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66章 絕望的現實(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66章 絕望的現實(下)字體大小: A+
     

    「別做夢了!」

    李崇明剛問完,抱著孩子的楚芳便這樣喊道。

    那張臉上充斥著厭惡的神色,彷彿只是看著他就感覺到了噁心。

    「你怎麼可能有孩子?你自己有什麼病你自己不清楚嗎?你這輩子只能自己一個人孤獨終老……」

    對方的話傳入了李崇明的耳中,他瞪大了眼睛,望著和所處這句話的楚芳。

    忽然,楚芳的表情發生了轉變。

    居高臨下望著她,嘴角那一抹譏諷的笑意顯現在李崇明的眼前。

    只聽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沒有懷孕,那都是騙你的,這……也不是你的孩子。」

    「不可能……」

    「不想接受真相嗎?真是笑死了我,像你這樣的人竟然還奢望能有屬於你自己的孩子?」

    「閉嘴……我讓你閉嘴!」

    從地上竄了起來,李崇明猛的向著楚芳所在的方向伸出雙手。

    撲了過去。

    畫面再一次的轉變。

    剛剛還在喋喋不休說著的楚芳,以及對方抱著的嬰兒瞬間便從李崇明的眼前消失。

    伸出去的一雙手,並沒有撲空。

    忽然一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沒等李崇明好清楚什麼狀況,他就被一把控制住了雙手。

    李崇明猛的抬起頭,望向了抓著自己手的男人。

    當看清眼前這人時……

    眼中止不住的流出了恐懼的神色。

    「劉……劉長青!」

    面無表情的劉長青出現在了李崇明的面前,一雙雙手緊緊的鎖住了他的雙手。

    在意識到自己被對方抓住的那一刻,李崇明便開始做起了掙扎,他下意識的不想見到眼前的這個男人。

    拚命掙扎著的同時,嘴裡也在不停的喊叫著。

    「放手,你給我放開!」

    「李崇明。」

    掙扎顯然無效。

    李崇明聽到了劉長青嘴中傳出的聲音,當他望向對方的時候,卻發現剛剛還面無表情的劉長青此刻顯然已經換了一幅模樣。

    像是在看一隻無家可歸的流浪狗一般,眼中流露出讓他感到刺眼的嘲諷。

    同時,禁錮著他的雙手也隨之鬆開。

    劉長青望著眼前的李崇明,嘴裡發出了嘲笑般的話語。

    「你真是可憐啊……高中時期父母出意外死亡,原本以為收穫了美滿幸福的你卻在婚後查出了自己沒有生育的能力……所以你才會變成如今這幅模樣嗎?」

    「不是的……我沒病……」

    「你有病,你的病這麼多年都沒有治癒,從一開始你就沒有生育的能力,你身為一個男人,你的生理上存在著缺陷,常年的扭曲之下,導致你除了追求錢之外,沒有任何奮鬥的目標,你打從一開始就厭惡著李宛冉,因為那個女人的第一次交給了我……還給我生下兩個孩子……」

    「閉嘴……我,我沒有那麼想,我沒病,我沒病!!」

    語氣中有些瘋癲起來。

    李崇明腦海中的記憶一點一點的清晰起來,他的雙手不停的揪著自己的頭髮,但不論他用多大的力氣都感覺不到絲毫疼痛。

    耳邊不停傳來劉長青那嘲諷般的話語,李崇明滿臉驚恐神色。

    反應過來后,他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轉過身來,李崇明拚命的奔跑著,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跑的飛快,等跑了不知道多久之後,李崇明才回過頭來。

    當他看到依舊站在自己身後的劉長青時,整個人便愣在了原地。

    而劉長青也閉上了嘴巴。

    他的手舉了起來,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李崇明知道對方要做些什麼,頓時想轉身再一次的逃走,但這一次劉長青並沒有放他離開的意思。

    一腳揣在了他的身後,將他踹到在地。

    隨後,拳頭便如雨點一般,朝著他的身上落下。

    抬起手護住自己的臉,明明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但李崇明還是怕個要死。

    嘴裡不停的喊著求饒的話語,但劉長青並沒有停止下來的意思。

    就這樣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李崇明忽然察覺到正在對自己施暴的劉長青忽然消失不見,就算如此,他也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才敢將護在身前的雙手挪開。

    當他再一次的睜開眼后,卻發現劉長青的身影消失不見。

    心中在這一刻升起了慶幸。

    李崇明躺在地上。

    躺在地面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不知過了多久。

    一陣高跟鞋敲擊在地板上的聲響吸引住了李崇明的注意力。

    並沒有選擇從地上爬起來。

    他將頭聲向生源發出的位置,看到的卻是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目光順著鞋尖往上移動……

    最終,李宛冉那張漂亮的臉蛋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李崇明愣住了。

    隨後他反應了過來,掙扎著從地上爬動著,就這樣來到了李宛冉的面前,伸出雙手緊緊的抱著李宛冉的腿,嘴裡則是急促的說著。

    「宛冉……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會在犯錯了,原諒我這一次,我才35歲,我還年輕……我不能入獄,對了……讓你媽……不對,讓媽給我請律師,請最好的律師,等這次過去后我不會在犯錯了,我求求你……我們認識了那麼多年,從高中起你就喜歡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坐牢……」

