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75章 關係融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75章 關係融洽字體大小: A+
     

    劉長青眼神有些怪異的看著面前的安權承,他或多或少的也察覺出了一絲不太對勁的地方。

    仔細回想,剛剛他們夫婦二人進來時,安權承明明對自己一直有些不太滿意,但隨著岳母在他耳邊嘀咕了什麼,立馬就換了一個態度。

    想到這,劉長青記憶中關於安權承那種威嚴的形象,似乎已經開始慢慢崩塌……

    而安權承看著眼前劉長青此時的表情,也意識到了什麼,頓時表情有了一些細微的變化。

    內心掙扎了一番之後,長長的嘆出一口氣來。

    「唉……」

    男人或多或少的都會好些面子,在外人面前也是如此,多年來安權承也一直在自己的一對兒女面前偽裝成一家之主的形象。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從年輕開始他就一直被妻子吃的死死的,到了如今這個歲數也同樣如此。

    正如他一開始所想,對於劉長青……安權承並不反感,似乎在這個人的身上見到了曾經好友的影子。

    只是……造化弄人……

    「以後……我女兒就交給你了。」

    聽到安權承的這句話,劉長青在短暫的愣神之後迅速的反應過來,隨之而來的便是內心升起的喜意。

    他明白了安權承話里的意思。

    只是還沒等他開口回應,便又聽到了安權承所說的話。

    「其實……瑤瑤上次偷偷跑回去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你們兩個的事了,而我之所以沒有讓人把她帶回來,是因為……」

    說道這,安權承停頓了一下,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看了一眼面前的劉長青,思索片刻之後繼續說著。

    「你和他很像。」

    「很像……您是說我和誰很像?」

    「李政茂。」

    聽到這個名字的那一刻,劉長青便感覺到了一絲驚訝,隨即腦海中浮現出了這人的身影。

    李政茂正是李宛冉的父親。

    劉長青的前岳父。

    當安權承談到昔日的好友時,眼底止不住的留閃過一絲懷念的神色,雙手背在身後,望向了窗檯的位置。

    像是上了年紀的老年人一般,張開嘴繼續說道。

    「他和你當年一樣,一開始也是一貧如洗,我們那時候都是一個村的,不過我家裡條件比他好很多,可以說……我們兩個從小玩到大,一開始去學畫的時候,我的老師……因為他沒有這方面的天賦說什麼也不留他,但他也是個有脾氣的人……」

    說道著,安權承不自覺的低下了眼帘,唏噓著。

    「他跟我說,他這輩子一定要活出個人樣,不能窮一輩子,既然不適合畫畫那他就要出去闖一闖……事實證明他的決策也是正確的,只是……他喜歡上了本不應該喜歡的人。」

    聽完安權承的這句話,劉長青便意識到,對方所說的那個本不該喜歡上的人究竟是誰。

    像是一個聆聽者,劉長青沒有插話,也沒有打斷對方,只是靜靜的望著眼前安權承的背影。

    沉默著。

    停歇了一會後,安權承繼續訴說著。

    「姓葉的……是城裡人,她們家那時候是有錢的大戶,理所應當的瞧不上當時的李政茂,不過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反正他們後來就結婚了,還有了個女兒……」

    說到這,安權承再一次的轉過身來,看著劉長青,與他對視著。

    「你以前的事情,從現在開始我也不追究了,只是今後的日子,在對待我女兒這方面,你不能虧待了她,明白了嗎?」

    「您放心,我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委屈的。」

    聽到劉長青的回應,安權承一直嚴肅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浮現出來。

    微微的點了點頭。

    「很好……」

    隨後像是想到了什麼,先是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門,確保沒有問題后,才向著劉長青所在的位置走了兩步。

