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74章 腦子瓦特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74章 腦子瓦特了?字體大小: A+
     

    聲音有些沙啞,像是那種有了很多年煙齡導致的煙腔一般。

    劉長青只是稍微想了一下,便猜到了是誰打來的。

    抱著內心中的這種懷疑,劉長青疑惑的問道。

    「您是陳大富的……」

    【我是他爹,這兔崽子自己從家裡偷跑出去了,現在是不是在你那?】

    話說到一般,就被電話那頭的陳建國打斷了。

    語氣中帶著稍許怒氣。

    【你現在把電話給他,讓他接。】

    「他現在不在我這,剛走。」

    【剛走?他能跑哪去?大富,大富你別在這不吱聲,你要不想讓我把你腿打斷就趕緊給我接電話!】

    「……」

    或許是不相信劉長青的這番說辭,電話那頭的陳建國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這導致劉長青把手中的電話拿的離自己的耳朵遠了很多。

    這老頭……脾氣也太暴躁了吧?

    咋跟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內心之中產生了這種疑惑,劉長青斜視著盯著手機,就算不是開著免提也能聽得到陳建國那大嗓門。

    過了不知道多久,大概是罵累了,陳建國的聲音慢慢的小了起來。

    這時劉長青才重新開口說道。

    「他真沒在這,你沒打電話來的時候,大富是來我這說過年的時候你給他安排相親了,但沒說一會他就走了。」

    【真跑了?】

    「嗯,不知道去哪了……」

    【這逼崽子連老子的話都不聽了,就是他媽從小慣出來的,娘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這次逮到他我非得腿都給他打斷。】

    言辭粗魯,像是在碎碎念一般。

    雖然聲音不大,但劉長青卻聽得清清楚楚。

    一時間有些尷尬。

    你說你罵你兒子,別當著自己面罵啊……

    這讓人怎麼接?

    碎碎念結束之後,陳建國轉而問道。

    【我以前見過你,一開始知道大富跟你混一起的時候我還挺不放心的,不過你倆搞的那什麼……遊戲機還行,賣的不錯。】

    「……」

    【我聽說你跟安權承的閨女領證了?】

    「是的。」

    【你們年輕人還真會玩,也不怕被人嚼耳後根。】

    「……」

    【哪天有空出來吃個飯,我挺看好你的。】

    「改天吧,改天有時間我請你。」

    【行,就先這麼說了,要是大富再去你哪邊的話,就給我打個電話通知一聲,就先這樣吧。】

    說完,陳建國便掛斷了電話。

    聽著手機話筒里傳來的嘟嘟嘟的忙音,劉長青一時間愣在了原地。

    他望著自己手中的手機。

    不免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怎麼誰都能搞到自己的手機號?

    還有沒有一點隱私了!

    ——————————————————

    陳建國掛斷了手中的電話,將其扔在了自己的辦公桌上,這種粗暴的扔法使得手機落在桌面上發出了框框的聲響。

    也沒有去多管,低著頭想了一會後……

    抬起頭,臉上的表情有些疑惑,一副記不太清的樣子,面對著坐在不遠出的葉蓉說道。

    「嘶……剛剛咱們談到哪了?我這年紀大了,記憶力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聽到陳建國的這番言論,葉蓉一直引以為傲的表情管理在這一刻也難免露出了破綻。

    如若說陳建國只是單純的數落他自己的孩子,這倒也沒什麼問題。

    可如今兩人正在談論一個大項目的所屬問題,陳建國竟然在她說話的時候一副不怎麼想聽的樣子,還打電話說了一頓莫名其妙的話。

    更何況還是打給的劉長青。

    畢竟,剛剛陳建國已經當著自己的面說出了那樣的話,葉蓉還沒有傻到不知道的地步。

    安權承只有一個女兒。

    和她領證的是誰,葉蓉可再清楚不過了。

    眼前的陳建國在自己丈夫還沒有去世的時候,葉蓉是見過幾次面的。

    那一次對方不是非常重視自己?

    可如今……

    牙關控制不住的咬緊了一些。

    葉蓉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全部呼出。

    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內心。

    「就是A市那塊地……」

    「哦,記起來了。」

    打斷了葉蓉要說的話,陳建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抬起手將右手旁的杯子拿了過來,遞到嘴邊抿了一大口。

    腮幫子鼓了起來,用茶水漱起嘴來。

    咕嚕了好幾聲后,陳建國底下身子將口中的茶水全部吐進了一旁的垃圾桶內,嘴巴里發出了一聲哈的聲響憋出一口痰后,也吐到了垃圾桶內。

    隨即換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葉姐,這個沒辦法啊,我那邊已經開工了,你這來的還真是不湊巧,要是提前給我打電話說一聲,這就好商量多了!」

    「……」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如果葉蓉在聽不明白那才是有鬼。

    臉色開始變得難看起來。

    過了一會後,葉蓉直接從位置上站了起來,一雙眼睛瞪著眼前的陳建國。

    厲聲說道。

    「你明知道那塊地對我很重要,你還要下手,這手段是不是有些太難看了?」

    「這話就說的不好聽了,我憑自己本事拿下來的,怎麼就難看了?」

    「陳建國,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個女人就好欺負?!」

    「可別胡說,我沒這意思……你這是曲解……對,曲解我話的意思。」

    「……」

    怒視著說出這些話的陳建國,葉蓉閉上了嘴巴。

    就這樣兩人保持著一個對視。

    過了一會之後,葉蓉一把拎起了座位上的包,轉身就要離開。

    陳建國見到這也沒有絲毫挽留的意思,直接抬著頭對著門外大聲喊道。

    「小張,送葉老闆下樓。」

    聽到陳建國的這句話,葉蓉的腳步稍作停頓。

    隨後便頭也不回的推開門走了出去。

    伴隨著辦公室的門關上后,房間內只剩下了陳建國一人。

    從那個年代發家的人,有幾個是沒腦子的?

    陳建國雖然沒什麼大的學問,但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也恰恰證明了他自身能力的優秀,他這活了大半輩子,沒佩服過幾個人,如果硬要說的話,那大概就是葉蓉那已經死去的丈夫了。

    李政茂這個人,陳建國還是相當佩服的,不論是眼見還是能力都是他見過人中頂尖的存在。

    可惜……找了個這樣的媳婦。

    陳建國是左思右想,他都想不太明白。

    除了年輕的時候,葉蓉長得很漂亮之外,家裡有點小錢……其它的也算不上優秀。

    為何當初的李政茂會硬著頭皮娶個這樣的女人?

    轉念一想到剛剛葉蓉的那副模樣,陳建國沒由來的就想笑出聲來。

    都這個處境了,求人的時候還端著那個架子,真以為自己牛逼壞了?

    想到這,陳建國忍不住爆出粗口。

    像是自言自語一般,拿起一旁的杯子。

    「麻痹的,都這個吊樣子了,還給我裝,真傻比……」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