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70章 期末考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70章 期末考試字體大小: A+
     

    「口袋妖怪?寵物小精靈?」

    劉知躍重複了一遍剛剛劉長青說過的遊戲名,低著腦袋想了一會,著實沒有印象。

    如果真的是那種很新穎的遊戲模式,班裡面肯定很火爆,可是至今他都沒有聽說過。

    抬起頭,疑惑的看向父親。

    「爸,你說的這個遊戲他現在有的買嗎?」

    「沒有。」

    劉長青的回答使得一旁興奮不已的劉夏芝瞬間停止了一切動作。

    獃獃的沒了魂一般。

    「沒有啊……」

    「雖然現在沒有賣的,但以後肯定有!」

    劉長青的語氣中充滿肯定。

    他看向劉知躍。

    「你屋裡有沒有筆跟草稿紙?」

    「啊?筆和草稿紙有啊!你要這幹什麼?」

    「等會再說,在你桌子上對吧?」

    「嗯。」

    看到劉知躍點頭,劉長青二話不說衝到了兒子的房間內,沒一會就拿出了一支黑色水筆和一個草稿本。

    來到茶几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弓著腰把筆帽拔開,攤開草稿本在上面塗畫起來。

    劉長青的上一世從事著平面設計職業,他曾經學習過美術,有著繪畫的基礎。

    說起口袋妖怪,大多數人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那個一身黃毛的電耗子。

    那個名叫皮卡丘的玩意。

    好在電耗子不難畫,劉長青握著水筆的手動起來十分流暢,這讓剛剛還獃獃的劉夏芝不知覺的湊到了跟前。

    咬著食指,伸著小腦袋看著。

    一旁坐在沙發上的劉知躍同樣十分震驚。

    爸爸啥時候會畫畫了?

    「完事了!」

    放下筆,劉長青從本子上將畫好的皮卡丘撕了下來,拿在手中向兄妹二人展示。

    「我說的那個寵物,還不是咱們經常看見的那種,就比如我現在手上這張紙裡面的東西,我暫時給它命名皮卡丘,看到沒有!」

    劉長青伸出手,指了指紙張上那隻皮卡丘臉頰上的兩個黑團。

    「這兩個就是這隻電耗子的攻擊來源之一,你看這倆圓像是腮紅?其實不是,這是能放射出超強電流的地方!」

    劉長青的話對兩個孩子的衝擊力非常的大。

    尤其是劉夏芝,聽完劉長青的描述之後,那雙盯著舉著的紙上的那隻皮卡丘,雙眼依舊快要發光一樣。

    上前一把抓住了那張紙。

    「給我!」

    「嗯?」

    劉長青看著不太對勁的女兒。

    「給我,我要貼在屋子裡!它好可愛!」

    劉夏芝的音量提高,極其興奮起來。

    莫名其妙的鬆開手,就看到劉夏芝將那張紙牢牢的抓在手中,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紙面,嘴中不停的喃喃自語。

    「真可耐……」

    「額……可是爸爸剛才說它是電耗子,是老鼠,你不是最害怕那種東西嗎?」

    「這麼可愛的皮卡丘怎麼可能是老鼠!哥哥你不要瞎說哦!」

    劉夏芝怒視著劉知躍說道。

    「它們就是兩個動物,老鼠連給皮卡丘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

    劉知躍聽完妹妹的話簡直驚呆了。

    這丫頭什麼時候這麼暴躁過?

