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36章 無言的羞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36章 無言的羞愧字體大小: A+
     

    劉長青的這句話是使得安苑瑤的大腦徹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雙目獃獃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心跳加速。

    「這太……」

    「一會我帶著知躍去夏芝屋裡睡,今晚我們仨擠一擠。」

    說完這句,劉長青站起來看到安苑瑤不太正常的臉色。

    「對了,你剛剛想說啥?」

    「其實……我睡沙發也可以……」

    「這客廳又沒點蚊香,你一夜還想不想睡了,蚊子多的很!」

    「好吧……」

    「那你等一會,我去屋裡跟知躍說一聲。」

    「嗯……」

    劉長青說完這句話便從沙發上起身前往自己的房間。

    進入屋內,床上沒有發現兒子的身影,反而在電腦桌前的椅子上發現了對方。

    正對著門口坐著。

    劉長青輕輕的關上門。

    「怎麼不在床上躺著?」

    「躺著心裡不踏實。」

    「我都說了會把你妹妹帶回來的。」

    聽到父親的話語劉知躍一時間沒有回應。

    實際上剛剛父親進屋時,他便想要出門,但是當他打開門時發現的卻是站在父親身旁的安苑瑤。

    看著被父親抱著的妹妹,劉知躍那剛剛想要鬆一口氣,但當看到安苑瑤后,愣神片刻,他最終還是選擇不出屋。

    他早就覺得兩人的關係變得不太一般了。

    從父親第一次把對方帶回家時……

    抬起頭看著走到大衣櫃里掏著什麼的劉長青,輕鬆叫道。

    「爸爸,你怎麼看安阿姨。」

    「怎麼看?」

    劉長青蹲著,頭都快插入大衣櫃中,努力的從裡面揪著枕頭,對於身後傳來的兒子的詢問,他連頭都沒回,脫口而出。

    「挺好的,性格什麼的都還不錯。」

    「可是……」

    劉長青使勁的拽出了一個枕頭,伸手連忙把差點被連帶出來的被子頂了回去,關上了大衣櫃后便轉過身看著兒子。

    「你想說什麼?」

    「安阿姨她……」

    「砰砰砰」

    輕聲敲門的聲響響起,劉知躍瞬間便選擇閉上了嘴巴。

    劉長青回過頭看著。

    只見安苑瑤緩緩的推門走了進來。

    「我來幫你……」

    「也沒啥,就拿個枕頭,這屋裡的被單什麼都不需要換,你要是嫌棄,我就在下面給你鋪一層新的。」

    「不嫌棄,不嫌棄!」

    安苑瑤連忙回應道。

    這幅舉動讓坐在椅子上的劉知躍表情變得古怪起來,看了看安苑瑤,又看了看手中拿著枕頭的父親。

    腦子裡,又開始思考起來。

    沒有注意兒子的異樣,劉長青對著安苑瑤說道。

    「別的也不多說了,你今天就先在這屋裡湊合一晚吧,主要是夏芝睡著了我怕把她弄這屋會吵醒她,那什麼……你先湊合一下,一會先去洗個澡吧,看你熱的也不輕。」

    「嗯……那毛巾……」

    「架子上的籃子里有備用的你自己隨便拿一條,上回買了好幾條都沒用過。」

    「好的。」

    「那就這樣吧。」

    說完,劉長青把剛剛從大衣櫃里都枕頭放在了床上,將原先父子二人用的枕頭疊在一塊抱著,隨後叫了一聲有些發獃的劉知躍。

    回過神后連忙應了一聲,劉知躍從椅子上起來,跟在父親身後走了出去。

    安苑瑤目送著兩人出屋,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緩緩的轉過頭看著那張床。

    若有所思。

    父子二人進入劉夏芝的房間。

    腳步聲都已經壓倒了最低,像是做賊一般,就連關個門都用了接近十秒鐘的時間。

    伴隨著咔吧一聲輕響,隨後看向床上蜷著身子睡覺的劉夏芝。

    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醒……

    「爸……」

    手放在嘴旁,劉知躍壓著音量。

    「這床……我們仨怎麼睡?」

    不同於劉長青主卧里的床,劉知躍屋裡和劉夏芝屋裡的床都有些小,躺一個個綽綽有餘,兩個勉勉強強,三個就有些擁擠。

    更何況……父子倆雖然經過減肥瘦了許多,但依然還有些寬的身軀。

    聽到兒子的詢問,劉長青一時間無言。

    想了片刻。

    「給你枕頭,要不你睡地板吧。」

    「啊?!」

    「開個玩笑,別那麼大驚小怪,我睡地板。」

    「可是……」

    劉知躍低頭看了看劉長青沒有脫掉的鞋子。

    「地上會不會有點臟……」

    「這有啥,有地方躺就不錯了,你是不知道我以前上學那會夜裡包宿……」

    話音止住。

    劉長青意識到自己的記憶跑偏了,剛剛說的是上輩子的記憶。

    「包宿?」

    「就是挑燈夜讀,那時候成天複習,經常一晚上不睡覺。」

    「好吧……」

    劉知躍回應一聲,他不知道高中畢業后就不上了的父親,原來還有著這麼一段不為人知的奮鬥史。

    這都是他以前不知道的。

    挑了一塊能舒展開來的空地,劉長青將枕頭放在了地上,隨後坐在地上。

    劉知躍慢慢的靠近妹妹的床鋪,緩緩的爬了上去生怕驚動妹妹,躺在一旁劉知躍側著身子看著妹妹的那張小臉。

    剛想伸出手將妹妹額頭前的頭髮梳過去。

    鼻子吸了吸。

    劉知躍猛的回過頭。

    「爸,你不去洗腳嗎?」

    「啊?」

    將脫掉的鞋子放在一旁,劉長青把腳上的襪子扯了下來,疊了一下全部塞進了鞋內。

    把皮帶扣解開,讓肚子稍微釋放一下,隨後便躺了下去,調節了一下枕頭的位置。

    「明天早上洗澡一塊解決,今天累壞了,不想動……」

    「這味……」

    「你小時候拉屎拉一褲子都是我給你擦的,現在就忍不住了?」

    「不是……」

    「主要是你安阿姨要去洗澡,我現在去洗腳不太合適。」

    「好……好吧……」

    劉知躍看著已經閉上眼睛的父親,沒有繼續多說什麼。

    剛剛支起的身子慢慢的落了下來,伸出胳膊,將蜷著身子的妹妹朝自己的位置摟了摟。

    也閉上了眼睛。

    一時間,屋內變得安靜起來,只能隱隱約約的聽到衛生間內傳來的水流聲。

    躺在地上。

    劉長青微微的睜開一隻眼,偷偷的瞄著躺在床上背對著自己的兒子。

    忽然臉上一股燥熱。

    今天一整天都沒閑著,因為女兒的事情劉長青走了不少的路,本身就穿的皮鞋,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發酵,多多少少的會有一些味道。

    最主要的是,自己穿的這雙鞋子本來就是挺便宜的那種……

    幸好沒進屋就脫鞋,不然太丟臉了。

    趕緊閉上了眼睛,劉長青強迫自己睡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