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65章 買衣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65章 買衣服字體大小: A+
     

    8月25日。

    一周多的時間轉瞬即逝。

    口袋妖怪的小紅讓劉長青沒有預料到,雖說玩法有些新意,但遠遠還沒有達到這種程度。

    後來他才知道,國內某個知名導演的兒子上一檔綜藝節目的時候,展現了掌機內的遊戲內容。

    其中口袋妖怪這款遊戲便是他主推的遊戲之一。

    說是市面上的其他遊戲玩的有些玩厭了,買一些小遊戲公司生產的遊戲時,意外淘到的精品。

    然後經過電視綜藝的宣傳,原本不怎麼樣的口袋妖怪算是小火了一下,為此又追加二十萬份。

    加起來,兩款版本,每款二十萬幾乎售空。

    剩餘的則是因為熱度下降,隨後買的人越來越少。

    但不可否定,口袋妖怪算是小火了一把。

    一開始聽到馮遷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劉長青很是驚訝,他一度以為是善財童子陳大富閑得無聊找關係去綜藝上打的廣告。

    但當他電話打過去詢問之後,得到的卻是否定的回答,一切來的太突然了,以至於劉長青覺得自己是被上天眷顧之人。

    當看著卡里的數字時,劉長青差點都沒忍住笑出聲,伸著手,指著屏幕,自己一個人來來回回的數了好幾遍。

    這讓一直在與他同處一個屋內的安苑瑤頻頻看向他,有些不理解為什麼劉長青這般開心。

    忽然想到了什麼,望了望窗外的景色,又看向滿臉笑意的劉長青,安苑瑤放下了手上的東西,有些猶豫的開口問道。

    「知躍……是不是開學了?」

    「嗯,昨天就開始去上課了,火箭班開學的早一些。」

    頭也沒回,劉長青這般回答著。

    大概是確定了那串數字不會在變少之後,劉長青收起了手機,剛剛臉上那幾乎快要溢出來的笑意也收斂起來。

    穩定了一下情緒后,便看向安苑瑤。

    「你問這個幹啥?」

    「沒什麼,就感覺有點無聊……」

    「無聊?也是,現在是不太忙……」

    劉長青先是愣了一下,感嘆的這般說道。

    隨後便沒了下文。

    安苑瑤愣了一會,一雙眼望著一旁的劉長青,見對方不在說話后,內心便開始有些犯急。

    連忙繼續暗示著。

    「天氣也很好。」

    「所言極是,陽光明媚,藍天白雲,除了外面有點熱之外,天氣確實不錯。」

    「……」

    放在桌子上的手稍微攥緊了一些,隨後又緩緩鬆開。

    想到了曾經劉長青的所作所為,安苑瑤大概知道對方是真的沒有聽出來自己話里的意思。

    雖然覺得很是不好意思,但……

    糾結了許久,安苑瑤還是下定了決心。

    先是吐出一口氣來,隨後眼神變得堅定起來,望著劉長青說出了自己本來要說的話。

    「這個天氣……去逛逛街怎麼樣?」

    「你想我死?」

    劉長青的大腦在短暫的分析之後,便臉色有些難堪的回應著。

    逛街是他最討厭,沒有之一的事情。

    尤其是賠女人逛街。

    上輩子和老媽逛街時所帶來的陰影,至今偶爾在夢中都會浮現,那一家接著一家,絲毫不會覺得疲倦,換了一身又一身,在鏡子前把自己比作衣架。

    重要的是,折騰半天又不買,然後再去其他家繼續重複這種操作。

    安苑瑤聽到劉長青的回答,先是有些發懵,一時間沒有理解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但和劉長青相處的這段時間,讓她對對方的說話方式也算是有些了解,但不是很確定。

    因此安苑瑤像是詢問一般的問道。

    「是討厭逛街嗎?」

    「我最討厭的便是逛街。」

    「可是……我看你最近換洗的衣服,好像就只有兩三件的樣子,我原本想去幫你挑幾件……」

    「幫我挑幾件?」

    劉長青聽到這話明顯一愣,隨後反應了過來問道。

    「不是你自己買衣服,而是幫我去挑幾件嗎?」

    「我衣服已經買過了,短時間內不需要了。」

    「……」

    聽著安苑瑤說出這句話,劉長青陷入了沉思。

    他對衣服的需求並沒有太高,在他看來,能套在身上遮擋住身體便可以了,而且天氣炎熱的緣故,他的衣服就算一天洗一次,掛起來后第二天也會吹乾。

    但經過安苑瑤這麼一問,確實感覺衣服少了一些……

    因為減肥的緣故,以前的衣服已經開始變得有些鬆鬆垮垮,穿在身上,確實顯得不是太美觀。

    想通了什麼,劉長青點了點頭。

    「現在就出發吧!」

    「嗯?」

    「咱們得抓緊時間,買衣服講究的就是速戰速決!」

    說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望著安苑瑤,腦袋朝著門口的方向輕輕一甩。

    「走,咱們出發。」

    安苑瑤獃獃的望著劉長青。

    她還是有些搞不懂對方的腦袋裡究竟是怎麼在思考著問題……

    伴隨著兩人的離去,屋內再一次的安靜下來。

    忽然,門被推開,劉夏芝拿著畫本笑嘻嘻的跑了進來,邊跑嘴裡還說著話。

    「爸爸,我剛剛畫了你……誒,爸爸呢?」

    望著屋內空無一人的景象,劉夏芝呆在了門口的位置,隨後慢慢的表情變得委屈起來。

    小腳氣憤的跺了一下地面。

    「爸爸真是的,出去玩又不帶我!」

    ———————————————————————

    「一共十六塊錢!」

    藍伊弦笑著這般對著面前的顧客說道,伸著手將手中的塑料袋遞給了面前的人。

    對方將錢放在了玻璃柜上,接過藍伊弦遞過來的塑料袋后,便離開了店門口。

    生意變差了許多。

    這是藍伊弦最近察覺到的一點。

    或許是隔壁新開的一家蛋糕店的緣故,來買國式糕點的人也越來越少,這半個月來,剩下的糕點帶回去的也越來越多。

    臨近傍晚,正準備回后廚做做準備的藍伊弦卻看到了老闆。

    這家糕點店的老闆是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女性,以往都是一副笑臉迎人的模樣,但今天明顯可以看得出來,對方的心情不太好。

    恰巧是看到了藍伊弦,老闆招了招手。

    看到這個動作,藍伊弦有些疑惑的走上前。

    沒等藍伊弦開口詢問,老闆便直接說道。

    她的表情看起來稍顯有些失落。

    「月底結束后……我這家店就不幹了,已經轉出去了。」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