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08章 沒能問出的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08章 沒能問出的話字體大小: A+
     

    劉長青洗完澡從衛生間內走了出來,手中拿著毛巾不停的擦著頭髮。

    站直身子望眼看去,此刻的藍伊弦正半蹲著,手中拿著抹布賣力的擦著茶几。

    身旁放著一個塑料盆,盆里的水已經不是純凈的透明,而是有點泛黑。

    注意到這點,劉長青的老臉不禁一紅。

    雖說他也偶爾做做家務,但大多數的時候只要不是髒的不是那種用肉眼就能看到的污漬,他一般是不回去理會的。

    頂多拿個掃把掃掃地上的灰塵,然後用拖把在走一遍。

    雖說已經和藍伊弦說過不用做這種事情,但對方大概是出於心裡的過意不去,倔強的堅持要負責整個家裡的衛生。

    向前走了幾步。

    劉長青站在藍伊弦的身後。

    「我洗完了,你和你女兒去洗吧。」

    「等一會,我先把客廳收拾好。」

    藍伊弦停下了手頭上的動作,抬起胳膊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

    劉長青的這間房子不怎麼有陽光照射進來,相對於其他的樓層會顯得陰涼許多。

    但就算如此,在夏日天氣的大趨勢下,該熱還是會熱。

    顯然,此刻的藍伊弦就熱的不成樣子。

    身上應該出了不少的汗,衣服的布料有些都已經粘在了身上,外加上今天早上催債的將她放到在地,實際上她此刻的衣服是顯得有些髒兮兮的。

    劉長青注意到了這一點。

    開口問道。

    「上午買東西的時候你跟你女兒沒買兩件換洗的衣服嗎?」

    「……」

    劉長青的這番詢問讓藍伊弦呆了下來。

    想了片刻,表情變得有些焦急。

    「忘了這個了!」

    「唉……」

    嘆了口氣,劉長青大概也猜到了這點,剛想開口說話就見藍伊弦從地上站了起來。

    「那我回去拿幾件衣服。」

    「你怎麼想的?這個時間點肯定有人守著,就等著你母女倆回家,你現在跑回去不就是自投羅網嗎?」

    「啊!那……那這麼辦?現在去買……」

    「這屋子有我以前的衣服,雖然很久沒穿了,但勉強給你用也行,你女兒的話……從我女兒衣服里拿兩件,反正個頭都差不多。」

    劉長青的這番話讓藍伊弦驚訝不已。

    臉色逐漸變得怪異。

    穿對方的衣服,這……這種話……

    劉長青看了一眼對方的表情,隨後繼續開口。

    「當然這種舉動是有些不太合常理的,衛生間那個小柜子里放著吹風機,你可以把衣服洗完后,拿吹風機吹乾,明天我出去的時候順便給你買兩件回來,而且我以前的衣服放的時間太久了,估計會有點味……」

    「好吧……」

    「就這麼決定了。」

    這般說道,劉長青的視線從藍伊弦的臉上移開,轉頭對著女兒的屋子喊了一句。

    「夏芝,你出來一下!」

    「幹嘛!」

    回應的聲音從屋裡傳了出來,沒一會劉夏芝就踏著拖鞋開門走了出來,來到了劉長青的面前。

    昂著小腦袋,裝作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

    「我都要睡覺了!」

    對於女兒說的這六個字,劉長青一個字都不信。

    天天晚上就你那個破掌機的聲音最吵!

    劉長青這般想著,但並沒有選擇揭穿女兒的謊言。

    抬起手拍了拍女兒又沒有吹乾的頭髮,劉長青的臉上掛著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珍惜最後一晚的快樂吧,回頭讓周詩妍那丫頭輔導一下女兒的學習……

    手掌上傳來的觸感告訴著劉長青,自家女兒又沒有好好把頭髮吹乾凈。

    「你這頭髮濕乎乎的又不吹乾,明天變成爆炸頭怎麼辦?到時候你又嫌我扎頭髮不好看。」

    劉夏芝感受著父親拍打著自己腦袋的手,心裡有點發虛,聽完對方說的話后,腦海中又回想起了那天早上扎頭髮的記憶。

    連忙搖頭。

    「我自己可以扎頭髮!」

    「你自己也扎的不好,不如還是我來吧!放心,自從上次之後我有好好的研究過。」

    「不要不要不要!」

    「再相信我一次!」

    「我不要!」

    「那個……」

    父女二人爭吵的聲音戛然而止。

    整齊的扭過頭看著輕聲打斷二人說話的藍伊弦。

    被父女二人這般盯著,一時間藍伊弦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視線移向一旁。

    「我挺會扎頭髮的,詩妍小時候天天都是我給她扎頭髮,要不我來給你女兒扎吧……」

    「……」

    劉長青愣了一下,這一刻他才突然醒悟,家裡現在這不是有個現成的會扎頭髮的嗎?

