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97章 內心想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97章 內心想法字體大小: A+
     

    陳大富的頭微微昂了起來,像是回憶著什麼。

    過了良久,才開口說道。

    「我今天原本準備了一場告白……」

    「告白?跟誰告白?」

    「一個姑娘……清純,可愛……笑起來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就是那天穿的有點厚,沒看出來胸怎麼樣……」

    「……」

    「我和她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感情有了質的飛躍,她終於在昨天成功告訴了我她的電話號碼,我原本想晚上向她告白,因此我特地準備了煙花……」

    「放煙花不可取昂,現在市裡嚴禁煙花爆竹,你這抓起來要拘留的!」

    「你聽我說完!」

    「行……你繼續……」

    陳大富又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當時的場景,緩緩向劉長青敘述著發生在他身上的可怕事件。

    背靠在床頭,身後墊著枕頭,陳大富微微低著頭望著自己的雙手。

    「我躲在她樓下的車棚里,準備給她打電話讓她下來,等她出現后,我在突然從車棚里竄出來給她個驚喜……」

    「……」

    「然後在她被我嚇一跳的時候,我在拉著她的手,我們兩個奔跑著,朝著我布置好的地方跑去,到達目的地后,我事先安排好了人,只要我打個響指,那邊就有人點燃煙花,在煙花嗖的一下飛上天空炸開后,我在拿出我準備好的戒指……」

    「等一下,先不說別的……你剛問人家要到電話號碼,你就拿戒指出來?」

    「這樣有什麼不對嗎?我看電視里不都這樣嗎?」

    「唉……」

    聽到陳大富的反駁,劉長青沉默著,微微搖了搖頭,不想解釋什麼,抬起手,示意陳大富繼續。

    而陳大富則是在繼續說道。

    「我原本計劃的非常完美,誰知道我剛躲到車棚里,還沒等我拿手機給她打電話,就被不知道從哪竄出來的龜孫拍了一板磚!」

    「嗯……兇器看樣子是板磚。」

    「不過第一次他沒拍到我的頭,我反應過來后撒腿就跑,然後我在前面跑著,他在後面追著,窮追不捨的那種,拿著個搬磚,跑的還賊快,再然後我就體力不支被追上了……他對著我的後腦袋就是來了一下。」

    「太殘忍了,這個歹徒下手兇狠,毫無道德可言!」

    劉長青象徵性的附和了一句,隨即繼續問道。

    「不過我比較好奇的是,你沒看到他的臉嗎?」

    「太黑了,那片也沒路燈……不過我倒是看那個人個頭挺高的,還穿著一身跟運動服差不多樣式的衣服。」

    「運動服方便活動,確實一般這種人都喜歡穿運動,方便作案……話說,你沒什麼東西丟吧?對方的作案動機是什麼?」

    「東西?」

    聽到劉長青的這句話,陳大富在短暫的愣神之後想起來了什麼,下意識的就要摸自己的兜,誰知道自己身上的已經已經被換掉了。

    想到這,他看向劉長青,急忙開口問道。

    「我衣服呢?」

    「你躲垃圾桶里,衣服髒的要死,肯定給你換掉了啊。」

    「我玉,換衣服的時候我的玉在不在衣服里!」

    摸著脖子,在脖子上沒有摸到玉后,陳大富頓時慌亂了起來。

    聽到他的話,劉長青先是看向他的脖子,確實沒有看到玉的影子,連忙安撫著對方。

    「你先別著急,有可能是掉什麼地方了,我到時候幫你找找,現在最主要的是你能不能想起一些關於襲擊你人的外貌象徵。」

    聽到劉長青的話,雖然還沒有完全冷靜下來,但陳大富還是學著控制自己的情緒,深呼吸了幾口。

    眉頭皺起,回想著。

    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看到他的這幅舉動,劉長青也沉默下來,臉色不是太好看。

    這樣就比較麻煩了……陳大富被襲擊的那片地方,本身就沒有什麼監控,再說現在這個時代,監控還沒普及,而他又沒看到行兇人的樣貌……

    有些難辦啊……

    想到了什麼,劉長青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凌晨1:34

    將陳大富送到醫院之後,雖說滿腦袋是血,但經過醫生的檢查之後,倒沒什麼大礙。

    就連醫生都驚嘆,他的腦袋竟然如此堅硬,被重物擊打還跟沒什麼事一樣,除了破了點皮,出了點血。

    也是為了防止什麼意外,在給家裡打了電話之後,劉長青也沒有選擇回去,而是待在這裡打算看著。

    不過……看他現在好像沒什麼事了……

    想到這,劉長青開口說道。

    「那什麼……大富啊,你要是餓了就叫護士給你弄點吃的,我老婆還在家裡等我,沒事我就先回去了。」

    「啊?你這就要走了啊!」

    「我看你也沒多大事……不過你放心,我明天還會來看你,並且我爭取幫你把玉找回來,要是抓到襲擊你的那個人,我就給你出出氣,往死里揍他!」

    「額……」

    說著,劉長青把放在車上的車鑰匙拿在手中,站起來朝著病房門的位置走去,邊走邊說。

    「那還剩半包瓜子,你夜裡要睡不著就看會電視,嗑嗑瓜子……」

    說完這句話后,劉長青就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伴隨著門被關上的聲響,陳大富獃獃的望著門口的位置。

    久久不語。

    ——————————————————————

    回到家,劉長青用鑰匙將門打開。

    因為時間太晚的緣故,他就連開門的動靜都放慢了許多。

    開門后,輕輕的進入家裡,隨後慢慢的把門關上,確保發生的聲響不會驚動他們后,才鬆了一口氣。

    換上拖鞋,剛走兩步便看到了躺在沙發上的安苑瑤。

    側卧著,身上還披著被單。

    劉長青看到這,頓時愣住了。

    反應過來后,連忙走上前,來到了沙發旁,蹲了下來,輕輕的晃動著安苑瑤的肩膀。

    在劉長青的晃動下,安苑瑤慢慢的睜開了眼,當看到眼前的劉長青后,短暫的愣神一會,隨後撲了上去。

    雙手抱住了他。

    察覺到這一點,劉長青連忙抱住了她,還沒等他開口,就聽到安苑瑤說道。

    「你不在家……我好怕……」

    「……」

    聽到這句話,劉長青愣住了。

    在將陳大富送往醫院后,劉長青給安苑瑤打了個電話,說明了陳大富的情況,或許是因為這樣才嚇到了她。

    想到這……

    劉長青看了看在自己記憶中,無比熟悉的房子……

    也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后,住著的房子……

    也差不多了。

    是時候……買新房了。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