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17章 親吻臉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17章 親吻臉頰字體大小: A+
     

    劉長青望著與自己女兒非常和諧坐在一起的張芸靜。

    在來的路上,他已經大概的了解到了事情的經過。

    雞毛蒜皮的小事。

    簡單來說,張芸靜的母親發現了女兒的筆記本,上面記錄了有關自家兒子的一舉一動,如果性別調換一下,那妥妥的就是變態行為。

    然後張芸靜的母親憑藉著筆記本,誤以為自家女兒早戀,在家教方面比較嚴厲的家庭內,這是不被允許的。

    因此,她就從家裡衝到自家小超市內,找到了在那玩的女兒,詢問一番之後,女兒的解釋在她聽來就像是在狡辯一樣。

    當然不相信的她,一怒之下選擇了動手。

    被扇了一巴掌的張芸靜,自尊心極強,雖然她已經極力的說明自己並沒有早戀,但先入為主的母親並不相信她的一面之詞。

    感覺被冤枉的她,在與母親交涉無果后,憤怒的說出了要離家出走的話,再然後就是兒子告訴自己的事情經過。

    縷清思路的劉長青隨即給張成棟解釋了起來,同樣了解了前因後果的張成棟雖然沒有百分百的相信,但按照目前的情況來說,把女兒接回家才是最正常的打算。

    因此,他跟隨著劉長青來到了他家。

    看到女兒沒有發生什麼意外,身為父親的張成棟頓時也安心下來,但還是極力的擺出一副嚴厲的姿態。

    剛想開口訓斥,就被身旁的劉長青一把拽住了胳膊。

    張成棟不解的回頭望向身旁的劉長青,卻聽到他說。

    「你路上說好了,跟孩子好好溝通的。」

    「……」

    聽到劉長青的這番話,張成棟記起來自己確實答應過對方,反應過來的他選擇深吸幾口氣,隨後擠出一個僵硬到不能再僵硬的笑臉。

    朝著女兒說道。

    「來,跟爸爸回家。」

    「我不走。」

    張芸靜只是撇了他一眼,隨後面無表情的移開了視線,坐在沙發上的她向前傾斜著,左手拿著遙控器,右手胳膊肘放在腿上,手掌撐著右臉。

    一副不想溝通的叛逆模樣。

    這種樣子落入張成棟的眼中,頓時面部變得更加僵硬,臉色也開始在短時間內有了明顯的變化。

    這讓站在身邊的劉長青看的清楚。

    視線一撇,看到了卧室門被偷偷打開,安苑瑤露出腦袋注意著客廳發生的事情,當看到劉長青的目光后,則顯得有些擔憂。

    而劉長青看著她,片刻之後點了點頭,給予了對方一個放心的目光,隨即轉頭看向張成棟的方向。

    開口說道。

    「你不要生氣,我來跟你女兒溝通一下。」

    「嗯……麻煩你了。」

    說完,劉長青走向了沙發前的位置,對著坐在一旁的女兒使了一個眼色,劉夏芝在看到后,反應了一會才一臉疑惑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劉長青坐在女兒剛剛坐著的位置上,看向還站在原地的女兒,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背,嘴裡說道。

    「回屋。」

    「直接說就好了幹嘛擠眼睛,爸爸真奇怪……」

    嘴裡說著這樣的話,隨後劉夏芝小跑從茶几繞了半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伴隨著她房門被關上的聲響,劉長青重新看向張芸靜。

    目光淡然的望著眼前一臉鬧彆扭神色的張芸靜。

    開口說道。

    「你知不知道,剛剛我到你家超市時發生了什麼?」

    「不想知道。」

    「其實,有些時候父母或多或少的都會做錯一些事情,畢竟父母也是人,他們不可能什麼錯事都不做,你現在覺得他們冤枉了你,覺得你是在撒謊,其實等你長大后,在回想起小時候所發生的事情,你會發現……」

    「他們從來都不相信我說的話!」

    或許是說道了張芸靜內心的痛楚,她頓時情緒有些激動起來,大聲的回應了一句,隨後原本撐著臉的胳膊放了下來。

    低著腦袋。

    從側面,劉長青能夠看到她眼角的點點淚水。

    拳頭攥緊,張芸靜咬著自己的嘴唇,似乎在糾結著什麼,這樣的狀態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就說道。

    「自從有了弟弟后,他們就不關心我了……總是說要讓我讓著弟弟,什麼好東西都留給他,我小時候明明按照他們的要求拿到了滿分,但答應我的事情總是說下一次……」

    說著說著,張芸靜的聲音有了一些變化,吸了吸鼻子,她繼續說著。

    「這一次也是,根本不聽我解釋,我都說實話了還硬說我撒謊,他們判斷我撒謊的方式就是我說出的話,是不是他們想到的答案!」

    「芸靜……」

    聽到女兒說出這些話,身為父親的張成棟也是第一次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女兒的內心已經積攢了這麼多的不滿。