    一想到扎頭髮一難題被解決,劉長青的臉上就不禁浮現了笑意。

    正要開口說好,他忽然感覺站在自己面的女兒拽了拽自己。

    隨後劉長青低著頭看向女兒。

    只見她昂著小腦袋盯著自己,表情有些不快。

    「你給我扎。」

    這句話說完,藍伊弦的剛剛還不太好意思的表情就變了。

    這種直白的意思,她聽得懂。

    劉長青同樣也聽了出來。

    他撇了一眼表情變化的藍伊弦。

    選擇扯開這個話題。

    「先不說這個,你把你的衣服拿兩件出來給那個姐姐穿。」

    「唔!我……」

    「聽話,夏芝。」

    劉長青看得出來女兒不太願意,沒等女兒說出不字就打斷了對方。

    拍了拍她的腦袋。

    「趕緊去找兩件出來。」

    「好……好吧……」

    看得出來父親的態度很是強硬,劉夏芝沒有在多說什麼,撅著嘴巴極其不情願的回到了屋裡,開始翻弄起來。

    藍伊弦的雙手不停的揪著手中的抹布,心情失落。

    腦袋微微低下。

    劉長青看在眼裡,開口說道。

    「別幹活了,我都說了這些交給我來做就好了。」

    聽到劉長青的話,藍伊弦抬起了頭,看著面前的劉長青。

    「可是……」

    「沒什麼,不要那麼拘束……換句話來說,我明天還有事情要拜託一下你女兒,你們就當來我家做客的。」

    「那怎麼可以,我不是客人……我已經那麼麻煩你了,再不做點什麼的話我會感覺過意不去的!」

    「……」

    她的表情很認真。

    雖說看起來很柔軟,但也有著自己的想法。

    俗稱倔。

    聽到藍伊弦所說的話,劉長青已經不想再溝通下去了,這件事顯然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明白的事情。

    隨便找了個理由。

    「有點累了,那我先回屋睡覺去了,你們倆快去洗澡吧。」

    說完這句,不等身後的人回應,劉長青便扭頭回到自己屋裡。

    伴隨著劉長青關上門的聲音,藍伊弦愣愣的站在原地,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劉長青的情緒會有這種變化。

    久久不語……

    屋內。

    劉知躍躺在床上,手中拿著一本書。

    劉長青並沒有如他所說那邊去屋裡休息著,而是把電腦前的椅子拽了出來坐了上去。

    每當夜晚降臨,他就會化身沒有感情的碼字機器。

    按下開機后,等了一會電腦打開。

    控制著滑鼠,劉長青建立了一個文本,隨後雙手便開始飛速落下。

    「噠噠噠噠噠噠噠!」

    一時間,房間內只有兩人的呼吸聲,與鍵盤敲擊的清脆聲……

    「爸……」

    敲擊動作截然而止。

    「怎麼了?」

    劉長青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兒子。

    劉知躍同樣轉過頭看著坐在電腦前的父親。

    張了張嘴,但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眼睛中似乎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似乎……有什麼話想要說出來一樣。

    掙扎片刻,沒能問出心中的疑惑。

    視線重新移向書本,說道。

    「沒什麼,鍵盤聲小一點。」

    「沒問題!」

    劉長青敲擊鍵盤的動作輕了許多,相對的速度也慢下了一些。

    又回到了剛剛的場景。

    劉知躍撇了一眼父親,這一次沒有叫住對方。

    一時間,房間內只剩下敲擊鍵盤的微弱聲響。

    過了一會,劉長青想到了什麼

    開口說道。

    「對了,明天跑完步回來后我要出去一趟,你們中午隨便弄點吃吧。」

    「嗯?怎麼了?」

    「沒什麼。」

    劉長青看著屏幕上一個接著一個迸濺出來的字元。

    「以後都要去你馮叔那邊看看,估計……需要一段時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