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09章 債務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09章 債務關係字體大小: A+
     

    辦公室外,前台小姐稍微整理了自己身上的制服,隨後端著茶輕輕的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直到屋內傳來一聲進來之後,她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望著屋內的二人,端著茶杯,朝著劉長青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臉上帶著一絲微笑。

    只是禍不單行,或許是因為腳下沒有站穩的緣故,沒有端住杯子的她,在接近劉長青的時候腳下一絆。

    手中的杯子飛了出去,杯子中的茶水也灑落在了劉長青的腿上。

    「疼……」

    跌坐在地面上,嘴裡發出低吟,緩緩的抬起頭望著眼前的劉長青,像是不經意間注意到了劉長青身上的水漬。

    臉色瞬間變化。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表情楚楚動人,似乎是人畜無害的小白兔一般。

    劉長青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對方那張顯得很是擔憂的臉色。

    然後面帶微笑的說道。

    「沒事,你快起來吧。」

    「真是抱歉,我……我總是笨手笨腳的……」

    嘴裡這般說道,像是發現了劉長青腿上被浸濕的痕迹,起身後,連忙掏出兜里的手帕,就要往他腿上按去。

    「我給你擦擦~」

    「不用了。」

    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劉長青往後撤了一步。

    隨後便說道。

    「我現在不喝水,你先出去吧。」

    「真是抱歉……」

    說完這句話,她收拾好地上的杯子后便離開了辦公室。

    兩人目睹著這個人的離開,直到門被關上后,劉長青才站直身子,伸手拍了拍大腿外側被浸濕的地方。

    邊拍邊對身旁的陳大富說道。

    「這個人開了吧,這麼蠢省的以後惹事。」

    「有道理。」

    兩人一拍即合,陳大富點頭應道。

    正如劉長青所說,他來的這幾次,每次都能看到對方在做一些莫名其妙的舉動,總感覺對方的腦子有些問題。

    今天還干出平地摔這種舉動。

    這種辦事能力不足的員工沒有留下來的價值。

    劉長青,不養無用之人。

    兩人又對未來規劃討論了一會,直到劉長青兜里的電話響起。

    這才讓兩人閉上了嘴巴。

    劉長青掏出手機,當看清楚來電人後則顯得有些意外。

    藍伊弦。

    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和對方見過面了,這個電話也是當初對方借住在自己家時,才存著的。

    如今對方已經搬走,劉長青實在不清楚打電話來的用意是什麼。

    只是稍作愣神,很快劉長青便接通了電話。

    將手機放在耳邊,開口說道。

    「喂。」

    【你沒有在家嗎?】

    聽到這句話劉長青愣了一下。

    「我兒子在家,你問我在沒在家幹什麼?」

    【我剛剛去銀行把錢取出來了準備還你錢……你說知躍在家嗎?我敲了好幾分鐘都沒反應。】

    「……」

    對方這樣的回答使得劉長青短時間內沒有反應過來。

    六萬並不是一個小數目……

    就算對方會做醬香餅,也不應該這麼快就攢夠了吧?

    【劉長青?】

    「哦,你說,我聽著呢。」

    【你現在在哪,我把錢給你。】

    「那什麼……你在我家門口等一會,我正好要回去一趟。」

    【行吧。】

    對話結束。

    劉長青將手中的電話掛斷,隨後便陷入了沉思之中,這讓在一旁看著的陳大富好奇起來。

    「不是安苑瑤吧?我聽見女人的聲音了……」

    「後天在談吧,宣傳這塊得在下點功夫,我這邊有事先回去了。」

    並沒有回復陳大富,說完這句話后劉長青便快速的拿起雨傘,朝著門外走去。

    ——————————————————————

    雨越下越大。

    開車回到家后,劉長青打著女兒的那把小傘,快步的衝到樓道口,可惜身上還是被雨淋濕。

    站在樓梯口抖了抖傘上的水,然後摺疊完畢,便開始爬起樓梯。

    很快便看到了站在自家門口,渾身濕漉漉的藍伊弦。

    劉長青的腳步停頓一下,隨後接著往上走著,直到上完了台階站在自家門口。

    這時他才能夠直觀的看到此刻藍伊弦的狀態。

    髮絲被雨水打濕,貼合在臉上,身上穿的衣服也已經濕透了,懷中緊緊的抱著一個黑色的塑料袋。

    從兜里掏出了鑰匙,劉長青開著門。

    「取錢的時候沒帶傘嗎?」

    「帶了……坐公交的時候忘車上了。」

    身後藍伊弦的回答讓劉長青開門的動作一頓,反應過來后,將門打開,朝屋裡走了兩步,停下來,回過頭望著門口的藍伊弦。

    「那你……」

    「啊嚏!」

    響亮的噴嚏聲將劉長青要說的話打斷,藍伊弦因為打噴嚏而低下的頭也慢慢的抬了起來。

    劉長青看著面前藍伊弦打完噴嚏的臉,原本嚴肅的表情逐漸變得怪異起來。

    似乎有些疑惑劉長青為什麼這麼看著自己,藍伊弦想了一會之後抬起手摸了下鼻子。

    整張臉瞬間通紅。

    「我,我我……」

    「那啥……你先進來吧,我給你拿下紙。」

    感覺到了尷尬,停頓片刻之後劉長青說出了這句話,隨後則穿著鞋走進屋內,從茶几上連抽了三張紙。

    藍伊弦也進了屋裡,輕輕的將門關上。

    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內心極其羞恥。

    當著他的面,打噴嚏把鼻涕打出來了……

    忽然有種沒臉了的感覺,藍伊弦抱著懷中的錢又緊了一些。

    低著的頭,忽然視線內出現了一隻手,以及手上拿著的紙。

    低聲道了一聲謝謝,隨後藍伊弦便快速將紙拿了過去,擦著鼻子。

    劉長青看著藍伊弦擦鼻子,等她擦乾淨后才問道。

    「感冒了就吃點葯,夏天感冒挺麻煩的……對了,你怎麼這麼快就把六萬湊齊了?」

    對於劉長青的詢問,藍伊弦抬起頭對著他說道。

    「前幾天有人找我買醬香餅的配方……我賣給他了。」

    「……」

    當藍伊弦的這句話傳入劉長青的耳朵里后,便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你賣了?」

    「嗯……怎麼了?」

    「賣了多少?」

    「五萬五,加上我這段時間攢的……正好湊夠六萬。」

    「……」

    無言。

    雖說是自己隨口給對方提起了醬香餅,但能夠真的做出來,本身靠得就是藍伊弦自己本身。

    原本只要手握配方,然後申請個專利賺的錢絕對比六萬要多。

    可是現在……

    「你知不知道賣給對方是什麼後果……」

    「有什麼後果嗎?他說了我還可以繼續賣醬香餅……這樣我才賣給他的。」

    「這不一樣,你要知道……」

    「沒關係,先還你的錢才是最重要的。」

    這句話讓劉長青愣住了。

    目光有些複雜的望著眼前說出這句話的藍伊弦。

    藍伊弦的鼻頭有些紅紅的,看起來氣色也不太好,配合上一路上因為淋雨而導致濕掉的頭髮與衣服。

    有些落魄。

    但說出這句話時,她的臉上卻是帶著笑容。

    良久,劉長青喜才嘆出一口起來。

    伸手將藍伊弦懷中的黑色塑料袋接了過來,打開看了一下,隨意的撇了一眼,並沒有仔細點算。

    大致看了一下,隨後將塑料袋拎在手上,視線看向她的臉。

    說道。

    「你的錢我收到了,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兩個人的債務關係結束了。」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