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33章 恩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33章 恩愛字體大小: A+
     

    一個人的事業有了起色之後是一種什麼樣子的狀態?

    上一世的劉長青或許不會了解,但這一世他倒是明白了,為什麼有一句話會這樣描述男人。

    【男人有錢會變壞】

    但這樣的話只限於普通男性,不包括劉長青。

    雖然有人請他去吃飯喝酒這點到有些意思,但當對方把他帶入一個昏暗的包廂內后,一切都不一樣了。

    劉長青的臉色變得怪異起來。

    那人看到變換了臉色的劉長青,以為對方不太滿意,急忙打招呼又換了一批,可劉長青的表情從始至終就沒有發生過太大的變化。

    一度讓這人懷疑劉長青的性取向。

    畢竟在他談了那麼多的生意來看,像劉長青這般歲數的人,不都應該很喜歡這種模式嗎?

    怎麼……全程一副跟吃了屎一樣的表情。

    直到散場后他都搞不明白,這麼完美的一套流程,到底是什麼方面出現了問題……

    他當然不了解劉長青的內心想法,以至於垂頭喪氣的離開后,回到家左思右想都不清楚。

    畢竟……他不知道劉長青的審美觀,朝前與這個時代。

    與這人分道揚鑣之後,劉長青第一時間跑去了街邊的小藥店里,買了一瓶滴眼液,出了藥店門就粗魯的扯開包裝給自己的雙目來上兩滴。

    不為別的,只是單純的凈化一下眼球。

    畢竟……剛剛的場面真是讓人一言難盡。

    按照這個時代人的審美,一頭拉直且有些爆炸染著廉價發色的頭髮,眉毛喜好畫的偏細,且帶有一定的構型弧度。

    然後妝容又畫的奇奇怪怪,口紅的顏色看起來也有些差強人意……

    如果顏值高,或許能扛得住,但劉長青剛剛所看到的……沒有一個能扛得住這種離譜打扮的女性。

    簡單的用三個字來概括,就是……

    辣眼睛。

    匆匆忙忙的從路邊打了一輛車,劉長青給司機報了一下家庭地址之後,便坐在車座上閉目養神。

    他決定,以後在遇到這種事情干脆讓老馮去應付吧……

    畢竟,名花有主的男人,確實不應該經常出入這種場所。

    當抵達目的地后,劉長青從錢包里掏出了票子,又從兜里拿出幾個鋼鏰,把錢一分不少的交給司機后,便腳步有些搖晃的朝著自家走去。

    穩妥的上了樓之後,掏出鑰匙將門打開,隨後便走進了屋內。

    雖然喝了酒,但劉長青並沒有喝的太多,他的大腦還時刻的保持著清醒狀態。

    換上室內拖鞋之後,走到了客廳中央,望著空蕩蕩也沒人的場景。

    有些意外,按理說這個時間段,女兒應該已經由馮遷送回來了才對……

    放學后,自家女兒最喜歡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了。

    愣了一會之後,劉長青像是想到了什麼,朝著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伸手開門,走入屋內。

    果不其然,兩人都在屋內。

    安苑瑤的左腳有些不太方便,手裡拿著一本看外表像是童話讀物的故事書,女兒則坐在其身旁。

    老老實實的聽著故事。

    兩人對於突然進門的劉長青都投過來了自己的視線,安苑瑤在看到劉長青臉色有些泛紅的那一刻,便想著起身。

    只是動作還沒做出來,就聽到了劉長青嘴中傳來的話。

    「別亂動,你腳不能粘地!」

    坐在床邊,雙手撐著床鋪,右腳踩在地板上,左腳翹著,安苑瑤保持著這個動作,望向劉長青。

    猶如被定格住了一般。

    走向前,劉長青居高臨下的看著安苑瑤,喘了一口粗氣,隨後伸出手摸了摸一旁女兒的小腦袋。

    嘴裡說著。

    「作業寫了嗎?」

    「我……我這就去寫!」

    回應著父親,劉夏芝連忙從床鋪上跳了下來,行色匆忙的逃離了這個屋子,臨走時還很貼心的把門關上。

    對於女兒沒寫作業這種事情,劉長青在清楚不過了。

    自家女兒愈發鹹魚的狀態,他已經感覺再這樣下去不是簡簡單單就能解決的事情了。

    雖說來自科技更發達的時代,但劉長青本質上還是一個懵懵懂懂,在教育孩子這方面沒什麼經驗的年輕人。

    他如今教育孩子的這一套,都是在模仿上輩子自家父母教育自己時候的場景……

    有些不太成熟。

    或者……沒有模仿到精髓所在。

    嘴中嘆出一口氣來,劉長青有些頹廢的坐在了床邊,他這一聲嘆息吸引到了身旁安苑瑤的注意。

    神色立馬顯得有些擔憂起來。

    「怎麼了,感覺你今天……愁眉苦臉的。」

    「教育啊,夏芝總感覺對學習這方面不太上心,說實話……我挺愁的。」

    老父親劉長青表情變得惆悵起來,抬起手搓了搓臉,使得自己稍微的清醒了一些,隨後回過頭望向安苑瑤。

    或許是喝了點酒的緣故。

    劉長青猛的轉過頭,望向安苑瑤此刻的臉。

    表情有些擔憂的意味在裡面,眉頭微微緊鎖,那雙眼睛清澈且明亮,似乎能在其中看到自己臉部倒影。

    皮膚也沒有什麼太過明顯的瑕疵。

    搭配著上一次只燙到一半的發梢微捲髮型,劉長青看著看著便開始變得不太對勁了。

    腦海中浮現起剛剛不久前看到的那一批……

    或許是劉長青此刻的表情過於怪異。

    總而言之,安苑瑤被這樣直勾勾的視線盯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了,看向劉長青的目光,也下意識的看向一旁。

    「你……你怎麼突然這麼看著我……」

    劉長青伸雙出手一把抓住了安苑瑤的臉,雙手微微發力,把她剛剛移開的臉板正,保持著兩人面對面平視的視角。

    顯然沒有預料到劉長青會這樣做,安苑瑤頓時有些慌亂,嘴巴被劉長青的雙手擠得微微撅起。

    「你幹嘛~」

    「讓我多看一會養養眼……」

    像是喃喃自語一般,劉長青這番說道。

    「那些人太辣眼了……我要趕緊忘掉……」

    「你在說什麼啊?」

    安苑瑤聽不太懂劉長青口中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下意識的抬起手放在了劉長青的腦門上。

    「你喝了多少?」

    說著,安苑瑤又將手放在兩人中間,伸出了一根手指。

    「看得清這是幾嗎?」

    「……」

    劉長青沒有回話,只是望著伸出手指的安苑瑤,愣愣的望著她。

    酒勁開始揮發開來,劉長青逐漸覺得有些上頭。

    腦袋是控制不住一般,身體朝著安苑瑤所在都方向移動過去。

    「啵~」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