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04章 催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04章 催債字體大小: A+
     

    劉長青到了樓下后,便開著麵包車離開了這個地方。

    他剛剛跟馮遷通了個電話,隨後商談了一些事情之後,便準備拿著最近畫的一些畫稿去和對方見面詳談。

    另外劉長青最近在思考著一個問題。

    雖說小說現在是一個固定的收入,但是他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碼字了。

    因此他的腦海中產生了一個奇妙的點子。

    到時候找一個打手,把大綱給對方讓對方寫不就好了!

    越想越覺得這個方法相當的靠譜。

    只要給對方足夠多的薪資便可以,也絲毫不用擔心對方拿著大綱跑路,要是敢跑,那遵紀守法的劉長青就會動用法律武器來維權自己的利益。

    內心這樣想著,劉長青的腳卻踩在了剎車上,把車速降低下來。

    要想開車從這片區域離開,經過藍伊弦她家的早餐店是必然的情況。

    只是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同。

    前方不遠處顯得有些嘈雜,不少人圍在那裡使得車子無法前進。

    「滴滴滴!!」

    按了幾下之後,人群絲毫沒有散去。

    劉長青不得已把安全帶卸掉之後,熄火開門下了車。

    向著人群走了過去。

    「真慘,這催債的簡直無法無天!」

    「可不是嗎,你看這一片給糟蹋的……」

    「頭都被打出血了!」

    周圍人的議論聲傳入了劉長青的耳內。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外圍擠了進去。

    隨後映入眼中的便是藍伊弦那狼狽的身影,以及被她死死抱在懷裡的周詩妍。

    母女二人被三名混混模樣的人圍著。

    嘴中不停的咒罵。

    「在他媽不把錢還上,我就送你倆見見那個老太婆!」

    其中一人這般說道。

    隨後伸出手一把揪住了藍伊弦的頭髮。

    往外扯著。

    被這樣拽著,藍伊弦的表情很是吃痛,眉骨部位血不停的留了下來。

    但是一雙手卻死死的抱住身材嬌小的周詩妍,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

    喃喃自語。

    「我會還的……我會還的……」

    「還你媽!有錢開早餐店,不知道早點還!」

    說著,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抽了下去,瞬間,藍伊弦的臉上便出現了一道巴掌印。

    「媽!」

    周詩妍叫了一句,隨後伸出手一把拽著那個人的胳膊,張開嘴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

    慘叫聲襲來。

    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其餘圍著的二人也沖了上去,伸出手拽著周詩妍的頭髮。

    硬生生的從藍伊弦的懷中將她扯了出來。

    「不要!!」

    藍伊弦的聲音聽起來異常凄涼。

    一雙腿在地上胡亂的蹬著,周詩妍的小臉上滿是吃痛的表情。

    伸出手胡亂的抓著,但是根被夠不到抓著自己頭髮的人。

    在地上被拖行了一段距離。

    劉長青沖了上去。

    蹦起來一腳踹在了拽著周詩妍頭髮的那個人身上。

    完全沒有保留任何力氣,瞬間那人就倒飛了出去。

    劉長青快步跟了上去,左手架住了對方的脖子,硬生生的從地上拽了起來,抵在身前。

    掏出汽車鑰匙,握在手中。

    用尖頭的那一部分,對準對方的眼睛。

    劉長青陰沉著一張臉看向其餘的二人。

    「你們要是現在不放手,我立馬就插爆他的眼球。」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其餘四人有些發愣。

    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藍伊弦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跑到女兒的身旁一把將女兒抱在懷中。

    「沒事了,沒事……」

    「你倆來我後面。」

    劉長青打斷了藍伊弦安慰的話,沉聲說道。

    這樣的話讓藍伊弦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還是周詩妍第一時間明白了。

    站起來扶著藍伊弦走到劉長青的身後。

    側著目光,看著母女二人走到自己身後,隨後劉長青將目光轉移到了不遠處的二人身上。

    眯著一雙眼,問著手中的人質。

    「你們是要債的?」

    「是……是的!」

    眼睛瞪得極大,極力的想要遠離那近在咫尺的鑰匙尖,人類的眼球是非常脆弱的,顯然,他也深知這個道理。

    說話的時候,語氣之中明顯帶著一絲顫音。

    「她……她欠錢,已經很久沒還了……」

    「你胡說!我們早就還完了!」

    周詩妍聽到對方的話,憤怒的喊了出來。

    這讓劉長青聽的清楚。

    「利息是嗎。」

    「是……是的。」

    「……」

    劉長青不在說話,只是抬起手用手肘狠狠的朝著對方的腦袋來了一下。

    對方叫了一聲,隨後便又看到了重新歸位的鑰匙尖。

    不敢亂動。

    「都什麼年代了,還玩這種?」

    「又……又不是我要收的……」

    「那也跟你有關係!」

    說著,劉長青又給他腦袋來了一下。

    其餘二人看到眼前的這種情況,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做。

    他們也是新手,並沒有要過幾次。

    唯一算得上是老手的領頭人,此時還被對方挾持了。

    一時間也慌了神。

    只是愣神間,警鈴聲響起。

    看樣子先前的圍觀群眾有人已經報警了。

    那二人聽到這個聲音,明顯心生膽顫,根本顧不得被劉長青挾持的人,撒腿就要跑。

    只是圍觀群眾門太多了,一時間他們擠不出去。

    三人一個都沒有跑掉,全部被抓。

    隨後劉長青與藍伊弦母女二人一起去警局錄了個口供,在錄口供的時候,劉長青大概的了解了來龍去脈。

    簡單來說。

    藍伊弦的前夫,周泉是個賭鬼,生性好賭的他欠下了不少的賭債,很多都是在小賭場內欠下的錢。

    按理說,對方借下來的錢本不該由藍伊弦來承受。

    只是催債人如今找不到周泉的身影,迫不得已只能對藍伊弦母女下手。

    等走出警局之後,劉長青開著麵包車要將兩人先送回去。

    此刻的藍伊弦,頭部已經包紮完畢,好在只是眉骨磕碰了一下,緊急處理之後,並不會留下什麼疤痕。

    開著車,劉長青目視著前方。

    母女二人坐在後座並沒有說話。

    氣氛一時間有些僵持。

    劉長青思考片刻,選擇打破這個僵持。

    「你們那個早餐店的門面還是早點出手賣了吧,雖然這三個被抓進去了,但……不排除後面還有人會來找你們麻煩的。」

    「……」

    藍伊弦一時間沒有回答,她似乎還沒有從剛剛的驚嚇中回過神來。

    反而是一旁的周詩妍回答了劉長青。

    「那是我奶奶留給我們最後的東西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