    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李崇明的嘴中說出了求饒的話語。

    在此刻,那一直模糊的記憶也全部湧入了他的腦海中。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他自己親口說出了當年的真相,等待他的只有牢獄之災這條道路。

    眼前的李宛冉顯然是最後的救命稻草,人類求生欲的本能催促他拚命抓住一切能夠抓住的機會。

    在李宛冉出現的那一刻就沒有絲毫的停歇,一直不停的說著求饒的話語。

    時間在悄然流逝。

    李崇明說了很久。

    他求饒的聲音也越來越慢,越來越低沉,直到最後……

    閉上了嘴巴。

    李崇明緩緩的抬起頭,望著眼前,那一臉冷漠的李宛冉。

    那雙美目中,絲毫沒有一絲溫度。

    只是看了一眼,李崇明就想躲避開這個目光。

    開口。

    李宛冉那冷淡的腔調響起。

    「如今你就是這幅可憐的模樣嗎。」

    「……」

    「我不否認我曾經很喜歡你,但喜歡並不是唯一,我們之間的婚姻讓我感到了失望,同時也讓我覺得無趣……和你結婚的這段時間,我並沒有感覺到快樂,相比我與劉長青的那段婚姻,那時候雖然我精神上無法滿足,但肉體上卻很享受……但反觀與你的婚姻,我能感受到的只有你的無能……與缺陷。」

    「……」

    「李崇明,你真是個廢物。」

    「……」

    在李宛冉話音落下的那一刻,她整個人忽然消失在了李崇明的眼前。

    伴隨著她的消失,李崇明也失去了支撐,瞬間倒在了地上。

    趴著。

    像是失去了生命一般,李崇明沒有選擇從地上爬起來。

    而是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不久之後,從他的口中傳出了陣陣笑聲。

    絕望,悲涼,痛苦的笑聲……

    由小聲……到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崇明明白了。

    他在這一刻終於明白了。

    這只是一場夢……

    一場來自他心地最深處,最懼怕,最不願發生的夢。

    空曠的地方回蕩著李崇明的笑聲。

    漆黑。

    李崇明的世界在這一刻失去了光亮。

    緊接著,整個空間像是崩塌了一般,開始支離破碎。

    伴隨著夢境的瓦解,李崇明的身體也開始往下墜落下去。

    墜入那……

    無盡的黑暗深淵之中。

    意識回歸本體。

    李崇明忽然從病床上坐了起來。

    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一雙眼睛瞪大到了極致,貪婪的吸取著。

    過了許久。

    情緒漸漸穩定了下來。

    李崇明磚頭望向周圍的環境,當看到自己身處在陌生的環境中,手上還掛著吊瓶的時候,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在什麼地方了。

    大腦在這一刻開始轉動起來。

    李崇明想起了一切,他不能在繼續待在這裡。

    有些慌張的四處亂看,當看到屋外的天色以及處於黑夜之後,李崇明掙扎著從病床上下來。

    身上傳來了劇痛。

    與楚芳搶奪錄音筆的時候,他不慎被對方推下了樓梯。

    雖然沒有發生骨折的情況,但是身體卻受到了傷害……

    伴隨著翻身下床。

    伴隨著他每一個細微的動作,身體回饋他的都是一陣劇烈的痛楚。

    求生欲戰勝了一切。

    李崇明在這一刻沒有絲毫的擔憂直接將手上插著的針頭罷了下來,也來不及按住針眼,任由手上留出血液。

    拖鞋都沒有穿上。

    赤腳落在地上,冰涼的觸感以及身上傳來的劇痛,這都告知著他,一切都是真的。

    這不是夢境。

    李崇明向前走著。

    拖著殘破不堪的身體,一步一步的朝著病房的門的位置走去。

    行動異常緩慢。

    他知道。

    只要自己離開這個地方……

    去了國外……

    一切……都沒事了。

    他會在另一個國度展開一段全新的人生。

    而不是在牢獄中度過自己那剩餘的人生。

    越來越近了。

    隨著李崇明的移動,他慢慢的靠近了病房的門口,明明不算太遠的距離,卻被他走了很長一段時間。

    終於……抵達到了門口。

    喘著粗氣。

    李崇明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劫後餘生的慶幸,右手也在此時緩緩的抬了起來。

    放在了門把上。

    只要打開門……

    只要離開這個地方……

    只要離開這個國家……

    腦子裡想著這樣的事情,李崇明的手握上了門把上,使勁的按壓下去。

    門被打開。

    拽開門,李崇明拖著劇痛的腿,朝著病房外走過。

    一步……一步……

    嘴角慢慢的浮現出了笑意,李崇明覺得自己能夠逃離這個地方。

    他……即將獲得自由。

    「你這是要去哪?」

    沒等李崇明高興起來,左側便傳來了一聲詢問。

    聽到這句話的那一刻,李崇明的腳步停了下來。

    脖子猶如生鏽了一般,艱難的轉動……

    望向了左側的位置。

    只見……

    安延承靠在牆邊。

    目光中有些好奇的看著他。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