但陳建國也不是個頑固的人,意識到這一點后倒也沒有動怒什麼的,直接開門走了出去。

    望著陳建國出門后,劉長青直接對著餐桌旁的安苑瑤說道。

    「你先吃著,碗筷不用收拾,吃完飯回屋躺著就行。」

    說完這句話后,劉長青沒等安苑瑤回復便拿起掛著的大衣,套了上去。

    換上了外出的鞋子,也跟著走出了門外。

    陳建國等著電梯,聽到大門被關上的動靜后,轉頭看了一眼跟過來的劉長青,嘴中說出了過來人的話語。

    「你對你媳婦太好了,這以後家庭地位變低了咋整?」

    「沒事,過日子沒什麼地位不地位的。」

    整了整衣領,劉長青的嘴中說出了這樣的話。

    聽到陳建國的耳中,使得他一時間沒有回復。

    電梯抵達。

    伴隨著電梯門的打開,兩人也走了進去。

    劉長青伸手按下了樓層按鍵。

    直到電梯門再一次關閉后,陳建國才開口說道。

    「其實那天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葉蓉在我那,我之所以給你打電話也是存心想噁心一下她,那婊子太讓糟心了。」

    聽到陳建國的這句話后,劉長青有些驚訝。

    雖然但是也挺奇怪,為什麼陳建國會給自己打電話,但如今聽到對方的這個解釋后,倒也能夠說得通了。

    怪不得……那天,他著重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以及安苑瑤……

    不難猜測,陳建國給自己打這通電話的緣故就是潛意思的告訴葉蓉,我們不可能合作的。

    想到這,劉長青看了一眼陳建國。

    這老頭……

    陳建國盯著電梯屏幕上那在不停跳動著的數字,嘴裡則是繼續說道。

    「你跟葉蓉那檔子事我也從大福嘴裡了解過一些,還有上一次你去找我家大福尋求幫助的時候……我都知道。」

    「你怎麼……」

    「我怎麼知道的?你以為大福以前幹啥啥失敗是因為啥?還不是我想讓他安心回家老老實實待著,才故意找人搞黃。」

    「……」

    電梯抵達到了一樓,陳建國等電梯門打開后,便率先走了出去。

    腳步飛快,邊走還邊說道。

    「我以前窮得很,鄉里的年輕人都討著媳婦了,就我沒有……我也是三十三歲那年才有的大福,我們家一脈單傳,雖然我有心多要幾個,可是……年齡大了,力不從心啊。」

    這些話被跟在身邊的劉長青聽得清清楚楚。

    雖然對方的腳步邁的飛快,但因為腿短的緣故,劉長青不費什麼力氣便輕鬆跟上。

    朝著小區外走去。

    陳建國繼續講著陳年舊事。

    「後來那段日子,我把家裡的房子地啥的都賣了,獲得了第一筆資金,然後才開始發家的……」

    說到這,陳建國的語調有些低沉。

    「現在雖然啥都有了,但你應該也明白,到了我這個年紀后……就想看著孩子成家立業,大福這孩子從小學習就不咋地,上學上不好,還不喜歡跟我那些商業同夥的孩子玩,就整天自己悶著,全國瞎幾把亂跑……」

    「……」

    聽著陳建國嘴裡時不時蹦出的幾句髒話,劉長青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這個時候,默默的做一個聽眾便足夠了。

    來到公交站台,陳建國的腳步才停了下來,回過頭看了一眼劉長青后,才問道。

    「大福現在在哪你知道吧,帶我去見他。」

    「額……咱有車,沒必要坐公交車。」

    「……」

    聽著劉長青說出這句話,陳建國楞下神來。

    反應過來后,抬起手便是給自己的腦門來了幾巴掌。

    拍的啪啪作響。

    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嘴裡則說著。

    「瞧我這記性,你咋可能沒車呢?」

    「你沒開車來嗎?」

    「我日,才想起來我自己也是開車來得!」

    「……」

    望著一驚一乍的陳建國,劉長青忍不住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傢伙……難道是老年痴獃的前期癥狀?

    這才多大啊!記憶力就衰退到這個地步了!

    有些無語,但劉長青也沒多說什麼,跟著記起來自己開車來的陳建國來到了他停車的地點,剛打開副駕駛的車門準備坐上去,卻聽到陳建國說道。

    「你來開。」

    「我嗎?也行。」

    並沒有拒絕,劉長青轉了半圈來到了駕駛位坐了上去,陳建國則是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當劉長青準備就緒準備出發時才發現……

    這是自動擋的!

