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62章 坐好,要開車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62章 坐好,要開車了字體大小: A+
     

    徐庚被抓了進去,劉長青作為報警人也去錄了筆錄。

    而那個一直被徐庚施暴的渾身髒兮兮的人,則是名叫周泉的一個無業游民。

    根據警方調查到的信息,給他的家裡人打了電話。

    簡簡單單的做完筆錄,便沒劉長青什麼事了。

    根據調查的結果看來,徐庚則是一個標準的社會人員,沒有一個正當的工作,常年在賭場充當打手,放高利貸,收黑心錢,而之所以會毆打那個叫做周泉的流浪漢也是因為對方欠了他一筆錢。

    走出警局,劉長青鬆了口氣。

    雖說那個叫做徐庚的人認識自己,但他的記憶中確實是沒有關於那個人的一點影子。

    而那個叫周泉的,則應該是周詩妍的父親。

    之所以會得出這個結論,則是因為劉長青走出警局的時候,看到了一臉嚴肅神情的藍伊弦,一路小跑著跑了進來,正好與剛剛出來的劉長青撞了個正懷。

    天色還沒有亮起。

    劉長青打了聲招呼。

    「早上好。」

    藍伊弦先是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劉長青,隨後表情變得有些迷糊。

    「你怎麼在這?」

    一雙眼睛看向了劉長青的身後,隨後伸出手,放在嘴旁,伸著腦袋壓低著音量。

    「你是被抓進來了嗎?」

    嘴角抽搐一下,劉長青像是看著一個白痴。

    「我難道長了一張犯罪的臉?幹嘛平白無故侮辱我的清白。」

    「那你在警局門口乾嘛?」

    「那你來警局幹嘛?」

    劉長青沒打算給對方透露太多,反問道。

    「這個時間你不去早餐店和面跑警局做什麼。」

    劉長青的話說完,藍伊弦的臉色便變得有些尷尬,眼睛轉悠了半天,也沒想到什麼好的理由。

    「我……我前夫被人打了,叫我過來一下……」

    「你前夫?」

    劉長青想到了那個被打的牙都沒了的周泉。

    「叫周泉?」

    「是的。」

    「他原來就是你前夫啊……」

    上下掃視著藍伊弦。

    穿著一身很樸素的衣服,應該是從早餐店趕過來的,身上還粘上了一些麵粉,臉上素麵朝天,臉色雖說有些暗淡,但看起來卻顯得很真實,頭髮只是隨便挽了一下紮起來,整體看下來反而給人一種楚楚動人的感覺。

