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85章 李宛冉的詢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85章 李宛冉的詢問字體大小: A+
     

    「是嗎。」

    聽到兒子的回應,李宛冉收回了手中裝有鋼筆的盒子,隨後像是隨意的丟掉什麼無關重要的東西一般,將手中包裝精美的盒子丟向一旁。

    發出聲響。

    劉知躍的目光順著盒子的方向移動回來,看著面無表情的這張臉,不想繼續這樣沒有意義的待下去。

    「還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要回去上課了。」

    「你現在想要什麼。」

    「什麼?」

    「我說你現在想要的禮物是什麼,我都可以給你買。」

    聽著她所說的這句話,劉知躍一時間沒有開口,隨即內心中便升起一股濃烈的無力感。

    她……總是這個樣子。

    總是覺得,別人應該會對她的恩惠感到開心。

    就像……沒有長大的孩子一般。

    看向李宛冉的那張臉,明明和自己記憶中沒有任何變化,但劉知躍卻覺得她已經和自己越來越遠了。

    小時候的他還會因為想要得到母親的注意,而故意做出一些事情,但不論他做了好事還是壞事,眼前的她總是一副冷淡的模樣。

    在她的那雙眼中,似乎容不下任何人。

    這樣的人……竟然是自己的生母。

    一雙手慢慢的攥了起來,劉知躍的視線移開,看向夜晚的天空。

    今天的夜……好黑。

    「我現在……只想要一個完整的家。」

    「……」

    過了良久,李宛冉才聽到了兒子的回答,他這樣的回答……明顯超出了她的預料。

    當她再一次看向眼前的兒子時,李宛冉明顯能夠察覺的到,他此刻的眼中,多了一些別的東西。

    名為陌生的東西。

    「換一個。」

    「我沒什麼想要的了,如果有……那也只是小時候想要的,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想要的東西也在改變。」

    看著眼前的李宛冉,劉知躍繼續說道。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想要玩具,你說讓我去找爸爸要,三年紀的時候我想跟班級里的其他同學玩彈珠,你說不要和窮人家的孩子玩,五年級的時候因為學習退步,我說想要鋼筆,你卻說沒時間,再一次的讓我去找爸爸要……」

    說到這,劉知躍停頓了一下,隨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道來。

    「從那之後我就沒有問你要過任何禮物,現在我初三了,你想起來了,買來鋼筆給我,可是你並不知道,我那時候想要的不是鋼筆……只是想和當時的你多說幾句話罷了。」

    「知躍……」

    「小時候,在別的同學還在班級內討論和父母去哪裡玩的時候,我卻只能默默不語,就因為我不喜歡去參加宴會,聚會,每次去了之後也都像是個傻子一樣不說話,你就再也沒帶我去過……在我的記憶中,我心目中的那個家就一直沒有完整過。」

    「……」

    「所以……如果你今天來只是想彌補什麼的話,我覺得已經夠了,畢竟你和爸爸離婚的時候,也沒有選擇我和夏芝。」

    「……」

    李宛冉默默的聽完劉知躍所說的話,兒子的話一字不落的傳入她的耳中,同時伴隨著每一句話,當時所發生的場景也慢慢的出現在她的腦中。

    只是……變得很模糊,記得不是太清楚了。

    她只是知道,和兒子所說的一樣,年幼的劉知躍似乎真的做過那些事情……

    在具體一些,她就不清楚了。

    而站在她的面前,劉知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或許是想從這個高傲又冷漠的人口中,聽到一句認錯的話。

    哪怕只是一句簡簡單單的……

    對不起。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母子二人站著,沒有絲毫的動靜,像是一副靜止的畫面一般。

    直到,安靜的操場,響起了李宛冉的聲音。

    「安苑瑤……現在和你們住一起嗎。」

    眼睛猛的睜大,劉知躍看著依舊面無表情問出這句話的李宛冉,內心中最後的那一絲期待也徹底破滅。

    頭低了下來,看著自己的腳下。

    劉知躍忽然有一種想要笑出聲的感覺。

    似乎想要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竟然會對這樣的人抱有一絲希望一樣。

    恐怕……今天的她也不是為了給自己這個兒子送禮物來。

    此刻,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吧……

    失望這種情緒充斥了劉知躍的全身,再一次的抬起頭時,看向李宛冉的目光中已經不存在哪怕一絲的期盼了。

    就像是看待一個和自己沒有絲毫關係的人一般。

    輕聲說道。

    「不僅住在一起,她還和我爸領證了,就在今天。」

    劉長青與安苑瑤領證的消息早在兩天前就已經告訴了自己和妹妹,已經開始習慣這種一家四口的兄妹二人並沒有絲毫吃驚的意思。

    在劉知躍看來,這只是遲早的事情……

    說完這句話后,劉知躍便看到眼前的李宛冉再也不能繼續偽裝下去,臉色開始有了變化。

    這是劉知躍第一次在她的臉上看到震驚這種表情。

    而李宛冉之所以會震驚的原因則是因為,從兒子的口中得到了兩人已經領證的消息。

    如果只是單純的住在一起,李宛冉或許並不會這樣,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則是,兩人竟然領證了。

    已經成為了意義上合法的夫妻……

    就和自己與李崇明一般的合法夫妻。

    不解,十分的不解,李宛冉不論怎麼想都無法得知安苑瑤這樣做的用途,如果論接觸的時間,自己與劉長青接觸的時間應該大大的超過她才對。

    十幾年來,她從未覺得劉長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為什麼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安苑瑤會喜歡上這樣毫無優點的一個人?

    她……到底在想什麼。

    她應該也知道,如果為了報復自己而嫁給劉長青,根本不會讓自己難受一絲,這樣說的話……她的真實意圖究竟是什麼?

    正如前往醫院去看李崇明時,這些天李宛冉的腦海中一直在想著這些,她一直想要搞清楚安苑瑤的真實想法。

    這也是為什麼她會在離開醫院之後,沒有選擇回家,而是選擇來到自己很久沒見的兒子學校,詢問自己想要得到的訊息。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