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64章 你怎麼可以去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64章 你怎麼可以去賣!字體大小: A+
     

    安苑瑤已經來了有一會了。

    她今天特地穿了一身連衣裙,把頭髮隨意的扎了一下,臉上也只是畫了一點淡淡的妝容。

    她剛剛在路口的計程車上下來之後,便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劉長青。

    以及身旁站著的那個女大學生。

    為了防止自己被兩人發現,安苑瑤躲在了停在一旁的一輛麵包車後邊,伸著腦袋看著那個叫做李晴的少女表演噴水。

    提著包的手擋在了面前,偷瞄瞄的看著兩人像是在打情罵俏的樣子。

    不知為何,安苑瑤原本今早的好心情,變得不太開心。

    好在沒有持續很久,直到最後李晴一蹦一跳的朝著自己這邊跑來,安苑瑤才連忙提起包包蹲在地上擋住了自己的臉。

    等李晴走了之後,安苑瑤才慢慢的把包放下來。

    稍微整理了一下頭髮,安苑瑤悄悄的摸到了正在捏著肚子的劉長青身後。

    踮著腳尖,對著對方耳朵說了一句。

    【差不多吧!】

    隨後便是嚇得爆出粗口的劉長青,一個哆嗦,滿臉驚恐的看向自己的表情。

    看到對方這個表情,她心裡稍微開心了一些。

    讓你不老實!

    「你這人走路不帶聲嗎?」

    「是你想事情太入神了,我喊了你好幾聲了!」

    安苑瑤選擇了撒謊,她根本沒有喊劉長青。

    劉長青看著滿臉笑意的安苑瑤,總感覺對方在胡扯。

    「你啥時候喊的我,我咋沒聽到?」

    「就是喊你了!」

    微微側身,抬起手指了指身後的路。

    「我剛剛在那邊就喊你好幾聲了,只是某人跟漂亮女大學生聊天聊得太開心了沒聽到。」

    說罷,臉上的笑意收了起來,一雙眼睛斜著看著劉長青。

    被這樣的眼神盯得有些發毛,劉長青有些尷尬的扭過頭。

    怎麼她今天說話感覺陰陽怪氣的。

    「今天怎麼又來了?」

    「我不能來看看?」

    「不是不行……就……感覺你最近來的有些頻繁。」

    「我沒事還不能出來溜達溜達啦!」

    「可以可以……」

    說著,那邊的工人把東西都搬了出來。

    劉長青看到了。

    「你等我一下。」

    跟身旁的安苑瑤說了一句,便快步朝著工人的位置跑了過去。

    安苑瑤沒來得及回應,便看到劉長青和其中一個像是領頭的人商談著什麼。

    手一會指了指店裡,一會指了指外面停著的大車。

    嘴中說著話。

    兩人最終達成了共識。

    伴隨著車子和工人的離去,書店的門口變得安靜下來。

    劉長青走了過來。

    「去不去看看?」

    「嗯。」

    點了點頭,安苑瑤跟在了劉長青的身後。

    當兩人進入書店的那一刻,安苑瑤的整個人便呆在了原地。

    她愣愣的看著空曠的四周。

    原先放滿了書架,書架上擺滿了書籍,此時此刻看則是空曠的一片,地上有著灰塵以及,各種遺留下來的紙張。

    似乎不再是記憶中的模樣,變得陌生起來。

    劉長青向前走了幾步,停頓了一下說著。

    「我把這書店買下來了。」

    「你買下來了?」

    「嗯,我不是寫小說嗎,掙了點小錢。」

    說到這,劉長青的忍不住的呼出一口氣來。

    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卡里僅剩的三千塊錢可是把他壓得氣都要喘不過來了。

    好在現在都挺過去了。

    「還有隔壁那家一直關門的門面,現在也是我的了。」

    轉過身看向安苑瑤。

    「你不是知道我的那本《斗破蒼穹》嗎?有個大土豪給我書打賞了快二十萬!雖然我只能拿一半。」

    劉長青的話音剛落,安苑瑤的臉色就有了一些變化。

    「只能拿一半什麼意思?」

    「平台抽取百分之五十,不然可以拿的更多一點。」

    「啊!真黑心,怎麼抽成那麼多!」

    「就是,感覺抽個百分之二十左右就行了,百分之五十確實有點多……」

    說著說著,劉長青看著臉色變得氣憤起來的安苑瑤,忽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生什麼氣?」

    「啊?」

    愣了一下,安苑瑤獃獃的看著劉長青。

    隨後反應了過來,慌慌張張的伸出手搖著,否認道。

    「我……我沒有生氣啊,我……我是為你感到不值!」

    「是嗎……」

    「對啊!你想想這可不是個小數目呀,打賞的那個人肯定是想讓你過得好一點,才給你打賞的,誰知道還有一半要被平台抽走。」

    說著,安苑瑤握起了小拳頭。

    「真是黑心網站,壓榨作者應得的錢財,簡直太過分了!」

    「……」

    劉長青看著一副為自己打抱不平的安苑瑤。

    安苑瑤握著拳頭的手慢慢的沒了力氣,她看向一直盯著自己的劉長青,被對方的眼神看的有些渾身不舒服。

    感覺屋子裡變得有些熱了。

    抬起手扇著臉。

    「這天好熱啊,你不覺得熱嗎?」

    「你剛才的反應感覺有點奇怪啊……」

    「哪裡奇怪了,你不要亂說哦……」

    眼睛不敢去正視劉長青,安苑瑤胡亂的看著四周。

    像是想起了什麼,小跑了起來,向著裡屋前進。

    推開門看了一眼。

    同樣是空蕩蕩的。

    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回過頭對著劉長青說道。

    「裡面的躺椅呢?」

    「賣了啊,那玩意留著幹啥?」

    「你!你怎麼可以把它賣了!」

    安苑瑤忽然變得氣憤起來。

    大概是想要表達出自己的內心中的不滿,抬起腳狠狠的跺了一下地面。

    「那躺椅躺著那麼舒服!」

    「你在說什麼,躺椅不都一個樣嗎?哪個躺椅躺著不舒服?」

    「反正……反正那個就是好……」

    說著說著,安苑瑤的音量變低了下來。

    她低著腦袋,兩隻手不停的捏著皮包的包帶。

    嘴裡不停的嘟囔著。

    「又賣不了多少錢……那是我睡過的……」

    劉長青模模糊糊的聽了個大概,他看著低著腦袋的安苑瑤,臉上浮現出複雜的神色。

    呼出一口氣。

    「逗你的……我放後車廂了,準備帶回家用的。」

    「嗯?!」

    剛剛還難受著的安苑瑤抬起了頭,臉上悲傷的表情還沒有調整過來。

    「真的?!」

    「嗯!」

    得到劉長青的肯定回答,安苑瑤的臉上綻放開了笑容。

    很刺眼的那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