    看到女兒那麼喜歡皮卡丘,劉長青的嘴角浮現了笑意。

    不過忽然注意到了坐在沙發上,兒子那疑惑的目光。

    「怎麼了?」

    「爸……你什麼時候學的畫畫?」

    「啊?」

    劉長青愣了一下,隨後他便想了起來,這具身體好像不會畫畫來著。

    輕咳一聲,劉長青輕描淡寫的擺了擺手。

    「畫畫不是有手就行?」

    「那我咋不會?」

    「……」

    劉知躍眼中的求知慾望很是強烈。

    劉長青在原地站了一會,突然上前抬手拍了兒子腦袋一下。

    「臭小子,你老爸我這一個月沒事天天畫著玩技術練上來了,你都沒練,你要是也練練沒準也會畫了!」

    「真的嗎……」

    「不然你以為你怎麼那麼優秀?還不都是繼承了我的優點!」

    劉知躍聽看向自信說出這句話的劉長青,內心忽然湧現了佩服的感覺。

    沒有再和兒子溝通,劉長青走到了還在看著皮卡丘的劉夏芝的身旁。

    「可愛吧。」

    「可愛!」

    「還有更可愛的。」

    「真的嗎!」

    劉夏芝的視線從紙上移開,扭過頭盯著劉長青。

    「還有比皮卡丘更可愛的嘛?」

    「有啊,我想想……比如長得像小狗的,還有尾巴冒著火的蜥蜴、嘴巴能噴水的烏龜、嗯……背上一坨花的青蛙,你不是最喜歡青蛙了嗎?」

    「我喜歡青蛙了!」

    劉夏芝重重的點了下小腦袋。

    她的小蝌蚪至今還存活著。

    女兒的興趣已經在劉長青的三言兩語之間完全被勾起,有些激動的劉夏芝一把主抓了劉長青的手。

    「我要看!」

    「行,爸爸這就給你畫出來!」

    劉長青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女兒喜歡,這便足夠了。

    不就是蒜頭王八嗎,簡簡單單。

    說罷,劉長青就再一次的拿起了筆,在紙上勾勒著。

    在一旁,劉知躍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雞腿,咬了一口不停的咀嚼著。

    看著從沙發上下來,小跑到劉長青身前,伸著腦袋,臉上帶著期待表情的劉夏芝。

    妹妹……好像親近父親一點了。

    不知不覺,劉知躍的臉上,綻放開了笑顏。

    ——————————————————

    7月4日。

    早上8:26。

    劉長青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今天是兒子為期兩天半的期末考試。

    原本因為上一次被夜襲的緣故,劉長青是沒有打算讓兒子去參加期末考,但是在家休息這幾天之後,正常的走路已經對劉知躍造成不了多大的威脅。

    只是暫時的瘸腿了而已。

    而且劉知躍也想這一次在考試中好好的發揮一下證明自己。

    因此,父子倆決定,期末考必須去考。

    第一場是語文考試,時間為9:30,開考十五分鐘前禁止入場。

    這是非常嚴格且重要的一場考試,畢竟關乎著初三分班的結果。

    決定你是否是在普通班,還是實驗班,更或者是尖子生中的火箭班的一場考試。

    劉知躍自己本身也是認真對待。

    一把掀開了蓋在身上的被子,劉長青慌亂的穿著鞋從床上跑了下來,打開門便沖向了兒子的房間。

    看著還在睡覺的劉知躍,以及一旁書桌上擺放著的書本。

    「兒砸!快起床!要來不及了!」

    「啊!」

    劉知躍被這一嗓子驚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

    看向一旁的鬧鐘。

    雙眼睜大到極限。

    「這麼晚!」

    「這破鬧鐘好像有問題,我一個響鈴都沒聽見!」

    劉長青在一旁翻著,把劉知躍要穿的衣服丟到他的床上。

    「趕緊換好衣服,我去把牙膏給你擠好,爭取五分鐘之內解決戰鬥。」

    「我知道了!」

    劉知躍也沒有怠慢,連忙把衣服穿好。

    隨後下了床,一瘸一拐的走向洗手間,拿起牙快速的刷了起來。

    劉長青也在一旁快速解決戰鬥。

    胡亂的拿水潑了潑臉,用毛巾給剛剛漱嘴的劉知躍擦好臉,急忙的到門口把鞋子穿上。

    打開門后,父子二人沖了出去。

    砰的一聲。

    門被重重的關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