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42章 記憶重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42章 記憶重現字體大小: A+
     

    10月24號。

    安苑瑤像往日那般目送著劉長青前往公司后,便動手打掃起了家裡,雖然腳上的扭傷還沒能全部治癒,但經過這些天都修養,已經好了許多。

    雖說不能像正常的腳那般走動,但是已經可以不用別人的攙扶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她此刻就想去做家務。

    安苑瑤並沒有什麼太廣泛的愛好,學生時期她喜歡舞蹈與畫畫,大學時期她迷戀上了看各種古今中外的書籍。

    如今的她,喜歡這種平平淡淡的溫馨日子,沒事的時候便獨自一人再家中打掃著尾聲。

    劉長青所居住的房子是安苑瑤住過都房子中,最小也是最破舊的一間,但對於這種環境,安苑瑤沒有任何不滿的心理。

    與其一個人住在裝修豪華的房子內,在這種有些年代感的房子中居住,更能帶給她家的溫暖。

    她已經,很知足了。

    在忙活了許久,把家裡收拾乾淨之後,安苑瑤便前往衛生間洗了洗澡,隨後回到屋子內收拾了一番。

    準備出門一趟。

    因為……她在前天的時候,已經與藍伊弦約好了,對方會陪著她前往一家中醫店做腳部的活血針灸治療。

    安苑瑤到沒有什麼心思,她只是想和藍伊弦成為朋友,僅此而已。

    在這個城市中,安苑瑤因為上一段失敗的婚姻,已經失去了以往的朋友圈,也理所應當的失去了與所有人的交集。

    正如劉長青所說,藍伊弦是一個很好的人,好到一開始對她有些敵對的安苑瑤,在與她的談話相處中,也慢慢的對她有所改觀。

    一個單親媽媽,獨自帶著女兒,那天在對方家中聽完了她的故事之後,安苑瑤的內心便有了一絲憐憫。

    她大概知道,為何對方會對劉長青產生好感,或許就是有些相似的遭遇,讓她覺得劉長青有些吸引。

    但,安苑瑤也不是那麼大度的人,她不會容忍別的女人和自己家的男人有著過度親密的舉動。

    那麼,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那只有……和對方成為朋友,這樣的話,對方在接觸劉長青就沒有了不純動機了。

    雖然有著這方面的打算,但支持著安苑瑤產生和對方做朋友的打算還是藍伊弦那天的一句話……

    【我這輩子唯一的願望,就是想我的孩子健康成長,其他的我都不會在乎,你……不用擔心。】

    這是藍伊弦給出的答案。

    也是……讓安苑瑤想和對方成為朋友的轉折點。

    ——————————————————————

    馮遷將車停放好,隨後便隨著眾多家長在門口等待著孩子們放學的時刻。

    並沒有太久的時間,伴隨著放學鈴聲的響起,安靜的學校也變得吵鬧起來,孩子們一個個的從教學樓走了出來。

    被早已經等待多時的家長們接走。

    馮遷在學校門口等了不算太久的時間后,便看到了手拉著手一起走出校門的兩個孩子。

    當馮淑言察覺到父親的身影后,便牽著劉夏芝的小手飛奔了過去,兩個孩子停在了馮遷的面前,昂著小腦袋盯著他。

    劉夏芝有些饞了,盯著校門口不遠處推著棉花糖攤位的商販,用著請求的語氣對著馮遷說道。

    「馮叔叔,我能吃個棉花糖嗎?」

    「可以啊,淑言也吃一個吧。」

    「嗯。」

    依舊話很少的點了點腦袋,隨後馮遷便讓孩子們在車前等待著,自己前去小販那裡購買棉花糖。

    等了大概五分鐘左右,他便手持著棉花糖朝著自己剛剛停車的地方走去。

    只是沒走幾步便看到了一個推著自行車走著的女人,她所行走的方向,恰巧是自己停車的位置。

    在車前玩鬧的兩個孩子注意到了自己的班主任,皆是有禮貌的打著招呼。

    「徐老師!」

    看到自己班的孩子,徐易笙臉上苦悶的神色收斂了起來,推著自行車走到了車前。

    「你們兩個怎麼還在這裡?」

    「我爸爸給我們買棉花糖去了。」

    「那也不能在路邊玩,要在車裡等著,不能亂跑哦。」

    「好的!」

    孩子們齊聲應道,隨後又說了幾句,徐易笙便打算離開,只是還沒開口便看到了走上前的馮遷。

    他將手中的棉花糖遞給孩子們后,隨即看向了徐易笙。

    「徐老師……我剛剛從後面看你的自行車車胎是不是有些癟了?是沒氣了嗎?」

    聽到馮遷的詢問,徐易笙愣了一下之後,點了點頭。

    表情有些困惑。

    「明明早上來的時候還好好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下班去推的時候車胎就沒氣了……」

    「是嗎,我來看一下吧。」

    說完這句話,馮遷便走到了自行車的後面,單手提起後座,用另一隻手轉動著輪胎。

    很快他便發現了出問題的地方。

    輪胎上鑲嵌著一根釘子。

    放下自行車,馮遷站了起來,拍了拍手掌,隨即對著孩子們的班主任說道。

    「車胎破了,得去修車子的地方補胎。」

    「原來是這樣……」

    聽到這個答覆,徐易笙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對幫助自己檢查出問題所在的馮遷表達了謝意。

    「謝謝你,那我先去找修車的地方了,你帶著孩子們也快點回去吧。」

    「嗯。」

    點頭應道,馮遷不在多說什麼。

    徐易笙則是推著自行車,對著一旁的兩個吃棉花糖的小傢伙說了句話后,便離開了。

    馮遷抬頭望向了徐易笙推自行車的背影。

    不知為何……記憶開始湧現。

    高中時期,他與馮淑言的媽媽第一次相見時也和此刻的場景差不多……

    只是,那時候是他的車胎被扎了。

    而馮淑言的媽媽則是幫自己解決了這個問題,並帶著自己來到修車子的地方,陪著自己修完自行車后才離開。

    看著徐易笙越走越遠的身影,馮遷鬼使神差的喊了出來。

    「徐老師,等一下!」

    腳步停了下來,徐易笙有些疑惑的轉過身子望著叫住自己的馮遷,因為突然轉身的緣故,鼻樑上的眼睛有些滑落,因此伸出手推了一下。

    隨後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輕聲詢問道。

    「有什麼事情嗎?」

    「這附近修車的地方挺遠的,我帶你去吧。」

    「嗯?」

    聽到這句話,徐易笙愣了一下,望著站在不遠處的馮遷,她明顯看得出來,對方的表情很是認真。

    一旁正舔著棉花糖起勁的劉夏芝聽到這句話驚呆了,睜大雙眼望著說出這句話的馮遷。

    而馮淑言則是在默默的小口吃著棉花糖,沒有別的舉動。

    她似乎並不覺得驚訝。

    ()

    1秒記住愛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