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50章 回家的誘惑(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50章 回家的誘惑(下)字體大小: A+
     

    靠著牆壁。

    李崇明猶如即將溺水的落水人一般,一把抓住了楚芳的胳膊,神態也開始變得有些不太對勁。

    「這……這是我的孩子!」

    「是的……」

    「我……我的孩子……」

    神神叨叨的,像是不敢相信一般。

    楚芳的這一消息,似乎將剛剛離婚消息所帶來的陰霾揮去了大半。

    低著頭,再一次的望向手中的那支驗孕棒,那個象徵著懷孕的標誌,被他深深的刻在腦海之中。

    嘴角咧開。

    「呵呵呵……我的……」

    「崇明……」

    望著傻笑著的李崇明,楚芳故作一副擔憂的表情,小聲的詢問著。

    「你和那個女人離婚後怎麼辦……我現在有了你的孩子,如果沒了錢的話……」

    「錢……」

    念叨了一聲,李崇明似乎從自己即將要當爸爸的喜悅中,回過了神,那雙眼睛也開始泛起光亮。

    他已經失去那麼多了。

    不能再失去這個……

    抬起頭望向楚芳,語氣急躁著說道。

    「我們趕緊走,趁著事情還沒暴露之前!」

    「可是……到時候她們……」

    「不用擔心。」

    掙扎著從地上自己爬了起來,李崇明大步的朝著卧室的方向走去,嘴裡則是在不停的嘟囔著。

    「她們如果一點活路都不給我留的話……我也要把她們拉下馬!」

    語氣堅定。

    李崇明有著……屬於他自己的底牌。

    ——————————————————————

    離開了李崇明的住所。

    上了車的李宛冉坐在後座的位置,命令司機離開后,她便閉著眼睛,往後靠去。

    「……」

    無聲的沉默。

    李宛冉的腦子在這一刻變得混亂起來,同一時間,她的內心中也開始浮現出莫名其妙的情緒。

    似乎想起了昨晚劉長青所說的話。

    那個已經和安苑瑤在一起,並且擁有著自己的兩個孩子,並且……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的劉長青。

    他難道早就發現了什麼?

    不然……為什麼會在醫院那次,對自己說那樣的話?

    也就是說,李崇明並不是第一次做過這種事……

    在兩人不在接觸的這段時間裡,李崇明究竟背著自己做了些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我不能收穫屬於自己的幸福。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我錯了嗎?

    李宛冉的心中,第一次產生了這樣的疑惑。

    原本閉著的雙眼也在這一刻睜開,視線望向了車窗的位置,望著車外那飛逝而過的景色。

    這樣高傲的人,自負的人,第一次產生了,自己是不是錯了的覺悟……

    望著車外,李宛冉的那雙眼睛再一次的閉上,她的口中也在此時傳來了一聲沉重的嘆息。

    正如劉長青曾經預料的那般。

    發覺真相后的李宛冉……不會給背叛自己的人一點機會。

    哪怕……

    是曾經深愛過的人。

    ————————————————————

    劉長青終於抵達到了目的地。

    長時間的駕駛也使得他感覺到稍許疲倦,當停進安苑瑤家的院子時,他才放鬆下來。

    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因為路上事先打了電話的緣故。

    得到消息的安苑瑤早早的便站在門口迎接著他,雖然只是一個晚上沒有見面罷了,但不知為何,劉長青卻格外的想念她。

    望著安苑瑤的那張臉。

    劉長青低著頭,先是輕笑了一聲,隨後張開雙手,面朝著安苑瑤的方向,開口說道。

    「來老婆,讓我抱……」

    「爸爸!」

    劉長青的話沒有說完,剛想給一夜未見的安苑瑤說一些動人的騷話,沒想到沒有眼力勁的女兒不知從哪個地方鑽了出來。

    大聲叫著劉長青的同時,還飛快的朝他奔去。

    來到了劉長青的身旁。

    劉夏芝一把抱住了他,將自己的臉深深的埋在了父親的身上,嘴巴里則是不停的訴說著對他的想念。

    「你昨晚沒在,我吃飯都吃不香了!」

    「是嗎?」

    對於女兒的這種說辭,劉長青自然是不信的,如此貪吃的女兒,會因為自己不在就食欲不振嗎?

    「當然了!」

    昂著小腦袋,劉夏芝笑呵呵的說著。

    「和爸爸在一起吃飯才香!」

    看著女兒那故意討好的樣子,劉長青抬起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嘴裡則是詢問著。

    「你哥呢?」

    「他去看外公畫畫去了……我不太喜歡那個。」

    「知躍對國畫挺感興趣的……」

    安苑瑤走上前來,對著劉長青解釋道。

    「可是他好像對畫畫沒太高的天賦……我爸教了他一些,然後就說他沒有這方面的天賦。」

    「是嗎。」

    應了一聲,劉長青的臉上露出了笑意。

    自家那個兒子他是了解的。

    遊戲或者學習,不論是做什麼都有著極強的天賦,只是沒有想到,這麼聰慧的兒子竟然在畫畫上一竅不通。

    還是……怎麼教都教不會的那種。

    劉長青至今還清楚的記得,兒子想跟著自己學習一些繪畫的技巧,然後嘗試了一段時間后,深受打擊的模樣。

    看樣子……自家兒子也是有不擅長的東西的。

    一家三口朝著裡屋走去。

    邊走安苑瑤邊詢問著。

    「你這次回去……有沒有替我祭拜爸媽嗎?」

    「……」

    剛剛還滿臉笑意的劉長青愣了一下,他的腦海中浮現出昨天自己出發前,安苑瑤告知自己的事情。

    畢竟兩人已經是領了證了。

    屬於合法夫妻。

    這一次安苑瑤對於不能一同前去祭拜劉長青的父母,很是遺憾,但因為身孕的緣故,不得已只能下次。

    但她還是叮囑劉長青在祭拜父母的時候,替她向已經去世的二人祭拜一下,讓他們兩口知道,自己才是他如今的妻子。

    可惜……

    這些被劉長青忘了個精光。

    畢竟是長途跋涉,又在到達自己大伯家后,從自己那個小侄女的口中得知了李宛冉的事情……

    當晚又給李宛冉打了通電話。

    這麼多的信息擠在一個時間段里……他第二天去給自己這具身體的父母上墳的時候,確實沒想起來安苑瑤叮囑自己的事。

    劉長青的沉默被一旁的安苑瑤看在眼中。

    自己丈夫那沉默的樣子,她全都看在眼中。

    微微一愣,隨後語氣中有些質疑的問道。

    「你不會是忘了吧?」

    「額……」

    嘴裡發出了尷尬的聲音,劉長青望著身旁的妻子……

    露出苦笑的表情。

    「我也記不清……啊啊!疼,別掐了!」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