    「那樣的家……我一秒鐘都不想待!」

    張芸靜說出了這樣的話。

    劉長青聽到這句話后,臉色在這一刻有了變化,神情嚴肅的朝著張芸靜說道。

    「你不要總以為你自己看到的是對的!雖然你說自從你弟弟出生后,你的父母都不關係你了,但是你仔細想想,他們是真的不在乎你嗎?」

    愣了一下,張芸靜抬起頭看著說出這句話的劉長青,望著他神情嚴肅的模樣,沒有選擇反駁。

    劉長青接著說道。

    「如果你父母真的不在乎你,為什麼上次還要帶你去遊樂園玩?為什麼你離家出走後,他們那麼擔心,你知不知道你媽媽找不到你后急得跟你爸打電話,還說要報警找你?」

    「……」

    獃獃的望著劉長青,張芸靜聽著對方所說的話,過了一會後看向了站在門口的父親。

    這些,都是她沒有想到過的。

    停頓了一下,劉長青的語氣溫和了許多,繼續說著。

    「家是永遠的港灣……你弟弟比你小那麼多,俗話說長姐如長母,你應該以教育他的姿態去對待他,而不是和對方爭風吃醋,再說溝通是最重要的,你有什麼委屈和父母多溝通,什麼都藏著掖著,他們又沒有特異功能,怎麼可能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

    抬起手,拍了拍張芸靜的肩膀,沉聲說道。

    「去吧……回家。」

    張芸靜聽完這些,明顯已經被打動,緩緩的低著頭,看樣子劉長青的那些話,對她產生了一定的影響。

    想了許久后,張芸靜望向自己的父親。

    「爸……」

    「回家吧,爸爸會檢討自己的。」

    聽到父親的這句話,張芸靜沉默下來,最終還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到了父親的面前。

    低著腦袋。

    而張成棟看到女兒的這幅樣子后,則是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

    兩人低聲說了幾句,隨後父女二人互相看著對方,相視一笑。

    望著眼前的場景,劉長青的臉上面帶著笑意。

    從卧室偷偷觀察著的安苑瑤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後,連忙看向沙發上的劉長青。

    眼神頓時閃爍起來。

    剛剛他說的那些話看起來,好帥……

    不愧是我老公!

    而目睹了全過程的劉知躍也望著自己的父親,內心中對父親的敬佩之情又提升了許多。

    爸爸……果然很可靠。

    躲在房間內聽的清清楚楚的劉夏芝,則是隔著門,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

    爸爸在說什麼,怎麼一點都聽不懂?

    而劉長青則是面帶著笑意,似乎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實際上,他的心裡則是在想著……

    這逼裝的還行。

    與女兒何解的張成棟,對著劉長青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眼神,隨後與劉長青做了簡單的道別之後,父女二人離開了。

    門被關上,躲在屋裡的安苑瑤與劉夏芝也都走了出來。

    安苑瑤來到劉長青的身邊坐下,伸出手,握著他的手掌。

    一切……不言而喻。

    「砰砰砰!」

    張芸靜父女剛走沒一會,敲門聲再一次的響起,全家人愣了一下,隨後劉長青瞄準了離自己最遠的兒子。

    喊著。

    「知躍,你去開門。」

    「好。」

    應了一聲,劉知躍走到門口。

    伸手將門打開,當看到外面站著的張芸靜后,表情疑惑起來。

    「你怎麼……」

    話沒說完。

    張芸靜將鴨舌帽摘了下來,頭髮在鴨舌帽被摘除的那一刻,失去了束縛,她的秀髮就像是洗髮水廣告里那般。

    散開,飄柔……

    緊接著,沒有說話,直接向前邁了一步,來到了劉知躍的面前,墊著腳尖,嘴巴湊了過去。

    在劉知躍的臉頰輕輕啄了一口。

    隨即,開口說道。

    「這個……你好好和你爸媽解釋吧,臭屁的傢伙……」

    說完,張芸靜拿著帽子,朝著劉長青都方向喊了一句。

    「叔叔再見!下次有機會我還會來玩的!」

    說完,便轉身朝著樓下跑去。

    一家人愣住了。

    劉長青,安苑瑤,劉夏芝皆是瞪大眼睛,張著嘴巴的震驚模樣。

    當然,身為這個家的一份子,劉知躍同樣滿臉懵逼。

    緩緩的回過頭,看著望向自己的父母和妹妹,哆嗦著嘴說道。

    「你們聽我解釋……是她陷害我!」

    沒有理會兒子,劉長青反應過來后,望著身旁的安苑瑤,思緒片刻問道。

    「這算不算強吻……」

    「應該不算吧,只是親臉……不過現在的孩子真大膽呀……」

    「哥哥真狡猾,自己也玩親親,上次明明說沒興趣的!」

    望著討論起來的家人們,劉知躍握緊了拳頭。

    我是被冤枉的!!

    ()

    1秒記住愛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