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73章 拉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73章 拉鉤字體大小: A+
     

    9月1號

    當劉夏芝揉著眼從房間內走出來的時候,劉知躍已經出門上學去了。

    初三嚴格來說已經進入備戰狀態,雖說有兩個學期,但進入了火箭班的劉知躍則比普通班的孩子要提前半小時前往學校早讀。

    劉長青幫女兒準備好了早餐,看到女兒打著哈欠出屋后說道。

    「抓緊時間洗臉刷牙,然後來吃飯。」

    「知道了……」

    回應的聲音有氣無力。

    實際上昨天晚上劉夏芝並沒有寫到很晚,凌晨兩點左右的時候她就把作業寫完了,然後等她洗完澡再回屋,等真正進入睡眠狀態的時候已經快三點多了。

    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和成年人不同,很難適應這麼短的睡眠時間。

    等劉夏芝刷完牙洗完了,雙眼獃滯的目視前方,左手拿著一隻包子,右手拿著一根油條。

    咬了一口左手的包子,猶如嚼蠟一般,面無表情,還沒有咽下嘴裡的包子,緊接著又咬了一口右手的油條,臉頰兩側的腮幫鼓起。

    將這種情況看在眼中,劉長青莫名的覺得女兒像是一隻吃東西的倉鼠。

    雖然她這種犯困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憐,但也是因為她自己的問題,才導致作業沒有寫完。

    所以昨晚父子二人才會回絕女兒的求助。

    她要試著自己解決問題了,俗話說的好,雄鷹總有展翅翱翔的……

    女孩不能用雄鷹來描述,但不論怎麼說女孩也要自立一些,省的以後被其他人坑了。

    沒有買豆漿,劉長青將剛剛熱好,已經溫溫的牛奶放到了劉夏芝的面前。

    伸手端過了牛奶,劉夏芝一飲而盡。

    劉長青看到女兒的這個舉動,明顯一愣。

    以前的劉夏芝雖然也喝牛奶,但只喜歡喝帶有味道的,像純牛奶這種每次讓她喝都跟逼她一樣。

    這次卻像是麻木了一樣,竟然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就一口喝完了……

    劉長青很是欣慰,剛想誇讚女兒一句,隨後便看到對方左手拿著咬了兩口的包子,右手拿著半根油條,腦袋一點一點的。

    「……」

    竟然快睡著了?

    走上前,輕輕的拍打著女兒的腦袋。

    感受到有人觸碰自己,劉夏芝猛的抬起頭隨後便把手上的包子遞到嘴邊咬了一口,嘴巴咀嚼著。

    閉著眼睛。

    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地方,劉長青看著女兒這困得已經睜不開眼睛的模樣,沉思片刻。

    往前湊了上去,劉長青輕聲詢問。

    「昨天玩掌機玩到幾點?」

    「玩到四……」

    話還沒說完,劉夏芝停頓下來,隨後閉著的雙眼猛的睜開,反應過來后,雙手朝著父親的面前搖著。

    「我昨晚沒有玩掌機哦!」

    「……」

    看到女兒狡辯的模樣,劉長青知道了自己上輩子對父母說謊的時候為什麼會被一眼看穿。

    這大概就是這個年紀孩子們低劣的說謊技巧吧。

    能騙自己,也以為能夠騙過父母。

    嘆出一口氣來,劉長青望了望時鐘上的時間,隨後看向小口咬著包子,似乎怕受到批評的劉夏芝。

    「今天把那個昊昊的掌機還給他,都玩了一個暑假了……」

    「昊昊說給我了,他家裡還有好幾台呢。」

    「什麼?這小子送你了?上次不是說借給你玩的嗎?」

    「借我的是那些遊戲,好像有幾個現在買不到了,我不太清楚……」

    女兒的話傳入劉長青的耳中,他的左右雙手狠狠的攥成一團。

    萬萬沒想到。

    這個叫做昊昊的小胖子,竟然有著如此心機!

    此子……必除……

    「爸爸?你的臉為什麼一抽一抽的?」

    「啊?有嗎?」

    回過神來劉長青伸手搓了搓臉,重新振作起來。

    「咱不要他的掌機,今天晚上我給你帶一台回來,印著皮卡丘的那種!」

    「真的嗎?!」

    劉夏芝很驚喜困勁稍稍退散,雙眼瞪大大大的望向劉長青。

    「爸爸答應我了,不許反悔哦!」

    「前提是你要把掌機還給昊昊。」

    「好的!」

    回應完父親,劉夏芝連忙放下右手的半根油條,隨後將剛剛握著油條所以有些油乎乎的小手伸向劉長青。

    小拇指伸了出來。

    「拉鉤!不許騙我!」

    「……」

    愣了一會後,劉長青勾住了女兒的小拇指。

    露出笑容,劉夏芝嘴裡喊道。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騙人是小狗!」

    「這誰教你的……」

    來回蹭著小拇指上剛剛粘上的油,發現越搓越油乾脆不搓了,等會去洗手。

    對於女兒會說這種話,劉長青有些意外,以前的李宛冉不可能會教她說這種話,自己也沒有跟對方說過這話的記憶。

    聽到父親的詢問,劉夏芝愣了一下說道。

    「藍阿姨教的,那天看電視的時候,我要吃小冰棍,我答應她只吃一根了,然後她就跟我拉鉤,說騙人的是小狗!」

    「藍伊弦?」

    顯然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劉長青抬起眼想象一下藍伊弦用著哄小孩的語氣說出這種話……

    渾身抖了一下,劉長青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沒想到,藍伊弦哄孩子那麼熟練。

    回過神看了看時間,劉長青望著女兒說道。

    「趕緊吃,然後去屋裡把衣服換了。」

    「可是頭髮……」

    「一會到你安阿姨家讓她幫你扎一下。」

    「嗯!」

    點著腦袋,劉夏芝頓時放心了下來,專心致志的對付著手上的包子。

    吃完早餐,劉長青拎著女兒去洗手,換衣服,期間困勁再次上來的劉夏芝又開始搖頭晃腦起來。

    劉長青只是轉身拿衣服的功夫,回過頭就看到趴在床上睡著了的劉夏芝。

    好不容易搞定之後把掌機也塞進了新書包里,劉長青將披頭散髮的女兒抱了起來,拿著扎頭髮用的皮筋,匆匆忙忙的下了樓,來到車前打開後座車門,將她塞了進去。

    等劉長青上車把車開出后,便感受不到車后的動靜,從後視鏡的位置看到女兒以一種極其不雅的姿勢癱在座位上。

    只是這短短的幾分鐘的時間,劉夏芝便睡著了。

    看到這,劉長青忽然對自己的教育產生了一絲疑惑。

    怎麼兒子跟女兒不一樣呢?

    總感覺……把小號練廢了。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