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31章 想回家(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31章 想回家(一更)字體大小: A+
     

    天色已經接近傍晚。

    劉長青驅車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到達了陳大富所在的位置。

    在劉長青打電話問對方在哪時,好在因為有些事情要辦,所以陳大富並沒有呆在家裡。

    不然那可不就是三個小時就能見到面了。

    陳大富特地開好了一個包廂,桌子上已經上好了菜。

    劉長青在服務員的指引下推門走了進來。

    雙手按著手機的陳大富抬起頭看向劉長青,隨後面貌普通的那張臉,浮現了笑意。

    伸出手招了招。

    「來來來!」

    聽到陳大富的招呼,劉長青並沒有多說什麼,走了上去將陳大富身旁的椅子拽了出來,坐上去。

    背部靠在椅子上。

    陳大富沒有多說什麼,將面前的杯子拿了過來,滿上一杯,隨後放在了劉長青的面前。

    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急急忙忙的給我打電話,這次想通了?」

    他提的是口袋妖怪的事情。

    劉長青面無表情的看著陳大富,足足盯了四五秒鐘。

    隨後輕輕搖頭。

    「不是這個。」

    「那你給我打電話幹啥?」

    聽到劉長青的回答,陳大富也沒有雙目過激的舉動,也給自己的杯子滿上,放下手中的酒瓶,隨後看向劉長青。

    「不會來找我聊天的吧?」

    「幫我個忙。」

    「什麼忙?」

    「我女兒被葉蓉帶走了。」

    「……」

    聽到這句話,陳大富愣了一下。

    隨後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上一口。

    「嘶,這酒真烈!」

    嘴裡說著這樣的話,輕輕的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

    雙手疊在一起,壓在桌子上,陳大富的頭伸向劉長青,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輕聲問道。

    「然後呢?」

    「我需要你幫我調一下監控,或者……幫我查一下,她們把我女兒帶哪去了。」

    「這次徹底撕破臉了?」

    沒有回答劉長青的詢問,陳大富反而這般問道。

    劉長青看著陳大富,良久之後才點下頭。

    「幹得漂亮!」

    陳大富喊了一聲。

    隨後看到了劉長青平靜的目光,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臉。

    「說實話,我以前見過她幾次,特討厭,跟我說話的時候,明明想跟我套套關係,卻總是昂著頭看人,讓人有些不舒服。」

    「正常,你個子比她高。」

    「她當時穿個高跟鞋也跟我差不多,怎麼說……就感覺那個眼看起來讓人煩,就像是……看不起人一樣。」

    「自視清高,其實是個腦癱。」

    「嗯……」

    聽到劉長青的話,陳大富沉思了一會。

    抬起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

    「腦癱這詞用的好啊!」

    看向劉長青,表情有點興奮。

    「你編的詞?」

    「嗯。」

    「真貼切。」

    「你不要扯開話題。」

    劉長青出生打斷了陳大富張嘴繼續要說的話。

    雙眼直視著。

    「幫不幫?」

    「兄弟……這不是幫不幫的問題……」

    陳大富收了臉上的笑意,看著面前杯子中的酒水。

    「你要讓我幫你……我爸肯定不會同意的。」

    抬起頭看向劉長青。

    「俗話說得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前岳父的家產雖然到了葉蓉手上後有點倒退的跡象,但是影響還在那……我幫你,也就意味著和葉蓉作對了。」

    「意思說……不幫?」

    「抱歉,沒辦法。」

    「行。」

    劉長青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陳大富。

    雙手撐在桌子上,微微前傾。

    兩人四目相對。

    劉長青看著陳大富的雙眼,想要從中看出些什麼。

    從小生活在優越的家庭環境中,有幾個是真正的蠢貨?劉長青很明白,眼前的陳大富遠遠不像他表現出的這般。

    一雙眼睛眯了起來,劉長青忽然有些想笑。

    「你知道為什麼葉蓉想要我女兒嗎……」

    「這我還真不知,怎麼?另有隱情?」

    「我前岳父臨死前,沒有把所有財產都給葉蓉,分了兩份給了我兒子和女兒,葉蓉那邊現在也不好過了,她現在急切的需要分給我女兒的那份……你明白嗎?」

    「……」

    陳大富看著劉長青。

    直視對方的雙眼,並沒有任何撒謊之後心虛的表現。

    兩人就這樣對視了一會。

    忽然陳大富笑了出來。

    「你跟我說這個幹什麼?管他是真的還是假的,反正都是你們的事,跟我也沒……」

    「幫我,到時候我把屬於我女兒的那份給你。」

    劉長青打斷了陳大富要說的話,一字一頓的說道。

    「陳老闆……有沒有興趣?」

    ——————————————————————————

    天色已黑。

    劉夏芝被關在了房間內。

    屋內裝修的很夢幻,床也比以前睡的要大了好幾倍。

    但劉夏芝並沒有躺在上面。

    而是抱住腿,一個人縮在角落裡。

    屋內的燈並沒有打開,此刻的屋內顯得有些偏暗,窗帘也被緊閉的拉上。

    劉夏芝紅腫著雙眼,看樣子哭了有一段時間了。

    雙腿的膝蓋上也有著磕破后的傷痕,但是已經做了一些處理。

    原本這樣的疼痛,劉夏芝平常應該會大喊大叫才對,但是此時的她卻像是絲毫沒有感受到一般。

    比起身體的疼痛,此刻年僅十歲的劉夏芝,更疼的事一顆心。

    她已經哭了整整一個下午。

    從……李宛冉讓她叫李崇明爸爸的那一刻開始。

    從那一刻開始,李宛冉的形象在劉夏芝的心目中就全盤破碎。

    也是從那一刻開始,完美媽媽的形象也不再存在。

    她……終於明白,為何當初她追問爸爸,媽媽去哪時對方無言的模樣。

    原來……從一開始,錯的就是媽媽……

    劉夏芝的心裡其實早已經有了這樣的苗頭,在上一次葉蓉到自己家時劉長青與對方的談話。

    劉夏芝不能忘記……但是劉長青說的那句話。

    【夏芝是我女兒,她姓劉,不是你李家人,也不是和你一樣姓葉,怎麼……想把夏芝接回去,教育成和你們母女一樣的人?】

    原來……是這個意思。

    當時的劉夏芝並不是很清楚,為什麼父親要對外婆說這樣的話。

    如今看來……

    劉夏芝埋著的臉緩緩的抬了起來。

    雙眼黯淡無光,看著被拉上的窗帘。

    這個空曠房間內的窗帘。

    是……媽媽先不要這個家。

    不要哥哥。

    不要爸爸。

    不要……我……

    劉夏芝緩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腳步虛浮的朝著窗戶的位置走了過去。

    拉開窗帘,看著屋外的景色。

    比家裡窗戶看到的風景要好。

    但她不喜歡。

    她喜歡的不是風景。

    而是一家人一起團聚的景色。

    走上前,劉夏芝的雙手握住了欄杆。

    墊著腳,張大嘴巴。

    用著已經哭啞的聲音大聲喊道。

    「爸爸!我想回家!」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