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49章 喜歡短髮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49章 喜歡短髮嗎字體大小: A+
     

    趙雅霖今年36歲。

    回顧這些年來發生的故事,她的人生可以用曲折二字來概括。

    父親早年去世,母親帶著她改嫁,因此她也有了陪伴了十幾年的另一個名字。

    章雅。

    這個名字伴隨著她度過了小學以至於初中階段,直到……后爸因為入獄被判處無期徒刑之後,她才得以用回以前的姓名。

    初中時期的趙雅霖沉迷寡言,因為早些年跟隨著母親奔波流離,導致她相對比同齡年的孩子要瘦弱許多,又因為為了補貼家用,賣掉自己的頭髮,因此她年幼時期幾乎都是以短髮形象見人。

    初二時期她與劉長青是同班同學。

    她恰巧坐在初中時期劉長青的正前方的位置,那時候的劉長青雖然會欺負她,但並沒有做出太過火的舉動,並且當有其餘同學與她發生矛盾時,還會主動站在她的立場反駁別人。

    對此,當時的趙雅霖一直是懷著感激的情緒對待著劉長青。

    是他讓那不怎麼好過的幾年有了一絲溫暖。

    但一切的轉折則由一場盜竊事件開始。

    在體育課結束之後,班級內一位家庭稍微富裕的人發現自己的新買的東西丟了,聽說是對方家裡從外地買過來的一件玉佩。

    由於體育課期間,當時鬧了肚子的劉長青去了廁所,因此那個人便一口咬定是劉長青偷走了玉佩。

    似乎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當時的劉長青,趙雅霖至今都沒能忘記,劉長青那時候滿臉慌張,大聲嚷嚷著自己沒有偷的樣子。

    當時全班沒有一人站出來說自己相信劉長青沒有偷,一個個的都選擇了沉默寡言,而當時的趙雅霖雖然很想站出來幫助劉長青澄清,但礙於從眾心理,最終她還是沒有站出來。

    那個年代,教室內並沒有監控,百口莫辯的劉長青在老師們商討后討論出了結果,雖然沒有找到偷走的玉,但是礙於劉長青有著重大嫌疑,因此要求對方賠償一半的金額。

    趙雅霖至今都忘不掉,當劉長青的父母到達學校后,賠禮道歉,而劉長青的父親則是氣憤的用腳踹了他好幾下。

    那時候的劉長青一聲不吭。

    從那時候開始,對方就變得沉默寡言,在班級內也開始變得獨來獨往,學習成績也是下降了許多。

    見識到對方的遭遇后,趙雅霖內心十分愧疚,她嘗試過和劉長青溝通說話,但似乎並沒有什麼實際效果。

    再然後,初三分班后兩人便再也沒了交集。

    初三那一年,趙雅霖的家裡發生了變故,后爸被判入獄,她們家便搬離了當時那座城市。

    她也由章雅改回了原來的名字。

    一晃眼這麼多年過去,趙雅霖經歷了一段失敗的婚姻,生有一女,女兒也隨了自己的姓氏。

    相比較當年的性格,經過多年社會的磨鍊,她早已改變。

    只是沒想到,二十年後的再一次相遇,對方竟然不記得自己。

    趙雅霖明明記得自己以前經常和劉長青提起自己以前的名字。

    相比較章雅她更喜歡趙雅霖這個名字。

    但在上一次和對方談論出版的時候,雖然她一眼便認出了劉長青,只不過……對方對她倒是沒了一絲印象。

    抬頭望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劉長青,內心有些唏噓。

    怪不得女兒給自己看那個小胖子的照片時,她會覺得長相上有些熟悉……

    反觀劉長青則是對趙雅霖的話感覺到有些莫名其妙。

    好好的怎麼又對不起我了?

    雖然上一次對她說了一些不太好的話,但考慮到面前的趙雅霖有可能會是自己以後的親家母,劉長青思考片刻后回應道。

    「上次我的問題也非常大,當時因為有些煩心事,所以語氣可能比較沖一些……翻過這篇,以後有機會我們可以繼續合作。」

    「……」

    沉默片刻,趙雅霖盯著眼前的劉長青,似乎想要說出什麼,但最終又沒能說出口。

    微微嘆了口氣。

    「咱們先進去吧,宣文現在在哪?」

    「在裡面歇著。」

    說完這句,劉長青便邁起步伐,身後的趙雅霖也跟了上來。

    兩人之間的距離保持著兩個身位。

    劉長青繼續說道。

    「剛剛醫生已經開了葯,但只是緩解一時的,最主要的還是不要再吃大量的冷飲食品。」

    「嗯。」

    兩人談話間便抵達走到了目的地。

    趙宣文的臉色好了一些,雙手捧著一個紙杯正在小口小口的喝著,安苑瑤則是坐在一旁。

    似乎注意到了動靜,連忙抬頭望去,看到了劉長青以及身旁的趙雅霖。

    在短暫的愣神之後,安苑瑤也站了起來。

    望了望趙雅霖隨後又將目光集中在了劉長青的臉上,語氣有些疑惑。

    「這位是……」

    「媽媽……」

    沒等劉長青開口介紹,捧著紙杯喝完水的趙宣文便輕聲呼喚道。

    似乎是怕母親訓斥自己,喊玩之後趙宣文便強行擠出了一副笑臉。

    很明顯,此刻的她並不適合笑。

    望著女兒此刻虛弱的模樣,趙雅霖的目光中滿是心疼之色,越過了劉長青走上前,坐在女兒的身旁,作勢就要伸手去揪她的臉。

    看到母親伸手,似乎是下意識的舉動,趙宣文的腦袋往回縮了縮。

    伸出的手停頓片刻,隨後輕輕拍在了她的腦袋上,嘴裡說著。

    「說了多少次不要吃那麼多涼的……你是沒一點記性。」

    「我下次不吃那麼多了……」

    「還有下次?」

    「沒有了,沒有了!」

    似乎也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趙宣文連忙反駁道。

    劉長青站在邊上,目光看向這對母女,他覺得兩人之間的相處氛圍他覺得非常好,而且看樣子對方也不是一個死板的母親。

    並不知道劉長青的腦子裡在想什麼,站在他身旁的安苑瑤先是抬頭看了他一會,隨後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了臉色有些心疼神色的趙雅霖。

    表情有了一絲細微的變化。

    趙雅霖又叮囑了女兒一會之後,便看向劉長青說道。

    「我開車過來的,一會我直接送她回家,你們要是有事情要忙的話,就先回去吧。」

    「行,這一次真是對不住了,我主要也是不知道你女兒她不能吃太多冰棍。」

    「沒事的,也不是太大的問題。」

    接著又客套幾句之後,劉長青便帶著安苑瑤先行一步離開。

    走到車前上了駕駛座位,劉長青把安全帶卡好后剛準備起步,便察覺到坐在副駕駛的安苑瑤視線晴傾斜的看著自己。

    愣了片刻之後,劉長青有些摸不清頭腦的看向安苑瑤問道。

    「你瞅我幹啥?」

    「……」

    沒有立馬回話,目光中有著審視的意味,安苑瑤盯了劉長青有一會後才開口說道。

    「你是喜歡……短髮嗎?」

    ()

    偷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