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14章 夜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14章 夜晚字體大小: A+
     

    坐在沙發上的男子眉頭緊鎖。

    穿著睡衣,手中攤著報紙,一雙眼睛有些微微眯起的感覺,似乎並沒有聽到安苑瑤的話一般。

    目光掃視著報紙。

    過了一會,翻了個面繼續看。

    看到父親沒有注意到自己。

    安苑瑤內心的不安稍微降低了一些,有些緊張的又看了看父親,慢慢的轉過身,抬起腳邁上了第一個台階。

    大氣都不敢出。

    「你想去哪。」

    背後傳來的聲音,使得安苑瑤的準備上樓動作停在了原地。

    脖子猶如生鏽的貼片一樣,艱難的轉了過來。

    露出了一個心虛的笑容。

    「我回去睡覺呀……」

    「大半夜的,還背著個包,你這是想要睡覺的樣子?」

    「沒有沒有,我沒那個想法!」

    聽到父親的這句詢問,安苑瑤伸出雙手搖擺著,極力的否認。

    「我就是想……想來喝杯水。」

    這句話說完之後,對方便沒了迴音。

    安苑瑤緊張的看著父親,只見他依舊在看著報紙。

    時間一分一秒的度過,安苑瑤的心也隨著時間逐漸的提了起來。

    雙手一合,報紙被對摺起來。

    又折了一下,安權承便將報紙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抬起頭,看向了不遠處的女兒身上,四目相對的瞬間,他看得出來女兒眼中的慌亂。

    畢竟是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他怎會不知女兒的真實想法?

    想了片刻,無奈的嘆出一口氣來。

    「你一點都沒變。」

    「爸……」

    「你先回去睡覺吧,這段時間在家裡老老實實的待著,等你弟孩子的酒宴辦完之後,我和你媽帶著你去看一看你口中的那個人究竟怎麼樣。」

    這句話傳入安苑瑤的耳中,瞬間臉色便開始有些煞白。

    她清楚的知道,如果父母和自己一塊去,謊言就會被戳破。

    因為……根本沒有柳常清這個人。

    到時候……

    腦海中回想起兒時有關父親的記憶,安苑瑤不免有些慌亂。

    話語似乎沒有經過大腦的潤色,便脫口而出。

    「爸!我自己一個人回去就可以,你跟我媽不用……」

    「胡鬧!」

    話並沒有說完,便被安權承粗暴的打斷。

    突如其來的兩字使得安苑瑤嚇了一跳,脖子縮了一下。

    安權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三步兩步的走到了安苑瑤的面前。

    嚴肅著一張臉。

    「我以前從沒有約束過你的決定,你還想在做錯多少件事才肯罷手?」

    「爸,這次……」

    「不用再說了,就按照我說的辦,到時候我們陪你一起去。」

    看著女兒,安權承的眼睛眯著。

    「見一見……那個柳常清。」

    ——————————————————————————

    坐在電腦旁停止了敲擊鍵盤的動作,劉長青雙手十指交叉,舉過頭頂長長的伸了個懶腰。

    回過頭看向床鋪。

    兒子側卧著,閉著雙眼,睡得很熟。

    看了看電腦上的時間。

    凌晨12點24分。

    有點晚了啊……

    內心這般想著,劉長青並沒有太濃烈的睡意。

    盯著屏幕看了一會,雙眼有些出神。

    過了一會,悄悄的從椅子上起來,盡量壓低自己的腳步聲,不讓腳步聲吵到熟睡中的兒子。

    走到門口,打開門,隨後在靜悄悄的關上。

    站在屋外,劉長青環視著四周,客廳的燈已經關閉,漆黑的環境只能借著微弱的月光照亮一絲。

    劉長青掏了掏兜里的煙,點上一根,然後便走到了窗口的位置。

    想到上輩子剛剛抽煙的時候,一開始也只是因為看大學的室友抽,對於抽煙這種事情一開始劉長青是拒絕的。

    只是宿舍聚會吃飯喝酒時,室友總是喝的臉色通紅后,搖搖晃晃的散給自己一支煙。

    拒絕幾次之後,對方還是依舊堅持。

    沒辦法接了過來,一開始確實不覺得這玩意有什麼好抽的。

    直到大四工作時,天天熬夜加班的情況下,劉長青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會染上煙癮。

    有時候,抽煙並不是單純的抽煙。

    而是一個男人,能夠排解自己心中不快的方式。

    抽完一根,不論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都一改頹廢,繼續微笑面對。

    每個人都有著一張面具,或者……每個人都活在面具之下。

    劉長青的目光看向窗外。

    今夜的月亮,似乎比以往的要亮上一些……

    彈了彈煙灰,劉長青又抽了一口,將口中的煙霧吐出之後,似乎是下意識的朝著窗邊看去。

    他還記得前陣子犯下的過錯。

    視線掃到了女兒放在窗戶邊上的半截塑料瓶,那兩隻長了兩隻腿的蝌蚪,在夜晚之中也依舊散發的活力。

    雙眼盯著半截塑料瓶,劉長青的內心有些掙扎。

    他……似乎在等著自己下一個決定。

    既然這兩隻東西的生命力如此頑強,為什麼自己不送他們一程?

    看了看手中的香煙,又看了看放在一旁的塑料瓶。

    劉長青想到了故技重施。

    但這個想法只是出現在腦海中兩秒,便被快速的否定。

    那樣太明顯,如果早上女兒看到后,指不定會有多麼的傷心。

    要無色無味……神不知鬼不覺的……

    靈光一現。

    劉長青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點子。

    鹽是一個好東西。

    遇水則融,無色,但有味,可是沒人會無聊到用舌頭品嘗裝有蝌蚪的水源。

    殺蝌蚪與無形之中……

    劉長青的目光逐漸變得堅定起來,將抽了幾口的香煙扔出窗外,隨後大步的朝著廚房的位置進發。

    找到裝有鹽的小罐子,用勺子挖了一勺放在了自己的手心。

    攥著朝著窗邊前進。

    站在窗邊,劉長青伸出裝有細鹽的那隻手,沒有絲毫猶豫的就要打開手掌,讓掌心的細鹽自由滑落到塑料瓶內。

    「咔吧……」

    門被推開的聲音響起。

    劉長青沒能來得及把細鹽放入水中,在聽到動靜的那一刻,他便反應快速的把攥有細鹽的朝著窗外扔去。

    扔完之後,連忙轉過身看向開門的人。

    透過窗外的月光,劉長青看清了開門的人。

    藍伊弦。

    似乎是背光的緣故,藍伊弦雖說注意到了窗戶旁站著一個人,但看不清臉。

    朝前走了幾步,直到湊到面前,才看清楚究竟是誰。

    驚訝之餘,沒有忘記壓低音量。

    「劉長青?大半夜的你在這做什麼?」

    「賞月……」

    嘴中回復,劉長青把手從背後抽出,拍了拍掌心沾著的細鹽。

    這個動作讓對面的藍伊弦很是不解,一雙眼睛看了看窗外的月亮,隨後又看了看站在窗邊用手搓著另一隻手掌的劉長青。

    有些不解。

    有些疑惑。

    「你的手摸到什麼髒東西了嗎?看你……一直在不停的搓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