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96章 兇狠歹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96章 兇狠歹徒字體大小: A+
     

    陳大富害怕極了。

    內心的恐懼就像是洪水一般,一下子湧現上來,發動著全身的力量不停的想要重新獲得身體的控制權。

    手指不停的勾動著。

    但這一切,劉長青都沒有看到。

    或許是無聊,背對著陳大富的劉長青坐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包五香瓜子,腳邊放著一個垃圾桶。

    面前則是電視。

    裡面正在播放著有關醫院的電視劇情節。

    男主人公被人襲擊,導致腦部受到了重創,而男主的兄弟男二則是一臉擔憂的詢問著醫生。

    而醫生則給出了病人很可能一輩子醒不過來,就算醒過來也是下半身癱瘓,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樣快樂的奔跑了。

    聽到醫生的台詞。

    劉長青差點沒忍住笑出聲,打趣著說道。

    「還不如把腿鋸了,哈哈哈,真沙雕……」

    殊不知,這句話也傳入了陳大富的耳中。

    他整個人都懵了。

    後半段沒有聽見,劉長青提議把腿鋸了這段,倒是聽的清清楚楚。

    此刻的他雖然雙眼緊閉,但嘴唇在不停的抖動著,似乎有什麼話要說,目前唯一能夠懂得中指和無名指則是在瘋狂蜷縮,在張開。

    似乎想要讓別人知道他還能救。

    電視里。

    醫生對著男二說道。

    「簽字吧。」

    聽到這句話,陳大富徹底忍受不住,他第一次有著如此強烈的求生欲,打破了一道又一道的阻礙,張開嘴喊出了來自靈魂的怒吼……

    「我還有救!!不要鋸我的腿!!」

    「卡蹦。」

    牙齒將瓜子的外殼咬開,劉長青聽到了身後陳大富的這聲怒吼,這一瞬間他甚至都忘記了吃瓜子。

    反應過來之後,連忙將手上的瓜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轉過身看著病床上躺著的陳大富。

    湊到身邊,看著陳大富眉頭緊皺,痛苦無比的模樣,伸出手拍打著他的臉頰,嘴裡還不停的喊著。

    「醒醒,快醒醒!」

    「我還有救,你們這群庸醫,鋸我腿幹嘛!!」

    吐字清晰,聲音洪亮。

    在劉長青不停的拍打中,掙扎著的陳大富慢慢的冷靜了下來,看到這,劉長青放鬆似的呼出一口氣來。

    還沒等他轉身叫醫生過來,就看到陳大富原本緊閉著的那雙眼睛,猛的睜開,像是電影里被殺人,死不瞑目那般。

    一雙眼睛瞪的極大。

    下意識的後退一步。

    劉長青被這張臉嚇了一跳。

    而陳大富則是徹底的清醒了過來,他的目光看著眼前這陌生的天花板,像是驚魂未定一般,足足愣了有半分鐘左右的時間。

    嘴巴也張開不停的大口呼吸著。

    隨後像是反應了過來,一眼便看到了身旁湊著的劉長青。

    看到他的臉,陳大富在短暫的愣神之後,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劉長青的手腕,嘴裡則是歇斯底里的喊著。

    「是你,就是你簽字讓庸醫鋸我腿的!!」

    隨後像瘋了一般,大聲的嘶吼著。

    「我才25歲!我還沒有談戀愛,我還沒玩夠,我沒腿了,我還怎麼活啊!我還怎麼給我們老陳家傳宗接代!!嗚嗚嗚……我喪失了作為男人的資格了……我沒了……我下半身沒知覺了……」

    「……」

    盯著說出這種莫名其妙言論的陳大富,劉長青則是一臉的詫異,看著鼻涕都哭出來的他,沉默了下來。

    默默的掰開陳大富抓著自己的手。

    腦子裡則是在想著……

    醫生不是說就後腦勺破點皮嗎?怎麼感覺這傢伙瘋了?

    陳大富依舊在嗷嗷大哭著,哭的撕心裂肺。

    哭的難聽至極。

    他的腦袋不停的擺動著,看著四周。

    當看到屬於醫院的器材后,哭的聲音更大了,內心則是更加確定剛剛自己聽到的不是夢,而是已經發生的事情。

    他的大腦下意識的以為自己已經從手術台上下來了。

    自己已經沒有了雙腿。

    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樣……快樂的奔跑了。

    「怎麼辦啊……嗚嗚嗚,我才25歲……我大好的年華……我還有那麼多……」

    「你胡扯什麼玩意?」

    劉長青聽著他不停說著胡話,最終忍不住,還是開口問道。

    同時,伸出手拍打著陳大富的大腿,想要證明什麼。

    「腿不是還好好的嗎?」

    「沒知覺了……我感受不到腿的存在了!!」

    「……」

    看著不願接受現實,一直沉迷在自己幻想中的陳大富,劉長青閉上了嘴巴,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

    隨後嘆了一口氣,轉身朝著病房門口走去。

    果然還是需要叫醫生過來看看,需不需要檢查一下腦子。

    ——————————————————————

    經過醫生的檢查,以及開導后。

    陳大富逐漸冷靜了下來。

    當他提出最後的疑問,就是剛剛聽到醫生要鋸腿的言論時,劉長青則是耐心的給他解釋著。

    並且指著電視告訴他,剛剛他所聽到的都是電視里的台詞。

    雖然沒能完全打消陳大富的懷疑,但他還是安定了下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還不停的摸著自己的雙腿。

    似乎為自己重新擁有雙腿感覺到開心一般。

    而劉長青則是站在病床前,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就像個神經病一樣不停的摸著自己的大腿。

    他時不時……臉上還露出詭異的笑容。

    雖然剛剛醫生再三強調對方腦子沒問題,但劉長青還是懷疑應該是哪裡出了問題,沒檢查清楚。

    當醫生離開后,劉長青則是將凳子拉到了病床前,開口詢問道。

    「你先別摸你的腿了,送你過來的時候我報過警了,不過看你那時候昏迷……話說,到底發生什麼了?」

    還在為自己重獲雙腿而感覺到興奮的陳大富,聽到劉長青的這句詢問之後,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喜悅也消失不見。

    他的腦海中浮現出那段恐怖的記憶。

    喪心病狂的襲擊者,沒有任何徵兆就對自己拍下搬磚,事後還準備打電話叫人……

    陳大富已經不敢繼續往下面想下去了。

    如果不是自己當時急中生智逃了出去,那……後果不堪設想。

    自己老陳家,三代單傳,到了自己父親這一輩因為站在風口浪尖上,因此起飛發家。

    如果自己有個三長兩短……

    陳大富想到了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內心中不禁一陣后怕。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