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99章 柳常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99章 柳常清字體大小: A+
     

    在做什麼?

    劉長青和【君醉相思】並沒有聊過幾次天,掰著手頭算加上這一次也才是第三次聊天。

    這種個人隱私能隨便告訴你嗎?

    【坐在沙發上】

    劉長青把這五個字發了過去。

    那邊迅速的回了過來。

    【坐在沙發上幹什麼?】

    【發獃】

    【發獃幹什麼?】

    【就是發獃啊,還能幹什麼?】

    【最近很無聊嗎?】

    【還行,你問這個幹什麼?】

    劉長青開始覺得莫名其妙的,對方如今這個說話的方式很像是在找話說。

    【你今年多大了】

    又來了一條信息,看的劉長青摸不清楚對方的腦迴路。

    咋還問起來年紀了?

    【保密】

    【有女朋友嗎】

    劉長青沉默了下來。

    這一刻客廳內變得十分安靜,劉長青覺得自己的時間在一秒一秒的流逝著。

    他剛想放下手機,對方的消息又發了過來。

    看向屏幕。

    【沒考慮在找個女朋友嗎,多注意一下身邊的人】

    「……」

    劉長青驚呆了,他的雙眼看著手機屏幕上的這段話。

    這個人在鬼扯什麼?

    【我去洗澡去了】

    劉長青按下了這幾個字發了過去,隨後把手機往沙發上隨便一扔便不再去看。

    頭靠在沙發的墊子上,望著自家的天花板。

    「……」

    他的目光被牆角的蜘蛛網吸引了過去。

    好傢夥……藏得夠深,直到今天才發現你!

    一下子站了起來,劉長青衝進了衛生間,準備來一場說干就乾的大掃除。

    ——————————————————————

    安苑瑤的雙手瘋狂的按著手機上的鍵盤。

    【你天天這樣虛度光陰有什麼意思?】

    【要對自己有些信心,不要放棄自己】

    【給我回來說清楚再去洗澡!】

    當然,一切都是徒勞。

    安苑瑤發過去的消息,猶如石頭沉入大海一般,濺起水花之後便沒有了任何聲響。

    趴在床上,安苑瑤雙手握著手機,一雙眼睛盯著屏幕。

    「大傻瓜!臭笨蛋!真去洗澡去了!」

    情緒煩躁起來,握著手機的手不停的砸著床墊因此來發泄出內心的不滿。

    安苑瑤翻了個身平躺在了大床上,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一雙眼睛盯著天花板。

    有些出神,隨後便是越想越氣。

    這個笨蛋!

    內心咒罵一句,安苑瑤又翻了個身側卧著。

    看著手機上劉長青發的話。

    目光出神。

    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砰砰砰。」

    輕輕的敲門聲響起。

    渾身一個激靈,安苑瑤回過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門。

    「瑤瑤,起床了沒?」

    聽到門外的聲音,安苑瑤一把將手機塞進了枕頭下面,趕緊閉上眼,伸手將一旁被子扯了過來蓋在自己身上。

    均勻的呼吸著,似乎還在熟睡中一般。

    沒有得到回應,門外的人等了一會後便將門打開。

    腳步輕盈的走了進來。

    身高一米六多一些,穿著一身居家服飾,頭髮挽了上去,臉上雖說有些皺紋,但可以看得出來年輕時也是極其漂亮的人。

    長相上與安苑瑤有著相似之處。

    她走到了床前,看著背對著自己睡覺的女兒。

    臉上閃過一絲無奈。

    「我剛剛敲門的時候都聽到你屋裡的動靜了……」

    這句話讓裝睡的安苑瑤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臉色有些尷尬。

    「媽……」

    「別賴床了趕快起床吧,一會家裡就要來人了。」

    安苑瑤的裝睡覺計劃被拆穿了。

    母親的話落在她的耳中讓她變得不開心起來。

    掀開被子,把被子抱在懷中。

    坐在床上,對著站在面前的母親訴說。

    「我想回去不想在家裡待著!」

    「你這孩子凈說胡話,既然都已經和他離婚了,你還回去幹什麼?」

    「我……」

    安苑瑤母親的語氣加重了一些。

    「兩年都沒回過家,這次就在家裡待著吧,哪也不要去了!」

    「可是……」

    「可是什麼?你還要回去找那個李崇明?」

    「我找他幹什麼,我們兩個已經離婚了!」

    「你這丫頭!」

    伸出手指戳著安苑瑤的腦袋,她的語氣中帶著怒氣。

    「當年我和你爸那麼反對你不還是跑過去找他?」

    「那時候不懂事,但是我現在已經想清楚了,什麼樣的人才是我應該去相伴一生的!」

    安苑瑤語氣有些激動的說了出來。

    隨後她便察覺到了不對。

    面前母親臉色變得有些古怪。

    察覺到自己說錯了話,安苑瑤有些心虛的解釋一句。

    「我是說有可能會找到……可以相伴一生的人……」

    「那個人叫什麼?」

    「什麼人?」

    「別給我裝傻,你這次離婚也是因為這個人嗎?他叫什麼?」

    「媽……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說不說?你要不告訴我,我就去跟你爸說了?」

    威脅的話語從她的口中傳出。

    聽到這句話,安苑瑤的臉色變得有些煞白。

    安苑瑤的父親,從小就給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從安苑瑤記事的那一刻起,她看到的就是父親那緊繃著的一張臉,似乎沒有喜怒哀樂這種人類該有的情緒。

    身為國畫大師的他,性格上有些古怪有時候來了靈感的話在屋子裡一關就是好幾天。

    安苑瑤從小就被這般培養著。

    在沒有經歷那段失敗的婚姻前,安苑瑤從事的便是教育工作。

    國畫老師。

    當然,就算從小開始練,但她的水平遠遠達不到她父親的標準,因此從小在訓斥聲成長的安苑瑤對父親一直有著懼怕的感覺。

    她害怕母親去告狀。

    低著腦袋,吭哧了半天。

    安苑瑤的一雙手不停的揪著被罩。

    「我……我說……」

    「叫什麼名字?」

    聽到母親的詢問,安苑瑤的大腦在飛速的轉動著,她不能直接將劉長青的名字告訴自己的母親。

    安苑瑤的父親與李宛冉的父親曾經是好朋友,不然以前性格詫異如此之大的二人也不會成為閨蜜。

    李宛冉和劉長青結婚之後,安苑瑤的父親見過劉長青幾面。

    他肯定沒有忘……

    這種關係如果被父親知道的話……

    安苑瑤的內心十分的糾結著。

    過了有一會時間,才張開了嘴。

    「劉……」

    聲音小的猶如蚊子煽動翅膀的聲音。

    安苑瑤的母親沒有聽的太清楚,皺著眉頭往女兒的身前湊了湊。

    「柳?他姓柳嗎?是柳樹的那個柳嗎?」

    「啊?」

    安苑瑤聽到母親的話,有些詫異的抬起頭。

    一雙眼睛疑惑的看著母親。

    被女兒這般盯著她有些急切。

    「看我幹什麼,快說叫什麼!」

    「他叫……他叫……」

    腦子飛速的轉動著,安苑瑤的雙眼看向了窗外。

    院子里的大樹,青色的葉身……

    劉……柳?

    思緒在這一刻暢通無阻。

    安苑瑤抬起了頭,看向了母親。

    提高了些許音量。

    「柳常清!柳樹的柳,常在的常,清水的清!」

    「柳常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