    尤其是那雙眼睛,攝人心魂。

    「那傢伙不是好人啊。」

    沒想到劉長青會這樣說,藍伊弦先是愣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意外的附和起來。

    「反正和我們母女已經沒什麼關係了,我就是來跟警方說一聲,一會還要趕緊趕回早餐店,快開門了。」

    「那好吧,你怎麼過來的?」

    「打車……」

    「一會我送你去早餐店吧,正好給我拿點包子。」

    「會不會麻煩你?」

    「既然覺得麻煩,那一會就送我仨麻球,算車費了。」

    「……」

    藍伊弦一時有些愣神,她總感覺和劉長青說話有些跟不上對方的節奏。

    擺了擺手,劉長青看著藍伊弦。

    「快去吧,我在門口等你。」

    「好……」

    說罷,藍伊弦便小跑著跑進了警局裡。

    劉長青回頭看了一眼對方的背影,隨後手插進兜里摸出了車鑰匙,走到門口將麵包車的車門打開。

    為了把徐庚綁到郊區那邊,劉長青特地去租了一輛麵包車,有段日子沒開過車了,尤其是這種破舊的麵包車。

    上了車后,劉長青把車窗打開,點了一根煙,單手搭在車窗邊,看著前方。

    不到十分鐘,便從後視鏡看到了藍伊弦奔跑過來的身影。

    波濤洶湧。

    喘著粗氣,藍伊弦小跑著來到了麵包車旁。

    「等一會了吧。」

    「還行,你速度挺快的。」

    把手中的煙頭扔掉,劉長青扯著安全帶,拉到自己身上,然後卡好。

    「上車吧。」

    沒有多言,藍伊弦轉了一圈從副駕駛的位置打開了車門。

    坐了上去。

    雙手放在腿上,坐姿坐的筆直。

    劉長青撇了她一眼。

    「把安全帶戴好,有拍照的。」

    「啊……哦,好的。」

    被劉長青提醒了一下,隨後側過身從一旁抽出安全帶,使勁拽著。

    貌似是車子有些老舊的緣故,她一時間沒有把安全帶拽出來,應該是裡面卡住了。

    劉長青側目看著藍伊弦,對方雙手拽著安全帶,使勁的往外拽,拽了半天也沒什麼動靜。

    看了一會,實在看不下去。

    劉長青往藍伊弦的位置伸出了手。

    「坐好。」

    嘴上這樣說著,伸手拽住了安全帶,往回送了一點然後再使勁拽了一下,這一次安全帶被拽了出來。

    劉長青拉著,把安全帶卡在了卡槽里。

    卡好后,抬頭看了一眼。

    入眼的便是藍伊弦有些懵的臉色。

    兩人之間的距離離得有些近。

    劉長青似乎能清楚的嗅到從對方身上傳來的那一絲麵粉的味道。

    不難聞。

    「看什麼,坐好了。」

    說罷,劉長青便在駕駛位坐好,擰了一下鑰匙之後,車子開始發動。

    踩著離合,掛擋,放手剎。

    猛的鬆開。

    車身一個前沖,然後熄火。

    「呀!」

    藍伊弦的嘴中發出一聲驚呼,她往前竄了一下,好在安全帶把她固定下來。

    心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扭頭看向劉長青。

    一時間,氣氛安靜下來。

    臉色有些尷尬,劉長青伸出手撓了撓頭。

    給自己辯解了一句。

    「嘿嘿……這車不行。」

    ——————————————————

    劉長青把兒子從醫院接回了家。

    實際上劉知躍的身上並沒有太重的傷,只是背後有被棍子砸出來的淤青,肚子被徐庚踹了一腳,其餘的便都是腳底的傷。

    經過一天的身體自我修復,腳底的一些小傷口甚至都已經開始癒合。

    當時之所以會把劉知躍送進醫院住,也是因為那天晚上劉知躍出現在門口忽然昏倒的緣故。

    生怕兒子身體有其他的毛病,劉長青才選擇把他送進醫院檢查身體,全部流程來了一遍之後才發現並無大礙。

    既然身體沒什麼大礙,那就沒住院的必要了。

    把兒子架上樓之後,劉長青便進屋把女兒喊了起來。

    睡眼朦朧的劉夏芝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著劉長青。

    現如今的她,對劉長青已經沒有剛剛與李宛冉離婚時那麼抵觸了。

    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後,劉長青把從藍伊弦早餐店來買來的早點擺在了桌子上。

    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吃起了劉長青帶來的早餐。

    「哥哥,你知道最近的那個掌機嗎?」

    「新出的?不怎麼清楚。」

    「我班昊昊就有一個,我看他玩了,很有意思的!」

    兩個孩子說著話。

    這個場景印入劉長青的眼中,不知為何劉長青忽然笑了出來。

    這讓說話的兄妹停下來,齊刷刷的看向劉長青。

    臉上很是疑惑。

    笑了一會,劉長青才停了下來,伸出手放在了兩個孩子的腦袋上。

    輕輕揉著。

    滿臉溫情的看向二人。

    「我們家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

    把手移向桌面,劉長青拿了個小籠包要塞入嘴裡。

    忽然想了起來。

    猛地轉頭,看向雙手拿著包子小口小口吃著的劉夏芝。

    臉色鐵青。

    「等一下,昊昊是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