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44章 浮出水面(大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44章 浮出水面(大章)字體大小: A+
     

    劉長青感覺到了疲倦。

    開車並沒有他想的那般輕鬆。

    要想開的快,開的穩,需要的則是司機過硬的駕駛技術,以及那時刻都在清醒的大腦。

    開了一路,當他在經歷了長達五個多小時的路程后,經過鄉村小道時,差點被那坑坑窪窪的路段顛吐了。

    鄉道兩側的樹木光禿禿的,一眼望去全是一片片光療的土地。

    最終,在天色已經漸漸黑下時,他終於抵達到了目的地。

    劉長青的老家並沒有太大的人口,只是算是比較小的村莊,一個莊上很少有除了劉姓之外的人。

    在進入鄉村路口的時候,劉長青沒有第一時間開車駛入,而是先將車停了下來,熄火后拉上手剎,隨即將車窗打開。

    胳膊搭在了車窗邊,視線……望向了窗外。

    當來到這個地方后,劉長青的心裡莫名的升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情緒,像是熟悉與陌生兩種混合在了一起的感覺,還夾帶著……

    淡淡的內疚感。

    很難說明清楚,為何自己會產生這種情緒,但當劉長青望著挨家挨戶的家中散發出隱隱約約的燈光時,這種感覺便會湧上心頭……

    冬天的風,涼的厲害。

    渾身打了個抖顫,反應過來后,劉長青抬起雙手搓了搓自己的手掌,隨之而來的則是深呼吸了一番。

    將內心中的那股莫名其妙的情緒壓下來后,劉長青才再一次的發動汽車,緩緩的駛進了庄內。

    「汪汪汪!」

    似乎是察覺到了車的動靜,有些住戶家門口拴著的狗,紛紛站在它們自家都門口,朝著劉長青的方向吼著。

    一聲帶一聲,由第一隻開始叫著的那一刻,其他家的狗也跟著叫了起來。

    開著車窗的劉長青能夠清晰的聽到狗叫聲,伴隨著目的地越來越近,他的心似乎也有些加速跳動起來。

    抵達到了目的地。

    已經有著銹跡並且掉了大塊紅漆的大鐵門,出現在了劉長青的眼前,停下了車,打開車門走下去的劉長青,有些驚訝的望著這明顯有人打掃過的門前。

    像是有人經常過來打掃。

    走上前。

    下意識的推了推眼前的鐵門,因為上了一把大鎖的緣故,哐當了幾聲后,便紋絲不動。

    意識到這點后,劉長青在門前站了一會。

    隨即轉身走向了自己的車后,將後車廂打開,從中拎出了一箱好酒,以及一些買的零食糕點和保健品。

    雙手拎的滿滿的,劉長青廢了些力氣將後車廂關閉,隨即邁著步伐朝著記憶中大伯的家走去。

    路不太好,因為天色已經黑了的緣故,劉長青走的特別慢,生怕不小心踩到了什麼。

    當他穿過已經凍得梆硬的泥路,來到自己這具身體的大伯家時,劉長青望見了搬著小馬扎,坐在門口抽煙的老頭。

    察覺到了動靜,正在抽煙的老頭也看到了劉長青的身影,正坐在家門口發獃的他抬起頭望向劉長青。

    兩個人的目光對視到了一起。

    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看了一會後,劉長青再一次的邁動腳步,朝著坐在門口抽煙的老頭走去,直到兩人可以看到對方的臉時,劉長青才停下了腳步。

    一眼便認出來了。

    眼前這個在門口抽煙的老頭,便是自己這具身體的大伯。

    也是……自己的大伯。

    廉價的香煙夾在手中。

    名義上的大伯劉建農望著雙手提滿東西的劉長青,沉默下來,彈了彈手上的煙灰,隨後撐著腿,有些費力的從小馬紮上站了起來。

    背有些馱著。

    邁著有些髒兮兮的鞋子,一步一步的朝著劉長青的方向走來,直到來到了劉長青的面前。

    微微昂著頭望著高大的劉長青。

    抬起手,狠狠的拍在了劉長青的胳膊上。

    「彭!」

    渾身緊繃起來,劉長青對大伯這突如其來的一掌,顯然沒有預料到,但當他望向眼前的這個已顯老態的男子時……

    只見。

    劉建農的臉上露出了笑意,開口用著老煙嗆對著劉長青說道。

    「終於捨得回家了。」

    聲音中喊著少許沙啞的感覺,就像是一口痰卡在了嗓子眼中,沒有吐出來的那般感覺。

    想象中的咒罵並沒有發生,這讓劉長青感覺到有些新奇。

    有些生硬的說了幾句話后,劉長青便跟著劉建農朝著裡面走去。

    很常見的農村房子,進了院子后還能看到圈養起來的鴨子,以及另一邊房間里傳來的豬叫聲。

    劉建農走在前頭,走的很慢,嘴裡還不停的說著。

    「這些年你都沒回來過,家裡的鑰匙也一直在我這,你這次回來了正好,把鑰匙帶走,沒事的時候也回來看看,你哥他兩口子就是今年來不及回來了,說是工地里有活,脫不開身,說起來你們兄弟倆也有些日子沒見著了……」

