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80章 決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80章 決然字體大小: A+
     

    劉長青目送著計程車駛離在自己的視線內,久久沒有動彈。

    過了不知道多久,才像是自嘲一般的輕笑一聲邁著步伐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現在的自己……沒有資格談情說愛。

    一步接著一步。

    劉長青其實並沒有喝的有多醉。

    這具身體的酒量相當不錯,之所以裝作暈乎乎的模樣跟安苑瑤那樣說,也只是借著酒勁想跟對方挑明。

    他不敢去想自己對安苑瑤到底是什麼意思,與其任由兩人的關係莫名其妙的發展下去,還不如快刀斬亂麻。

    目前的劉長青只想好好的撫養兩個孩子,而不是去考慮這些有的沒的。

    說明白了,他害怕繼續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會淪陷。

    劉長青不是個白痴。

    他清楚的知道安苑瑤對自己一次比一次親近是什麼意思。

    如果只是因為自己最近一段時間對她有些關心所以就這樣親近自己。

    那是不是換一個人她也會一樣?

    劉長青的腦子亂成一團。

    他輕輕的甩了甩頭,想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甩出了腦海。

    站在自家門口,抬起雙手拍打了臉頰。

    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劉長青將臉上的表情隱藏起來,手握住了門把,將門打開。

    「我回來了。」

    「爸……你喝酒了?」

    劉知躍崴著腿,一步一步的朝著劉長青走去。

    換好拖鞋,劉長青推開了要扶著自己的兒子,臉上帶著笑意。

    「還沒暈呢,扶什麼扶,夏芝呢?」

    「進屋了……你要不要先喝一杯水?」

    「給我倒一杯……」

    兒子的話傳入耳中后,劉長青才覺得嘴巴乾的厲害。

    得到了回答,劉知躍晃晃悠悠的去倒了一杯水,放在了茶几上。

    劉長青坐在沙發上,拍了拍漲著的肚子。

    打了一個飽嗝,隨後問道。

    「明天最後一天考試了?」

    「嗯,還有兩科就考完了。」

    「那行,在修養個幾天,你的腳差不多也該好了,最近咱們父子也沒跑步減肥了……」

    「我每天睡覺之前都會做做仰卧起坐的。」

    兒子的回答讓劉長青有些吃驚。

    自從兒子的腳受傷后,劉長青也有幾天沒有運動過了。

    沒想到這小子天天自己在屋裡做仰卧起坐。

    仔細看來,自打減肥著半個月下來,兒子的身形似乎真的消瘦一些。

    雖然不是很明顯。

    「不錯不錯,難得可貴的精神,要繼續保持!」

    「嗯,必須的。」

    劉知躍點著腦袋回答著。

    隨後便沒了話說。

    劉知躍可以感覺得到,今天的父親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過他有心事的模樣。

    父子倆沉默了下來。

    沉寂著,劉長青頭靠在沙發上,看著頭頂的燈光。

    有些刺眼。

    隨後,伸手拍了拍坐在一旁的兒子。

    輕聲說道。

    「回屋複習吧,我在客廳歇會。」

    「……」

    「我知道了……水別忘喝了。」

    「好……」

    劉知躍沒有選擇繼續打擾,只是把茶瓶拎到了劉長青的腳旁不遠處,隨後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默默的看著兒子做完這些回到自己屋裡,劉長青剛剛維持的表情,瞬間垮了下來。

    伸著手在兜里摸索了半天,才摸出了煙盒,打開之後從中掏了一根叼在嘴裡。

    點燃。

    從沙發上坐直了身子,伸手把放在茶几上的煙灰缸拿的離自己近了一些。

    「呼……」

    煙霧從嘴中吐出。

    似乎也將心中的沉悶排解出去。

    ————————————————

    計程車上,安苑瑤彷彿失了魂一般。

    臉色變的煞白,她似乎渾身上下沒有了一絲力氣,整個人軟趴趴的癱在了座位上,絲毫沒有坐姿一說。

    司機透過後視鏡瞥了一眼後面的安苑瑤。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他很清楚剛剛的那兩個人不是兩口子。

