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50章 教書育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50章 教書育人字體大小: A+
     

    聽到安苑瑤的話,一時間使得劉長青有些愣神,他看著對方的臉,明顯可以看得出對方是很認真的在問自己。

    思考片刻。

    「還可以吧……」

    劉長青思考片刻后給出了自己的回答,然後他便對問出這個問題的安苑瑤感覺到了一絲奇怪。

    「你突然問我喜不喜歡短髮幹什麼?」

    「剛剛趙宣文的媽媽……短髮好看嗎?」

    「……」

    安苑瑤的這句話讓劉長青有些愣神,隨後反應過來后則是忽然有種想笑的衝動。

    忍住笑意,臉往一旁安苑瑤所在的位置湊了湊。

    雙眼目視著她,壓低了音量。

    「所以你想說什麼?」

    「剛剛我看你……一直盯著她看……」

    「你覺得我喜歡她那種類型的?」

    「嗯……」

    「你這腦袋瓜里到底是在想些什麼?」

    重新坐正了身子,劉長青伸手擰了車鑰匙發動了汽車。

    安苑瑤則是看向他,語氣有些焦急。

    「所以你……」

    「不喜歡。」

    劉長青給出了自己的答覆,看了看車后沒有行人後便開車汽車離開。

    嘴上說著。

    「別想那麼小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喜歡什麼樣的我心裡有數。」

    「……」

    安苑瑤沉默著,不在說話。

    一路無言,劉長青回到了公司內。

    將車子停好后,便開門下車,站在車旁等了一會安苑瑤,看對方也下車后,便一起走了進去。

    安苑瑤回到了那個屬於她自己的小房間內。

    而劉長青則是去了馮遷的辦公室。

    推開門,並沒有發現馮遷的身影,反而只有兩個孩子趴在桌子上朝著推門進來的劉長青看去。

    劉夏芝連忙從椅子上下來,小跑著跑到了劉長青的面前,表情上有些擔憂。

    猶豫了一會還是問了出來。

    「她……是不是生病了……」

    「要叫人家姐姐。」

    拍了拍女兒的腦袋,劉長青糾正了她的稱呼,隨後接著說道。

    「她只是肚子有些不舒服。」

    「是不是……我說討厭她,她才會肚子痛?」

    劉夏芝昂著小腦袋說出了這句話。

    這讓劉長青短時間愣住了。

    女兒這是……關心那個小丫頭?

    原本以為趙宣文每次見到她都會抱著她不撒手的舉動,會讓劉夏芝非常討厭對方,但從女兒的這種反應來看,還抱出來感情來了?

    望著女兒的那雙眼睛,明顯有些擔憂的神色在裡面。

    咧嘴一笑。

    「不用擔心,只是吃了太多的冰棍了,所以夏芝也要警惕一些,不能吃太多的冰棍哦,不然你也會肚子疼的。」

    「嗯!」

    「還有,以後不要動不動就說討厭別人,這是非常沒有禮貌的事情,要是別人也經常說討厭你,你是不是也會覺得不開心?」

    「我……」

    父親的這番話,一時間讓劉夏芝回答不上來,她張了張嘴,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以後不會這樣了……」

    「這才對嘛!」

    揉了揉女兒的腦袋,劉長青往前走了過去,拽出一個椅子坐了上去。

    安苑瑤比他厲害多了。

    如今的他因為有著安苑瑤的加入,每天的工作量大幅度的減少,慢慢的到現在都沒什麼事情幹了。

    口袋妖怪已經進入了尾聲,只剩下最後的背景音樂的問題還沒有解決,但這些交給馮遷去處理。

    如今的劉長青反而沒什麼事做了。

    無所事事的他淪為了奶爸的角色,天天來辦公室看著兩個孩子寫寫作業就行了,沒事的時候再打開電腦碼碼字。

    斗破蒼穹的第一冊已經出版發售,銷量一般,但好在還算給劉長青增長了一比收入。

    寫的多了,劉長青也就發現了寫的弊端。

    一開始之所以會選擇斗破蒼穹來寫,也是看中了這本書上輩子那不俗的人氣,以及熟悉的套路。

    但畢竟年代久遠,雖然大腦中有著模糊的劇情,但寫著寫著也就逐漸的偏離的主題,劉長青已經自己編了不少原著中沒發生過得情節了。

    好在並沒有崩盤。

    無疑就是越級打怪,然後扮豬吃老虎,但是重複的套路多了,難免會引起讀者的審美疲勞。

    偶爾看到評論區的留言,就看到不少讀者開始對這個套路重複的問題提出了意見。

    但劉長青沒有辦法。

    他倒是也想寫前世更有名氣的作品,但他坐在電腦前,就連第一章都編不出來。

    頭靠在椅子上,劉長青看著天花板。

    心裡想著。

    寫完這本就封筆吧……

    馮淑言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筆,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語文課本,跳下椅子小跑著來到劉長青的身旁,伸出小手拽了拽劉長青。

    這使得劉長青從神遊中回過了神。

    歪著腦袋看向一旁的馮淑言,開口道。

    「咋了?」

    「胖大叔,這句是什麼意思?」

    說著這句話,馮淑言將手中的語文課本舉了起來,然後用手指了指。

    劉長青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伸手把馮淑言遞過來的課本拿了過來,放在自己的眼前,看了起來。

    是一首古詩。

    「……」

    眉頭逐漸皺起。

    這誰寫的,怎麼從來沒見過?朝代是周朝……作者,王白?

    有這人嗎?怎麼沒一點印象?

    視線傾斜著,瞟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馮淑言,劉夏芝也像是湊熱鬧一般站在一旁。

    兩個孩子看著劉長青。

    重新將視線集中在書本上,越看越覺得莫名其妙,什麼二月三月的,小學就學這種深奧的詩句了?

    鵝鵝鵝曲項向天歌他倒是張口就來。

    「嗯……這首詩……」

    「誒?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馮遷推門走了進來,看到被兩個孩子圍著的劉長青,他的話將劉長青正準備瞎編的話憋了回去。

    看著馮遷進來,劉長青兩眼發亮。

    「來老馮,你給你女兒講解一下這詩的意思,我有事要處理一下。」

    說著便伸手將課本遞向了馮遷。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人類下意識的反應驅使馮遷伸手接了過來,看向了手中的書本。

    「這不是王白寫的《思春》嗎?」

    「對,你先給你女兒講一下,我出去一趟。」

    說著這句話,劉長青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越過馮遷后從門口竄了出去。

    房間內的三人看著劉長青走出門的身影,對於這種舉動,馮遷有些摸不著頭腦。

    什麼事……這麼急?

    拋開這些,視線看向女兒,馮遷坐在椅子上,開始為女兒從第一句開始講解這首詩的含義。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