    「是我堂哥嗎?」

    「凈說廢話,我就他一個兒,不是他是誰!」

    回頭呵斥了劉長青一句,劉建農帶著他來到了廚房的位置,推開門后,朝著屋裡喊了一句。

    「二丫,在多溜幾個饅頭。」

    「嗯。」

    應了一聲,廚房內正在生灶的女孩掀開了大鍋蓋,從框里又拿了仨饅頭放了上去,做完這些后,她回過頭看了一眼跟在自家爺爺身後的劉長青。

    一雙眼中,透露出好奇的神色。

    劉長青看在眼中。

    被稱為二丫的孩子年紀不大,大概也就比自家女兒大個兩三歲的樣子,但從那雙眼睛,劉長青能夠察覺的出來。

    這個孩子很成熟。

    劉建農接著給劉長青解釋道。

    「你哥生了倆,跟你那邊的情況一樣,也是一個男娃一個女娃,男娃不好好學,老師三天兩頭批他,還一天天沒個正經,這不……到吃飯點了,又不知道跑那瘋去了。」

    「男孩,能理解的……比較喜歡玩。」

    附和著回應了一聲,劉長青隨後提了提手中的東西。

    「這個放哪?」

    「你就放廚屋吧,反正也不佔地方。」

    「……」

    看著兩隻手提的東西,劉長青暗自想到。

    下次來買多點。

    將東西放下來后,劉長青就聽到劉建農繼續說道著,就像是很多年沒有說過話了一樣。

    望著正在照看爐子的丫頭,劉建農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滿意的微笑。

    「其實這倆孩子我最疼的就是二丫,又聰明又懂事,學習也上心,可惜……怎麼就是個女娃娃呢,學上的再好也沒啥用……」

    正在生火的女孩聽到這句話后,整個人明顯愣了一下,也沒有反駁,只是默默的拿著手中的棍,朝著爐子里捅了捅。

    她的這個舉動被劉長青看在眼中,下意識的撇了一眼身旁的劉建農,心裡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也不能這麼說……現在沒啥男孩好女孩不好的說法,都是你的孫子不是嗎?讀書這種事也不是女孩讀了就沒用,現在這個社會,讀書才是讓平民家孩子能和富人家孩子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唯一出路,她喜歡讀書就讓她讀下去,大伯,咱不能重男輕女啊!」

    「……」

    沒想到劉長青能說這麼大一段話,被反駁后的劉建農也只是有些奇怪的盯了一眼身旁的劉長青。

    心裡想著。

    感覺這小子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倒是正在生火的女孩聽到劉長青的這番話后,一時間抬起了頭望向劉長青,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

