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96章 喝醉的模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96章 喝醉的模樣字體大小: A+
     

    雙手握著一次性杯子,藍伊弦仰頭不停的喝著劉長青遞過來的啤酒。

    冰涼的啤酒滑過她的喉嚨。

    仰著頭,脖子的曲線展現出來,伴隨著口中啤酒的咽下劉長青看的清楚,對方的喉嚨的律動。

    他也跟著咽了口口水。

    藍伊弦一口氣喝完,隨後將一次性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打出了一個嗝。

    「嗝!」

    「這米線有這麼辣嗎,你剛才不是還說可以吃辣……」

    劉長青的視線從對方身上移開,拿起筷子夾起了一道米線放入了嘴中。

    咀嚼幾下之後咽了下去。

    「……」

    沉默片刻,劉長青詫異的看向藍伊弦。

    「這也不辣啊,你是不是不能吃……等一下!」

    劉長青的聲音截然而知,他抬起手一把抓住了旁邊的酒瓶,咣咣咣的灌了幾口。

    放下瓶子,嘴巴張大。

    這辣度有後勁!

    老闆端著一份花甲和幾份烤的蔬菜走了過來。

    「你們的齊了!」

    說完就要扭頭走。

    劉長青一把抓住了他。

    「等一下,這米線怎麼這麼辣?」

    「啊,不是你說的重辣嗎?」

    劉長青聽到老闆的回答有些愣神,隨後反應了一下。

    「你說的中是第幾聲?」

    「第四聲啊!」

    「我說的是中心的中,不是重量的重!」

    「那你也沒說清楚啊,我聽你這說的還以為是重辣……要不我把這兩份撤走,重新做一份吧。」

    「也行……」

    劉長青想了想點頭應道。

    老闆也不是故意這般,只是溝通方面出現了點問題因此才發生了這種誤會。

    也沒有故意刁難對方。

    看著老闆端著兩份重辣米線離去的身影,劉長青先是嘆了口氣,隨後看向藍伊弦。

    只見對方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一時間劉長青有些出神,伸出手摸了摸臉內心想到。

    今天刮鬍子了啊?

    想到這,劉長青挪了一下位置,發現面前的藍伊弦依舊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剛剛坐著的那個方向,這時劉長青才知道對方是在發獃。

    伸出手在對方眼睛晃悠一下。

    雙眼無神……

    「藍伊弦?」

    劉長青試探性的叫了對方一聲,隨後藍伊弦便給出了回應。

    「嗯~」

    感覺對方有些不太對勁。

    「辣勁過去沒有?」

    「什麼辣?」

    藍伊弦嘀咕一聲,隨後腦袋有些輕微的搖晃,雙手拘束的放在腿上,在說話的同時身子也有些輕微的晃動。

    像是重心不穩的樣子。

    劉長青看到對方這個樣子內心有些詫異,想了一下,手向著面前的盤子伸了過去,拿起羊肉串給對方遞了一根。

    「嘗嘗?」

    「好~」

    回應一聲。

    藍伊弦的手便伸了出來,一把握住了劉長青遞著羊肉串的手。

    「……」

    「我讓你接羊肉串,你握我的手幹嘛?」

    「這是你的手嗎?」

    嘴中這樣說著,藍伊弦眨了眨眼,看向面前被自己握著的手。

    湊近盯了一會。

    「不好意思……」

    手往上移了移拿起簽子接了過去,放在嘴邊小小的咬了一口。

    劉長青把手伸了回來。

    隨後拿起了烤好的腰子咬了一半,他挺喜歡吃這個的只是涼了就不太好吃了。

    以前沒吃過之前他對這種東西是嗤之以鼻的,但是真當吃過這個東西之後反而會覺得味道極其不錯。

    他迷上了腰子。

    兩三口解決完了之後,劉長青嘴巴里嚼著看向還在吃那一根羊肉串的藍伊弦。

    拿著簽子的手白凈細長,大概是做早點的緣故,這雙手不像正常女性的手那般看起來軟弱無力,手指雖說纖細白凈,但又沒有從事勞力活之後的那種粗糙感,但看起來又會讓人覺得很有力量。

    嘴張開,又咬了一小口。

    藍伊弦的一雙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

    她的臉頰已經開始泛紅。

    這些變化被劉長青收入眼中,使得他不停擼串的動作停頓了下來。

    「喂!你還好吧?」

    「嗯~」

    「我說……你是不是以前沒喝過酒?」

    「酒?我有喝過呀!」

    「那你剛剛就喝了一杯子的量,怎麼臉紅的跟猴屁股一樣?」

    「有嗎?」

    藍伊弦明顯愣了一下,隨後抬起另一隻手摸了摸臉。

    隨後驚呼。

    「我臉怎麼那麼燙!」

    「完了,你這是喝醉了。」

    劉長青落下了判決。

    相比較前幾次和剛剛見到藍伊弦的時候,此時此刻的她明顯不像是平常的樣子。

    一開始劉長青就沒打算讓對方喝酒,因此要啤酒的時候也只要了一瓶。

    誰知道店家老闆的這次烏龍操作,把中辣聽成了重辣恰巧剛剛事態緊迫,原本劉長青是想讓對方用啤酒漱漱嘴,誰知道她倒是很豪爽的一飲而盡。

    看她那一口悶得氣勢,劉長青以為對方以前喝過。

    搞半天……

    「剛剛我讓你用啤酒漱漱嘴就行,你咋還咽下去了?」

    「你有……這樣說過嗎……」

    藍伊弦的音量開始變得低了下來。

    大概是那一輩啤酒的後勁上來了,她的眼睛像是快要睜不開一般。

    上眼皮和下眼皮發生了激烈的互毆。

    不停合併。

    劉長青看著對方的樣子,嘆了口氣。

    「要不你先回家吧,不過你放心這些東西我不會浪費,我全打包帶走!」

    「回去幹什麼……」

    「你都暈成這樣了,還不回去,你是準備讓我看你表演當街睡大覺嗎?」

    「嘿嘿嘿……你這人說話真有意思~」

    藍伊弦抬起頭笑著面向劉長青。

    這一次,她到沒有捂嘴笑。

    看到對方的這幅姿態,劉長青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

    沉思一會。

    對著老闆喊道。

    「老闆!把那兩份米線打包帶走!」

    「好!」

    聽到老闆應了一聲后,劉長青便站了起來走到了藍伊弦的身旁。

    「你等我一下,我去屋裡拿個塑料袋打包。」

    「嗯!」

    應著,重重的點了下腦袋。

    劉長青盯著她一會,隨後伸出手將對方手中沒吃完的羊肉串奪了下來,放在了桌子上。

    剛剛她點頭的時候,差點插臉上。

    看了一下藍伊弦泛紅的臉,劉長青轉身走進了店裡。

    出來後手中多了兩份打包好的米線,以及空著的塑料袋。

    單手拎著,將剛剛老闆找的零錢放進了兜里,劉長青覺得有些心累。

    怎麼又是自己付的錢……

    把桌子上一口沒嘗的花甲和剩下的幾串蔬菜以及肉串全部打包完畢,劉長青把塑料袋打了個結拎在了手中。

    走到低著腦袋的藍伊弦身旁。

    拍了拍她的肩膀。

    「腦袋還清醒嗎?」

    「……」

    沒有回應。

    劉長青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先是愣神片刻,隨後空出一隻手將對方低著的腦袋撥了起來。

    看到的卻是一雙閉著的眼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