    關係有點亂啊……

    微微的砸吧了一下嘴巴,他選擇了安心開車。

    到達目的地車子停穩,拉起手剎。

    司機便從兜里翻找著零錢。

    在他找零錢的這會功夫,失了魂的安苑瑤已經打開車門下了車。

    直直的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司機默默的數好了零錢,扭過頭看向車後座。

    人不見了。

    連忙抬頭看向窗外,才發現安苑瑤的身影已經走遠了一些。

    趕緊打開車門對著安苑瑤的身影喊道。

    「小姐,你的零錢!」

    「……」

    沒有任何回應,像是壓根沒有聽到一樣。

    司機手中攥著剩餘的零錢摸不著頭腦,目送著安苑瑤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

    安苑瑤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中,低著腦袋換好了拖鞋后把燈全部打開。

    屋子瞬間被照亮。

    「李太太……」

    嘴中念叨著。

    腦海中似乎閃過了剛剛劉長青的臉,對方沒有生氣,只是笑著對自己說的話。

    不知不覺,腳步停了下來。

    安苑瑤微微的昂起了頭,看著掛在牆壁上的那副照片。

    照片里的她挽著面無表情的李崇明。

    那時候的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

    安苑瑤站著腦海中想著。

    一雙眼睛看向照片中,身穿一身潔白的婚紗,笑的燦爛的自己。

    那時候的笑容此刻看起來變得格外刺眼。

    照片中的安苑瑤,年輕、漂亮、身材有型一張臉上全是對著未來的憧憬。

    腦海之中,似乎又回想起了在咖啡廳見到劉長青時,對方那輕描淡寫的語氣勸說自己放手的話。

    喝的爛醉把自己帶回去的身影,外面凍了一夜給自己燒水泡腳的樣子。

    幫自己吹乾了濕掉的衣服,問自己餓不餓……

    自己沒吃完的拉麵他端過去扒到自己碗里……

    自己手拿著卷好的烤鴨,遞給他的時候……

    他張嘴咬向烤鴨的樣子……

    那段日子……生活中似乎沒有了李崇明的身影,反而被另一個人替代。

    劉長青……

    「劉長青……」

    安苑瑤念出了心中所想的名字,她的一雙眼從一開始的黯淡開始變得愈發明亮。

    想到了什麼,視線轉移到了自己的腳上。

    那雙粉色的有著兩朵繡花像是老太太喜歡的樣式。

    雖然醜陋,但穿起來很舒服,也很安心的一雙拖鞋。

    不知為何噗呲一聲笑出了聲。

    「真難看……」

    安苑瑤不知不覺的摸到了茶几上放著的一個煙灰缸,攥在手中。

    等待片刻。

    隨後使勁的朝著掛在牆上的照片砸了過去。

    【砰】的一聲,煙灰缸砸在了照片上導致照片表層的玻璃碎裂。

    快步走上前,墊著腳尖抬起雙手,一把抓住了照片的邊框雙手往上輕輕推著,把照片卸了下來。

    手臂縮了回來,安苑瑤的目光看向表曾玻璃已經有些裂紋的照片。

    透過裂痕似乎還能看到李崇明那張面無表情的臉。

    「你說得對,早就該結束了……」

    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安苑瑤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

    使勁全身的力氣,朝著牆上砸了過去……

    房間內變得一團糟。

    屋內所有以前的合照全部被破壞掉,堆積在了角落。

    整個家亂的如同像是進了小偷一般。

    衛生間內。

    安苑瑤站在馬桶前看著掌心戒指。

    這是她今天早上出門前摘下的結婚戒指。

    或許應該早就發現了,這場婚姻本身就是失敗的,只是曾經她不敢去想一直活在夢裡。

    活在那個還是少女時代的時候經常做的美夢中。

    本該早些結束的……

    安苑瑤看著戒指,手掌使勁攥緊。

    隨後緩緩鬆開。

    掌心朝下,戒指精準的掉入馬桶之中。

    按下了沖水。

    內心做出了決定。

    扭過頭,走出了衛生間,來到了茶几前拿起了手機,安苑瑤按下了很久沒有撥通過的號碼。

    放在了耳旁。

    臉上全是決然之色。

    良久,電話才被接通。

    安苑瑤開口道。

    「李宛冉,我要和李崇明談談。」



    上一頁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