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80章 相信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80章 相信我字體大小: A+
     

    懵懵懂懂的聽完了對方的介紹,劉長青對此大概有了一個簡單的認知。

    概括來說,李宛冉在劉夏芝剛剛上一年級的時候便報名參加了這樣的活動,這四年下來,母女二人的參賽雖然沒有拿到前三的優異成績,但都在十名內。

    按照這個趨勢下去,就算小升初的時候文化課成績爛的稀碎,也能以類似藝體生的身份進入本市的重點中學。

    劉知躍並不是重點中學的學生。

    大概是當時兒子的學習成績不夠好,沒有上了重點中學的緣故,才讓李宛冉感覺到面子無光的時候,重點培育女兒。

    只是以前的劉長青並不知道這件事,李宛冉也從未告訴過他,在他的記憶中每年十月一號的時候,母女二人都會出去一趟……

    這件事情給了劉長青不小的衝擊,以至於他從辦公室走出來的時候,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的模樣。

    駕車帶著孩子回到了公司內。

    馮遷已經在門口等了有一會,看著劉長青心事重重的模樣,想要問出的話也憋了回去。

    與劉長青告別之後,便帶著馮淑言開車回家。

    劉長青則是帶著下班后還沒有回家的吳宇前往辦公室,拷了一份下午敲出來的劇情文檔交給對方。

    等一切準備就緒之後,便準備開車先送安苑瑤回家。

    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安苑瑤看著劉長青那不太對勁的神色,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

    「出什麼事了?看你接夏芝放學后……一直心事重重的模樣。」

    「沒什麼……」

    這般說道,劉長青暫時將腦子裡的所想的事情全部拋開,然後閉上嘴巴安心開車。

    看到劉長青不說話,安苑瑤也不再吭聲。

    在快到達對方家的事後,後座的劉夏芝忽然告知劉長青她肚子疼,想要上廁所。

    從後視鏡看著女兒那痛苦的小臉,劉長青詢問著。

    「能堅持到家嗎?」

    「要憋不住啦!」

    「……」

    很粗魯的說出這種話來,背著書包的劉夏芝緊閉著雙腿,雙手捂住肚子,也不清楚對方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到底吃了什麼。

    不得已,只能開車駛進安苑瑤所在的住處,乘坐電梯,到達安苑瑤的家。

    進入房子后,劉夏芝換上安苑瑤遞過來的拖鞋,背著書包小跑著衝進了廁所內,隨後伴隨著咔吧一聲廁所上鎖的聲音,劉長青與安苑瑤二人面面相覷。

    安苑瑤掏出了一雙新買的男士拖鞋放在了劉長青的腳下。

    劉長青脫掉鞋子換上拖鞋,隨後便走到沙發的位置坐了上去。

    女兒上廁所……一般都比較花費時間。

    趁著這段功夫,劉長青環顧了一下安苑瑤的住所。

    怎麼說……反正只從裝修的規格來說,和如今自家的那個房子做對比,簡直是秒殺的地步。

    這地板,這吊燈……

    沒一會劉長青便注意到安苑瑤倒了一杯水放在了自己的面前,連忙坐直身子輕聲道謝。

    「謝了。」

    「現在夏芝在廁所里她聽不到了,所以……能和我說說嗎?」

    安苑瑤坐到了劉長青的身旁,兩人之間的距離大概隔著一個拳頭的寬度。

    微微側過頭,看著安苑瑤望著自己的那雙眼睛,以及因為近距離相處對方身上若隱若現的淡淡香味。

    良久,劉長青才嘆出一口氣來。

    「今天夏芝上課的時候睡覺被老師逮到了,然後放學的時候留堂,我去接她的時候老師跟我談了幾句……」

    「談了什麼?」

    「就是……十月一號的兒童表演大賽,前十名獲獎者在小升初的時候有加分項,六年時間參加,並且取得前十好成績的話,市重點中學可以穩進,夏芝已經四年進入前十了……」

    「挺好的呀?」

    「是挺不錯的,但是……前四年是李宛冉帶著她一塊參加的。」

    聽到李宛冉的名字,安苑瑤的臉色稍微有了一些變化,很一雙手稍微攥緊了一些,過了一會才緩緩鬆開。

    似乎想通了什麼,重新看著劉長青問道。

    「夏芝以前都是表演的什麼?」

    「跳舞,我對這方面不怎麼懂,要是唱歌我還有點信心,但是舞蹈這就已經觸及到我的知識盲區了……」

    「那李宛冉呢?」

    「李宛冉?好像是伴奏吧……夏芝負責跳舞,然後李宛冉負責伴奏,是親子合作節目……」

    說著說著,劉長青便突然有了些釋懷。

    只是重點中學罷了,雖然想要給女兒帶來一個好的學習環境,但兒女自有兒女的路要走。

    自家兒子雖然不是在重點中學,但學習成績也不差啊?

    想到這,劉長青覺得自己想通了。

    「我想要不就不參加了吧,反正初中上不上重點都沒多大差別……」

    「參加。」

    安苑瑤語氣堅定的說出這兩個字。

    這讓一旁的劉長青愣了下來,望著臉色嚴肅的安苑瑤。

    「參加?你讓我上去伴奏嗎?我不會樂器啊……我只會吹口哨。」

    「我去參加。」

    「……」

    一臉發懵的神色,劉長青覺得自己的耳朵大概出了一些問題,他看著身旁一本正經說出這句話的安苑瑤。

    反應過來后,語氣有些磕巴。

    「你……你怎麼參加啊?」

    「就我和夏芝一起去。」

    「這樣行嗎?」

    「當然沒問題,還剩一個月的時間編舞還來得及。」

    「你還會這個?」

    「嗯。」

    點頭應道,安苑瑤並沒有說謊,不同於李宛冉所學的那些,她學的是國內的舞蹈與樂器。

    古箏之類的……

    雖然有些年沒有摸過這些東西,但刻印在記憶中的東西不是簡簡單單的就能忘記,只要稍微練習一下……

    劉長青突然發生問道,他到記不得安苑瑤會跳舞這件事情。

    「不對吧,我記得你以前不是畫畫老師嗎?什麼時候還會跳舞了?」

    「我高中的時候也登台表演過,你沒看到過嗎?」

    「額……」

    被對方這般提醒之後,劉長青倒是隱隱約約的記起來一點,好像安苑瑤高中的時候確實表演過,只是那時候的劉長青滿腦子都是下一場李宛冉的表演,沒有去看安苑瑤……

    腦海中想著,劉長青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抓住。

    回過神看著握住自己手的安苑瑤。

    只見對方一臉認真的表情,一字一頓的說道。

    「相信我。」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