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05章 沒個正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05章 沒個正經字體大小: A+
     

    劉長青從楚芳那裡離開后,便前往了陳大富所在的地方。

    當看到劉長青推門進來后,陳大富立馬興奮了起來,急忙離開病床走上跟前詢問起來。

    「怎麼樣?同意了嗎?什麼時候我能去應聘上班?」

    「……」

    看著陳大富那興奮的樣子,劉長青一時間沉默下來,就這樣盯了他一會,隨後拉著對方來到病床前。

    將其按在病床上坐著,而他則是拽過了椅子,坐了上去。

    猶豫了一小會的功夫后,開口說道。

    「大富啊……襲擊你的那個人我找到了。」

    「嗯?」

    聽到這句話,陳大富明顯沒回過神,他萬萬沒有想到劉長青會說這個,短暫的驚訝之後,急忙問道。

    「是哪個龜孫打的我!抓起來沒有!」

    「……」

    「老劉,你說話啊?」

    「是我兒子……」

    「……」

    陳大富呆住了。

    望著眼前的劉長青,對方的臉上帶著充滿愧疚的表情,還沒等他開口,就聽到對方繼續說道。

    「他那天送同學回家,然後發現在車棚里鬼鬼祟祟的你……他以為是什麼跟蹤狂,變態之類的,就選擇先下手為強……」

    「額……」

    「然後你喜歡的那個姑娘打工的地方,就是我兒子同學的媽開的,我今天中午的時候也去找對方去談了……」

    「……」

    「簡單來說……我和老闆娘也算熟悉,但畢竟那家店是她家裡人留給她的,直接買走不太好,所以就……」

    「……」

    陳大富徹底不語。

    聽完劉長青所說的來龍去脈,他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只是用那犀利的目光,死死都盯著劉長青。

    良久之後,忽然咧嘴笑了出來。

    「原來是你兒子打的啊,那沒啥事了!」

    「你……不生氣?」

    「生氣啊!要不是你兒子,我都想把他抓起來扔河裡餵魚!」

    「太殘忍了點吧……」

    「這還殘忍?你要知道你兒子當時可是把我往死里拍,要不是命硬,指不定那天晚上就已經交代在那了!」

    「……」

    「不過沒辦法……誰讓偷襲我的是大侄子,這事就這樣吧……反正就腦袋破點皮。」

    說完,陳大富還一臉洒脫的翻身上了床,雙手枕在腦袋後面,因為忘記腦袋有傷,這一舉動頓時使他疼的嗷嗷叫起來。

    聽到陳大富的話,劉長青的內心有些感動,望著病床上疼的嗷嗷叫的陳大富,只覺得心暖暖的。

    沒想到大富竟然是這麼仗義的人……

    「不過你放心,我和她商量了一下,等你傷好了就去上班,工資就算了……她們家也不太富裕反正你也不差那點錢,不過也不會故意撮合你倆就是了,能不能好……還是得看你自己的本事。」

    「真的?」

    剛剛還疼的齜牙咧嘴的陳大富聽到這句話后立馬不疼了。

    「嗯……就是你不要用力太猛,別到時候嚇到人家就不好了。」

    「沒問題!」

    劉長青望著興奮不已的陳大富,緊接著又叮囑了對方許多。

    什麼……

    別在工作的時候一個勁的騷擾顧惜玉,以後也不要偷偷摸摸跟在人家後面要製造驚喜。

    這些陳大富都一口答應了下來。

    說完這些,劉長青就打算離開了,臨走時因為對方中午也沒怎麼吃飯,就下樓買了一些吃的給他送了過來。

    安排好陳大富后,劉長青也開車回家。

    只是回去的路上想到了什麼,特地繞了個道去買了上次安苑瑤吃過的那家豬蹄,自從那次之後,安苑瑤也是念叨了許久。

    醫生說了,雖然可以吃但不建議吃太多。

    劉長青都記在了心裡。

    距離上一次,安苑瑤已經很久沒吃過烤豬蹄了,因此劉長青決定今天好好的犒勞一下她。

    等到家后,卻看到已經放學回家的劉夏芝正在抱著安苑瑤的胳膊,一副很是難過的樣子,盤著腿坐在沙發上。

    注意到眼前這一幕,劉長青關上門后,換上棉拖鞋走了進去,有些奇怪的來到她們面前問道。

    「怎麼回事?」

    看到劉長青回來了,安苑瑤先是安慰了幾句可憐巴巴的劉夏芝,隨後連忙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來到了劉長青的身邊,伸出手拽住他的胳膊,拉到了一旁。

    就這樣被莫名其妙拽到了一邊。

    滿腦子疑惑的劉長青還沒開口,就看到安苑瑤先是偷偷的回過頭看了一眼沙發上正在傷心的劉夏芝,隨後用手擋在嘴邊,墊著腳尖湊到劉長青的耳邊壓低聲音說道。

    「夏芝說她……」

    「唔~」

    安苑瑤的話才起個頭,劉長青就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這樣的情況顯然讓安苑瑤有些不解。

    而劉長青則是伸出手捂住耳朵,下意識的後撤了一步,對著安苑瑤同樣壓低聲音說道。

    「我不是給你說過我的耳朵很敏感嗎……你這樣趴在我耳邊說話,搞得我汗毛都立起來了!」

    「……」

    沉默應對,看著眼前的劉長青,安苑瑤伸出手拍了一下他都胳膊。

    「說正事,別開玩笑了!」

    「我不是開玩笑!」

    「好了好了,我不趴你耳邊說話了!」

    看著劉長青嚴肅的神情,安苑瑤選擇了妥協,不過還是為了避免對劉夏芝的內心產生二次傷害……

    安苑瑤靠近劉長青,一臉認真的小聲說道。

    「夏芝她在學校的時候,跟幾個六年級的吵架了,剛剛放學回家的時候,你不是正好有事出去了嗎?我剛開門就看到她哭著跑進來……」

    「還有這事?」

    聽到女兒受了委屈,原本還不重視的劉長青頓時嚴肅起來了。

    「是哪個不長眼的欺負夏芝?我明天就去學校討個說法!」

    「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

    「就是什麼?」

    「就是……」

    猶豫再三,安苑瑤偷瞄了一眼沙發上趴著的劉夏芝,最終還是說了出來。

    「就是上體育課的時候……她們自由時間玩單桿,因為夏芝上不去,正巧旁邊另一個班上體育課的幾名六年級的女孩看到了,笑話她……然後夏芝就生氣要和人家比試……」

    「這還行啊,怎麼吵起來的?」

    「你先聽我說完……」

    安苑瑤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表情有些擔憂的繼續說道。

    「就是玩單杠的時候……她沒抓穩,從單杠上掉了下來,雖然沒有跌倒,但是那邊有不知道從哪跑過來的狗拉了一坨便便,然後夏芝一不小心踩上去了……」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