    察覺到對方的視線后,劉長青也是朝著她露出了充滿善意的微笑。

    氣氛一時間有些僵持下來。

    正當劉長青覺得自己是不是該找個話題說一下的時候,忽然大門口傳來了動靜,遠遠的傳來一道聲音。

    「飯好了沒,我都餓死了!」

    一個個頭一米七出頭,穿著一身厚實的衣服,風風火火的跑著,出現在了廚房外的位置。

    聽到這動靜,劉長青也回過頭看向了他。

    剃著寸板,臉型是國字臉的造型,濃眉大眼的,五官看起來也是勃為端正,從長相上劉長青就能推斷出對方的性格應該是屬於咋咋呼呼的那種。

    果不其然,看到出現在自己家的劉長青,對他並不認識的小夥子當場楞在原地,反應過來後面朝著一旁的劉建農,扯著嗓子嚷嚷著。

    「爺,他誰啊?」

    「沒大沒小的,這你叔!」

    「就他啊?那個幾年都不回來還跟城裡的那個……」

    話還沒說完,劉建農抽過地上的一根木棍,就作勢要往他的身上敲打,小夥子注意到這一點后,連忙後撤了一步,躲開了這一攻擊。

    劉建農看起來生氣了。

    「沒大沒小,誰教你那麼說的?!」

    「本來就是!莊裡面都說,他爹媽死了都不回……」

    「你還說!」

    劉建農舉著木棍便衝出了廚屋,一見到自家爺爺這個架勢,小夥子當場便開始躲閃起來,一開始還嘴硬著。

    當劉建農用棍子敲打在他的身上后,感受到疼痛的他,才知道了求饒了,對著自家爺爺喊著。

    「別打了,別打了疼死了!我錯了!」

    嘴上這樣喊著,但劉建農壓根沒有停手的意思,正在生火的女孩看到后,也是連忙丟下手上的棍,出去勸架。

    在一旁看了一會後,感覺對方挨的差不多后,劉長青這才走上前,一個箭步竄到了小夥子的身後,雙手架著他的胳膊,控制住了他。

    暗自用膝蓋使勁的頂了他一下。

    「哎呦!」

    「大伯,差不多行了,這孩子也不是故意這麼說的,別打了。」

    臀部受到了劉長青的膝蓋重擊,小夥子當場疼的叫出聲來,這讓以為勁使大了的劉建農當場停下了手。

    劉長青的勸阻像是給了他一個台階,望著自己孫子被劉長青按住后,瞅了幾眼,默不吭聲的回到了廚房。

    女孩看見后,也連忙跟著爺爺過去。

    倒是劉長青看見兩人都回去后,才慢慢的鬆開了小夥子的手,一把將他提了起來,擺正了他的身子。

    面對面。

    劉長青面帶笑意的說著。

    「以後有禮貌些,這話別當面說出來,一家人容易傷著和氣,更何況家醜不可外揚,我算你堂叔,你多多少少也得注意一下……」

    「你憑什麼教育我?」

    「憑什麼……憑我能一拳撂倒你,這個夠不夠?」

    這句話一說出來,原本還有些叛逆的小夥子當時便獃滯下來,他望了望眼前這個高大威猛的堂叔……

    又看了看對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對方沒有說謊。

    咽了口口水。

    望著自己這個侄子服軟后,劉長青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抬了起來,輕輕的拍了幾下。

    「身子挺結實的,你叫什麼名字?」

    「劉源……」

    「名字不錯……你妹妹叫什麼?」

    「二丫……」

    「我問的大名。」

    「劉芳……」

    「劉芳……這名字也不錯。」

    嘀咕了一句,劉長青望著眼前這個有些害怕自己的侄子,露出了自以為善意的微笑。

    「好好學,別整天瞎跑,來……快吃飯了,走吧。」

    說完這句話后,劉長青便轉身朝著廚屋走去,只留下名為劉源的小夥子,站在原地……

    這個堂叔……好像挺狠啊……

    ——————————————————————

    吃完飯後。

    劉建農讓孫女劉芳給他收拾了一下床鋪。

    劉建農今年68歲,有著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大兒子也就是劉長青的堂哥今年在外地沒回來,他則是獨自一人照看著家裡的兩個孩子上學。

    老伴死的早,在他五十多的時候就去世了,這也是為什麼劉建農看起來會那麼蒼老的原因。

    生活的壓力……

    侄子劉源17歲,比自家兒子大了兩歲,侄女劉芳則是12歲,也比自己家女兒大了兩歲。

    相比較乖巧懂事的妹妹,身為哥哥的劉源顯然有些叛逆,這也是為什麼剛剛劉長青會嚇唬他的原因。

    站在一旁,劉長青望著正在給自己鋪著床鋪的劉芳,望著她那有些瘦弱的身子,正抱著一大坨的被子,有些費力的放在床板上。

    不免有些心疼。

    湊上前,將趴在床板上鋪床的劉芳抱了下來,放在地上。

    「這個我來吧。」

    「叔……我來就行了……」

    「不用,我又不是沒長手。」

    看著說出這句話的劉長青,劉芳沒在說話,只是默默的看著劉長青趴在床板上開始鋪著床。

    默默的……

    「叔,謝謝你說的那些話。」

    「啥?」

    正在鋪床的劉長青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等回過神后,他才意識到這個丫頭指的是什麼。

    鋪床的動作停頓一下。

    「你要是喜歡讀書就好好讀,到時候我給你留個手機號碼,你爺爺要是不讓你繼續讀,你就給我打個電話,我給你安排學校。」

    「不用了不用了,我爺爺不會不讓我上學的!」

    連忙否定著,劉芳解釋道。

    「是我媽不想讓我讀了,我爺爺還是很支持我讀下去的。」

    「這樣啊……」

    應了一聲,劉長青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從她的描繪中不難看出,自己那個堂嫂……

    兩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劉長青一人默默的鋪好了床鋪,相比較自家的床來說,只是厚實木板搭建的床,摸著就感覺硬邦邦的。

    而且被子也有些偏重。

    當他幹完這些之後,一扭頭髮現劉芳這個丫頭還在盯著自己,看著對方似乎有什麼話想問,劉長青順勢坐在床邊,笑著問道。

    「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嗯。」

    點了點頭,劉芳默默的應著。

    看起來有些猶豫是不是要問出口,當她望著劉長青那張面帶著善意的臉后,才下定決心,脫口說道。

    「前陣子……我去集上的時候,有個很漂亮的女人開車問我,說……知不知道你家墳地在哪,那個……她是不是你媳婦啊?」

    「漂亮的女人?長什麼樣?」

    「就是……冷著一張臉,穿的衣服很漂亮……」

    說著說著,劉芳看了一眼面前的劉長青,當她瞧見劉長青的臉色開始沉下來后,連忙擺著手,急忙解釋著。

    「我沒有告訴她地方……我說不知道,然後她看我不知道,就開車走了……」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