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100章 誰想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100章 誰想我了字體大小: A+
     

    安苑瑤的母親蘇妍皺起了眉頭,嘴中又重複了一遍女兒剛剛說道的姓名。

    「柳常清……怎麼感覺有點熟悉?」

    念叨這個名字的時候,確實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但又不是很能想起來到底在什麼地方聽到過。

    隨後繼續問道。

    「是幹什麼的?」

    「寫小說的,算是一個作家吧……」

    「嗯,作家?那挺不錯的!」

    聽到這個職位,蘇妍的臉上浮現了笑意。

    「書叫什麼名字回頭我看一下,出版了嗎?現在能不能買得到?」

    「這個……好像……應該……差不多快出版了吧……」

    安苑瑤說到這,有些心虛的扭過了頭。

    不敢直視母親。

    看到女兒的這幅樣子,蘇妍有些詫異。

    「怎麼以前從來沒聽你說過這個人,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就……」

    突然被這般問道,安苑瑤開始瘋狂轉動起來小腦筋。

    「就……就是喝咖啡的時候遇到的!」

    「喝咖啡?」

    「嗯嗯!」

    點著頭,安苑瑤的目光看向母親身後的牆壁,沉默了下來。

    猶如陷入了回憶。

    過了許久,安苑瑤才輕聲說道。

    「那天天氣不太好我去喝咖啡的時候忘了帶傘,下了好久好久的雨沒辦法我只能在店裡避雨,正當我苦惱著這場大雨該什麼時候停的時候,他衝進了店裡……」

    「他衝進店裡?」

    「他當時也忘記帶傘了!進店的時候衣服都濕透了!」

    安苑瑤嚴肅的對著母親說道。

    編故事的時候,最討厭被打斷。

    女人的天性或許就是如此,蘇妍被女兒的這段故事挑起了興趣,緩緩的坐在了床邊,聽著女兒敘述。

    安苑瑤繼續說道。

    「恰巧那天避雨的人很多,他沒辦法只能坐在了我的對面……當時他嘴裡說著抱歉,問我這裡有沒有人坐,我說沒有后他又問我可不可以坐在這裡,我同意后他便坐在了我的對面,大概是我當時略微憂傷的表情被他看到了,他就詢問我是不是有不開心的事情,我就把當時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像他敘述,按理說一個陌生人我應該不會和他說那麼多,但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便覺得他是可以傾訴的對象……」

    蘇妍聽完女兒說的這些話,表情變得心疼起來。

    那段日子,自己的女兒究竟承受了怎樣的痛苦,那個時候她又是什麼樣的心情……

    想到這,蘇妍感覺眼角有些濕潤,她伸出手抱住了自己的女兒,讓她躺在了自己的腿上。

    安苑瑤沒有反抗,她趴在媽媽的腿上,雙眼閃爍著什麼。

    繼續說道。

    「他聽完后就對我說……吃好喝好,早點離開他,找個你喜歡,他也喜歡你的……女人不該活成你這樣。」

    「說得好!」

    蘇妍對柳常清說出的這句話極其贊同。

    安苑瑤像是回想起了什麼,她的嘴角慢慢的勾了起來。

    「後來他提議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要淋淋雨,這樣所有的不愉快也會被雨水沖刷乾淨,我也不知道我當時在想什麼,莫名其妙的就跟著他跑了出去,雖然渾身濕透的感覺不舒服,但不知道為什麼當時卻感覺心情舒暢了許多……」