    湊到了跟前,說道。

    「事先聲明,這一次把你綁過來不是我的主意,是你……是你岳母的想法,你回去后不要給瑤瑤亂說,聽到沒?」

    「伯母……為什麼啊?」

    聽到安權承提到這點,劉長青同樣十分的不解。

    明明可以和自己好好的溝通,沒有必要玩這種只有在電視劇里才會出現的橋段。

    這讓劉長青當時一度以為是葉蓉的手段。

    如今聽到安權承的回復,好像……並非如此。

    談論到這個話題,安權承的表情變得有些奇怪,他糾結的想了一會之後,還是開口說道。

    「她最近迷上了電視劇……還總和我說要順應時代的潮流……從年輕時她就一直喜歡接觸新鮮事物,一開始我也拒絕她這樣做,可是她說這樣測試測試你,能夠看得出你是不是真的愛我們女兒,我拗不過她……」

    「……」

    望著有些無力說出這些話的安權承,劉長青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絲悲哀。

    如今的劉長青已經可以確認,安家真正的一家之主,實際上並不是眼前的安權承,而是一直笑臉迎人的蘇妍。

    命運,往往就是如此戲人。

    兩個相差二十多歲的人互相看著,劉長青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算是能夠說出來的安慰話。

    「伯母她……心態年輕,這樣挺好的……電視里的專家們也經常這樣說。」

    「唉……」

    而安權承聽到劉長青的話則是搖了搖頭,沒有言語。

    看著安權承這幅模樣,劉長青也意識到了,對方也只是正常人罷了,並沒有傳聞的那麼可怕。

    相反……還是個挺可愛的老頭。

    有些……妻管嚴的老頭。

    「今天讓安延丞過來……我也是想讓你們認識一下,你們年輕人之間最好留個聯繫方式,到時候遇到一些小問題可以諮詢一下他。」

    「嗯,好的。」

    「對了,關於瑤瑤懷孕這一點……」

    說著,安權承忽然想到了什麼,又再一次的恢復了滿臉嚴肅的神情,對著劉長青問道。

    「你……不會有重男輕女的思想吧?我告訴你,那是老一代的觀念,像我這個年紀都不覺得那是對的,再說你也已經有過一個兒子了,到時候我家瑤瑤要是生個女兒,你要敢……」

    「怎麼會!我最喜歡女兒了!」

    「……」

    聽到劉長青的這句話,安權承愣了一下,一雙眼睛也睜大了起來,剛剛嚴肅的神情伴隨著劉長青的這句話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過了半響,才反應過來,語氣中有些不敢相信的意味。

    「你是說……你也喜歡女兒?」

    「是啊!女兒多可愛啊,有句話我覺得說的就很對啊,女兒是父親的貼心小棉襖,我一直覺得這句話形容的太貼切了!」

    「這……這才對嘛!」

    安權承頓時驚喜起來,他一隻手背在身後,另一隻手置於腹前,滿臉的喜意,就如同遇到了知己一般。

    「瑤瑤出生的時候,我就覺得這輩子要她一個孩子就夠了,要不是你媽非要生個男孩,淺尋也就不會出生了!」

    「爸,你說的太對了,我就希望瑤瑤肚子里的是個女孩!」

    「哈哈哈!你這孩子的想法和我不謀而合啊!老婆子天天說我思想陳舊,我看她才是個思想陳舊!」

    安權承的狀態變得有些不太對勁。

    或許是多年來的擠壓,導致他在於劉長青找到共同愛好的那一刻全部釋放出來。

    背對著身後的門,面朝著劉長青夸夸其談。

    「我年輕那時候是我們那片有名的才子,多少家的姑娘都追捧我,天天給我寫信就為了……要不是當時全被你媽給偷偷攔下來了,我也不至於……」

    劉長青面帶微笑的聽著安權承所說的話,只是在對方說話的時候,目光看到了身後那若隱若現被靜悄悄推開的門。

    一時間表情凝固下來。

    看著蘇妍站在門外,露出半張臉聽著的模樣,劉長青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妙,連忙看向安權承擠眉弄眼。