    很久沒開過自動擋的車了,自己的那個商務車是手動擋的,開了這麼久忽然開自動擋的還有些不太習慣。

    但問題不大,畢竟技術在哪放著,手動擋自動擋並沒什麼區別。

    準備就訓后,劉長青便發動了汽車。

    開車行駛在大路上。

    劉長青聽著副駕駛的陳建國不停的念念叨叨。

    「你岳父……不對,現在是前岳父了,他死的時候沒給你那兩個孩子留點東西嗎?」

    「不清楚。」

    「是嗎……李政茂那個人應該不太可能不給他倆外孫留財產,不過留不留都不重要了,反正他的家業也快被葉蓉玩死了。」

    「這是什麼意思?」

    「能有什麼意思?很簡單的一個道理,一個不是干這行的料強行干這行能有什麼後果?」

    先是反問了一句,陳建國整個人像是癱在了座位上,雙手交叉置於身前。

    目視著前方。

    「她葉蓉就適合沒事去美容院做做護理,和別的女人打打麻將,她就不是干生意的料,這李政茂經營這些年的產業,被她這一年敗乎的……唉,我都替他可惜了。」

    「……」

    「你當時和她閨女離婚的那事我也從大福嘴裡聽說了,雖然不清楚她為什麼對你那麼不滿……對了,她現在是不是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來找過你的麻煩了?」

    「嗯。」

    「那就對了,那個女人現在自己都快頂不住了,哪還有閑工夫來找你的麻煩……造化弄人啊,除了年輕的時候漂亮點,家裡給了李政茂一些幫助外,也不見得有啥用,這樣看來……這李政茂一輩子過的也挺憋屈的,不過他挺重情義的,最起碼沒在葉蓉家沒落的時候踢了這個女人。」

    說到這,陳建國感到有些想不通。

    他實在是不明白,為何李政茂要對葉蓉如此痴情,換做是他……早就把這個女人踢了。

    「他死後,你看葉蓉那個騷勁……恨不得讓人在背後笑話他,賤的不行!」

    「……」

    一路上,劉長青聽著耳邊陳建國的吐槽。

    對方的嘴,這一路上就沒停過。

    一直在不停的口吐芬芳。

    有這樣的父親,陳大福竟然還沒有養成罵人的習慣……

    不容易啊……大福。

    內心這般想著,劉長青開著陳建國的車慢慢的抵達了目的地。

    停到了一旁的空地上,劉長青與陳建國二人下了車,朝著藍依弦的早餐鋪走去。

    雖然已經到了中午,但藍依弦的店面並沒有關門,反而還生意興隆。

    中午的水餃餛飩附近的上班族也挺愛吃的,最重要的是分量足而且價錢也沒有那麼貴。

    腳步停了下來,陳建國的臉色變得鐵青。

    他望著從店鋪里端著一碗水餃,屁顛屁顛跑出來的兒子。

    耳中傳來了兒子的聲音。

    「哥,今個又帶同事來了?我一會給你上一碟小鹹菜。」

    「你這有沒有辣椒油啊?」

    「有啊,我去給你拿!」

    望著說出這種話的陳大富,陳建國的身子似乎在發抖。

    他養了這麼多年的兒子,現在跑過來當服務員??

    跑進店裡拿辣椒油的陳大富,正朝著客人所在的座位走去,還沒等他到達的時候,耳邊卻傳來了一陣怒吼。

    「陳大富!!你他娘在幹什麼呢!」

    這一嗓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正在吃飯的客人們也紛紛轉頭看向劉長青與陳建國所在的位置。

    當看到因為生氣而滿臉漲紅的老頭,和一旁有些尷尬的高大男子,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倒是聽到這一聲的陳大富,緩緩的轉過頭,望著自己的父親。

    手中裝有辣椒油的罐子從手中滑落,摔落在地面上。

    辣椒油四濺,濺到了他的鞋面上。

    短短的瞬間,陳大富的臉色便變得蒼白起來。

    嘴唇哆嗦著望著不遠處站著的二人,目光集中在自己的父親臉上。

    張開口,用著充滿恐懼的聲音喊道。

    「爹,你咋來了!」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