    安苑瑤說道這臉上的喜意已經掩蓋不住,被一直看著她的蘇妍看的清清楚楚。

    安苑瑤沒有注意到母親的視線,她的腦海中此時此刻閃過了與劉長青的相遇。

    「渾身濕透后,他怕我感冒就把我帶回了他家……」

    「他家?你第一次見面就跟他回家了?」

    「我當時被雨淋的渾身濕透了!不趕緊洗個熱水澡會感冒發燒的!」

    「那也……」

    「然後到他住的地方之後,他給我燒了熱水,烘乾了被雨水打濕的衣服,還給我……熬了一碗熱乎乎的粥……」

    說到這,她臉開始微微泛紅不知不覺中腦海中已經形成了自己敘述的這個故事的畫面。

    安苑瑤和劉長青共存的畫面……

    一顆心開始跳動起來。

    安苑瑤不知為何,感覺自己的臉開始變得燥熱起來。

    腦子裡的畫面太過真實,安苑瑤已經羞的編不下去了,雙手捂著臉從母親的腿上爬了起來,一頭悶在了枕頭上。

    看著女兒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蘇妍很是不解。

    過了一會,安苑瑤才低聲說道。

    「我還有點困,媽媽你先出去吧……今天我誰都不想見……」

    「早飯你還沒吃……」

    「等一會我餓了我會去吃的……現在先讓我一個人安靜一下。」

    「……」

    想了一會,蘇妍才應道。

    「好吧。」

    說完就打算離開房間,剛走了幾步,身後的安苑瑤忽然坐了起來。

    「媽,你千萬不要和我爸說!」

    聽到女兒的聲音,蘇妍轉過身,表情有些生氣。

    「你這孩子,我剛剛不就答應你了!我說不會說就不會說」

    「好吧……」

    「嗯,你在休息一會吧。」

    說完,蘇妍便離開了房間,留著安苑瑤一人坐在床上。

    看著被關上的房間門,安苑瑤有些發獃。

    腦海中又出現了自己剛剛編造出來的畫面。

    安苑瑤慢慢的躺了下去,將一旁的被子扯了過來,把頭也蓋上。

    在被子中縮成了一團。

    不一會,被子里便傳來了憋不住的笑聲。

    「嘿嘿嘿……」

    蘇妍站在丈夫的門外,糾結了很久,最終還是推開了門。

    邊走邊說。

    「剛剛女兒跟我說,她相中了一個小夥子,那小夥子名字叫……」

    「柳常清!」

    伴隨著門被關上,聲音也戛然而止。

    ——————————————————————

    「阿嚏!阿嚏!阿嚏!」

    劉長青在梯子上,把頭扭向一旁連打了三個噴嚏。

    噴嚏結束后,他用手腕蹭了蹭鼻子,嘴裡嘟囔著。

    「誰想我了,怎麼打這麼多噴嚏?」

    「爸,你別晃蕩,我快扶不住了!」

    梯子下劉知躍雙手死死的攥著梯子的兩側,剛剛劉長青三個噴嚏打完他差點沒扶穩當。

    雖說不是很高,但是從兩米多的地方掉下來,那也是摔得很痛的。

    劉長青頭往下撇了一眼。

    「兒子,扶穩當!」

    「那你別亂動!」

    「行!我盡量速戰速決!」

    嘴中說完,劉長青便拿個小鏟子開始鏟了起來。

    老舊的房子或多或少的會有一些問題。

    因為剛剛坐在沙發上看到了蜘蛛網的緣故,劉長青便去買了一些工具,順便把放在樓下不知道誰的梯子也借了過來。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這種相對於比較危險的工作便由他這個當父親的來解決。

    劉長青聚精會神的鏟著,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才把這一塊髒東西鏟掉。

    「很好,完美!」

    「弄乾凈了嗎?」

    聽到兒子的詢問劉長青點了點頭。

    「你老爸出手能不幹凈嗎?去旁邊瞅瞅,這個燈泡好幾天不亮了!」

    說著劉長青下了梯子,把梯子搬到了已經熄了幾天的燈泡低下。

    隨後跑去把電閘搬掉之後,劉長青再一次的爬上了梯子。

    依舊是兒子在下面扶著。

    為了保持這個東西的平衡不出現太大的抖動,劉知躍的臉已經漲紅。

    那是憋出來的。

    卸下燈罩,劉長青看著這種老舊的燈泡。

    伸出手把燈泡擰掉,從梯子上慢慢的下來。

    看了一會手中拿著的壞掉的燈泡。

    「應該是燒了,沒事……你再去買一個。」

    「爸!我不行了,我已經動不了了!今天多跑了一個多小時又在下面扶了半天的梯子,我現在腿和胳膊都好痛!」

    劉知躍罕見的發了牢騷。

    聽到兒子的話,劉長青看向了他。

    一臉疲倦……

    看樣子是真的累了。



    上一頁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