    而說道興頭上的安權承並沒有絲毫注意,依舊我行我素的說著。

    神情激動。

    「要不是當初她長得漂亮,你以為我會娶她?大字不識一個,以前先生的畫本全是我一字一字的念給她聽,我都念煩了,念倦了,還天天纏著我,要不是她從小練武,我非要讓她……」

    「爸……」

    「你先別出聲!」

    安權承瞪了一眼打斷自己的劉長青,看到他閉上嘴巴之後,停頓了接近三秒鐘的時間才繼續說道。

    「結婚的時候也是,要不是她背地裡把喜歡我的那些姑娘全部打哭,打的人家見我就繞道,想嫁給我的姑娘排隊也輪不上她!」

    「是嗎……」

    安權承的耳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一瞬間,他便如同渾身僵硬一般,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猶如條件反射一樣,站直了身子。

    蘇妍緩緩的將門全部推開,面帶微笑的走了進來,對著站在安權承面前的劉長青輕聲細語的說道。

    「長青,你先下去吧,我已經安排好了,你把我們給瑤瑤買的一些東西帶回去。」

    「好……好的。」

    看著笑起來像安苑瑤那般溫柔的岳母,劉長青只覺得身子骨發寒,像是如脫重負一般,連忙朝著門口走去。

    在關門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岳母大人摩拳擦掌的模樣……

    「呼……」

    長長呼出一口氣來,劉長青打心底里慶幸。

    好在安苑瑤學的是舞蹈,沒有跟她媽媽學武術。

    下樓后。

    來到了門口,望著眼前停放的車輛,一時間有些愣住了。

    而安淺尋與安延丞見到劉長青下來后則連忙圍了上去。

    安淺尋則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劉長青的身後,開口問道。

    「我爸媽他們沒下來嗎?」

    「他們,好像有點事要辦……讓我先下來。」

    「好吧……」

    應了一聲,安淺尋指了指停著的車輛,語氣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兩車你一會全部帶回去,都是我爸媽給我姐帶的東西,你到樓下了這些人會幫你搬上去的。」

    「……」

    看著劉長青沒有吭聲的模樣,安淺尋有些不解,剛想出聲問道就被一旁的安延丞攔了下來。

    依舊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樣。

    對著安淺尋說道。

    「我跟姐夫一塊送回去,省的麻煩了。」

    「嗯……也行。」

    聽到這個提議,安淺尋在短暫的思考之後,點頭應道。

    「那我先上去了,今天就不去看我姐了,等你們回去的時候再見吧。」

    說完安淺尋便朝著樓上走去,留下劉長青看著眼前的車輛。

    他很懷疑岳母剛剛說的買的一些東西……應該是用錯了形容詞。

    這哪是一些,這是準備把自己家全換一遍啊!

    安延丞看著劉長青的這副模樣,沒有多言只是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對方跟上。

    劉長青和安延丞坐在同一輛轎車上,後面跟著貨車。

    內心平靜下來的劉長青看了一眼身旁掏出手機的安延丞,只見他找到了通訊錄后,問道。

    「姐夫,你手機號多少,我記一下。」

    「13XXXXXXXXX」

    「嗯……記好了。」

    說完,笑呵呵的收起手機,安延丞看了一眼身旁坐著的劉長青,隨後說道。

    「大伯都叮囑過我了,不過因為兩家人的交情擺在那,所以他不好動手,不過……」

    說到這,安延丞朝著劉長青的位置湊近了一些。

    「李崇明的那個公司有問題,你稍微查一下應該就能查出來了。」

    「這也是你大伯……」

    「不,是安淺尋讓我給你說一聲的,他一直都想看李崇明倒霉……」

    「是嗎。」

    「當然……我也挺想看的。」

    若有若無的說出這句話,安延丞看著劉長青,依舊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樣。

    而劉長青看著他……

    慢慢的,臉上也浮現出了笑意。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