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94章 悶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94章 悶熱字體大小: A+
     

    氛圍有些尷尬。

    最終的解決方式定了下來,作為這張鬧劇的賠償,今天這桌免單了。

    劉長青收穫了兩重驚喜。

    第一重是免單。

    第二重則是……

    安苑瑤紅著臉,剛剛那大膽的舉動被旁人看見,平靜下來后,變如同害羞的鴕鳥一般,縮著腦袋躲在劉長青的身後。

    只是那抓著劉長青胳膊的手未曾有鬆開的意思。

    兩世為人,第一次由自己說出這種話,不得不說,身旁這個名叫安苑瑤的女人有兩把刷子。

    劉長青本不是一個輕易許下諾言的人。

    不然,前幾次也不會故意迴避對方。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躲不過了,那就大膽的去面對。

    伴隨著經理的退場,以及那三名服務員把花與蛋糕拿走的身影,安苑瑤才從劉長青的背後走了出來。

    右手挽著劉長青的手臂,緊緊的貼了上去。

    花,也同樣被帶走。

    蛋糕與花都不是她的。

    劉長青也發現了安苑瑤的不太對勁,微微側著腦袋,視線下移的看著安苑瑤那盯著門的目光。

    沉思了一會後,用試探性的語氣問道。

    「喜歡蛋糕還是玫瑰花?」

    「花……」

    脫口而出,安苑瑤這時才意識到自己把心中所想說了出來,連忙看向劉長青,似乎責怪對方戲弄自己。

    抱著對方胳膊的手,稍微使勁了一些。

    「你就會這樣套我的話!」

    「天地良心,我可沒套你話的意思,是你自己看她們把花拿走了,眼睛都快看直了。」

    劉長青望著安苑瑤,臉上帶著笑意的說出這句話。

    「先吃飯吧,吃完了帶你去花店,蛋糕的話……明天吃怎麼樣?」

    聽著劉長青的話,安苑瑤重重的點下頭。

    「嗯,聽你的!」

    吃完飯後,劉長青則是將剩餘的菜打包完畢,然後開著車回家,順便找了一家花店給安苑瑤買了剛剛許諾過的花。

    等到家門口后。

    用鑰匙打開門的劉長青望著還站在樓道口,捧著那一大束花,一直傻傻樂呵的安苑瑤。

    搞不明白花有什麼好的?

    那麼大一束,花了那麼多的錢,又不能吃!

    雖然這樣想著,但看著安苑瑤那開心的模樣,劉長青也沒有多說什麼掃興的話出來。

    拎著打包好的菜走進屋內,用腳踩掉了鞋子后,換上了拖鞋,順便用空著的右手也拿了一雙拖鞋給安苑瑤。

    但對方並沒有換上去的意思,還在痴痴的看著那束由劉長青買給她的花。

    會過頭看到這幅場景,劉長青嘆了一口氣。

    「能不能別看了,先換鞋。」

    「真好看……」

    「好看,以後天天給你買,現在先把鞋換了行嗎?」

    聽到劉長青的這句話,安苑瑤的視線從花上移開,抬起頭看著他。

    一臉的驚喜。

    「天天都給我買,真的嗎?」

    「當然是假的啊!哪有那麼多地方放?」

    這樣的回答使得安苑瑤有些不太開心,雙眼直視著劉長青,一大束花捧在身前,狠狠的跺了一下腳。

    用著劉長青從未聽到過的語調說話。

    「有地方放的~」

    「……」

    氣氛在安苑瑤的話說完的那一刻便變得沉默起來,劉長青用著一種十分怪異的眼神看著她。

    沒有說話,也沒有動,只是這般看著。

    這樣的視線使得安苑瑤的臉越來越紅,也使得她察覺到,對方好像不太喜歡自己撒嬌的樣子……

    前段時間去網上看了帖子,一名女性網友便發帖聲稱,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撒嬌解決不了的事情。

    男人是頂不住這種攻勢的。

    原本打算利用這種攻勢對劉長青發起猛烈的進攻,但因為今天陰差陽錯之下,兩人發展成了男女朋友。

    但……她還是想嘗試一下。

    很顯然,劉長青的表情告訴了安苑瑤一個道理。

    並不是所有男人都對撒嬌感興趣。

    這樣看了一會後,劉長青終於有了動作。

    伸出空著的那隻手,用手背貼在了安苑瑤的腦袋上。

    臉上有些疑惑的表情。

    「腦子燒壞了嗎?」

    「你!」

    「好了,不跟你鬧了,趕緊把鞋換上。」

    看著安苑瑤拍出來的手,劉長青連忙將手收了回去,笑著對她說道。

    趁著對方換脫鞋的時候,劉長青走進廚房將打包回來的菜都歸類了一下,然後一股腦的塞進了冰箱的保鮮層內。

    望著被塞的滿滿的冰箱,劉長青不禁想到。

    可以幾天不用做完飯了!

    聽到防盜門被關上的聲響,劉長青走出了廚房,望著安苑瑤。

    「今天還要和夏芝去練舞嗎?」

    「嗯,等她放學后。」

    「話說……你們不用買衣服嗎?就是我看電視里那些參加跳舞比賽的,不是穿的都花里胡哨的嗎?我怎麼看你倆天天就穿個練舞服?」

    「我已經託人去做了。」

    安苑瑤給出了回答。

    劉長青聽到這話,有些發懵。

    「還專門定製的嗎?」

    「這次比賽關乎於夏芝的以後,肯定要做到最好了!」

    嘴裡這般說著,安苑瑤卻左顧右盼的看著客廳。

    這樣的舉動讓劉長青有些不解。

    「你找啥呢?」

    「我想給家裡插幾朵……不覺得這個客廳缺少了一些花用來做點綴嗎?」

    「嗯?」

    經過對方這麼一提醒,劉長青也看了看周圍的環境。

    除了破了點,傢具舊了點,不覺得需要用花來做點綴啊?

    「現在不就挺好的嗎?再說我沒有買過花瓶……」

    環視了一圈,確實沒有發現能夠可以放花的地方,安苑瑤便也放棄了繼續尋找。

    客廳沒有空調。

    因此在這炎熱的九月,整個屋內就如同小型爐子一般炎熱,抱著一大束的花,安苑瑤的身上難免出了一些汗。

    額前的髮絲也有一部分貼在了腦門上。

    劉長青注意到了這一點,輕聲問道。

    「要喝汽水嗎?上次家裡買了一些。」

    「嗯。」

    沒有拒絕,望著劉長青去廚房的身影,安苑瑤則是抱著那束花來到了沙發前坐了下去。

    將懷中抱了一路的花放在了沙發上。

    雖然很不想放下來,但自從下了車后,抱著這束花只會越來越熱。

    安苑瑤甚至都感覺……自己懷裡已經被悶出汗了。

    這樣的感覺,不太舒服。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