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61章 結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61章 結束字體大小: A+
     

    徐庚感覺到自己頭痛欲裂,他的腦袋從剛剛有意識的時候開始就一直疼個不停。

    更甚至,他覺得自己似乎被吊起來了。

    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記憶中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便是有人沖向自己,隨後他便失去了意識。

    眼睛緩緩的睜開。

    黑夜中,模模糊糊的視角中看到的是一片樹林,只是看著的視角有些不太對。

    怎麼是倒著的?

    「喲,你醒了。」

    一旁的聲音將徐庚的目光吸引過去,隨後便是眯著眼睛看著拿著手電筒照射自己的人。

    看體型是一個身材有些魁梧的男子。

    對方把手電筒放在一旁的大石頭上,充當照明物。

    在光線下,徐庚看到對方那張臉。

    原本眯著的一雙眼猛的睜開,隨後表情變得吃驚起來。

    「劉長青?!」

    「你認識我?」

    聽到對方叫出自己的名字,劉長青原本面無表情的一張臉,稍顯驚訝。

    隨後便是皺起眉頭,他可以百分百的確定在他的腦海里是沒有關於這個人的記憶。

    徐庚的內心一陣波瀾,他倒吊著,拚命的扭著頭看著自己如今的處境。

    不知道什麼地方的樹林里。

    腳腕處被拴的緊緊的弔掛著,雙手則是被折到背後了,兩隻手也被綁死,這樣的處境讓他動彈不得。

    看著在那裡嘗試著掙扎的徐庚,劉長青從一旁的石頭上拿起一個小碗,隨後用刷子攪拌著。

    周詩妍拿的那個彩帶太脆弱,沒辦法劉長青才特地去買了麻繩。

    「別掙扎了,我打的死結。」

    「你想幹什麼?」

    「還有臉問是不是。」

    聲音顯得很平靜,劉長青停止了攪拌著的動作。

    他的目光注視到徐庚的臉上。

    「你為什麼要拿鐵棍敲周詩妍。」

    「跟你有什麼關係!」

    不得不說,對方的聲音特別難聽,如果硬要做個比喻的話,就像是用尖銳物划玻璃的聲音。

    皺了皺眉頭。

    劉長青看著好像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處境的徐庚。

    「你語氣很囂張啊。」

    劉長青將手中拿著攪拌的小刷子拿了起來,在碗邊顛了一下。

    然後用刷子往對方的臉上刷去。

    「啊!你在幹什麼!這是什麼東西!」

    「好東西,蜂蜜沒吃過嗎?」

    回答了對方的問題,劉長青沒有再去理會對方。

    不一會,徐庚的一張臉就被蜂蜜塗抹均勻。

    「你想幹什麼?!」

    徐庚變得有些慌張起來。

    他努力的想要掙脫開繩子的束縛,但是不論他怎麼做貌似都做不到,反而像是一塊風乾的臘肉在空中蕩來蕩去。

    將碗放在一旁,劉長青微微的彎下腰看著徐庚的臉。

    「我兒子好好的回家,你說你是不是腦殘,幹嘛動他?」

    徐庚楞了一下,隨後他想起了上一次反抗自己的小胖子。

    那是劉長青的兒子?

    「我……我不知道那是你兒子……」

    「……」

    沒有多說什麼,劉長青往後撤了一步,蓄力給對方肚子來了一拳。

    一瞬間的絞痛感充斥整個腹部,徐庚的表情變得痛苦起來,因為倒吊著的緣故,口水流到了臉上。

    「跟誰學的,電視還是電影看多了?學人家拿個破鐵棍到處敲人?」

    說罷,劉長青又是一拳。

    「還玩跟蹤?!」

    一把抓住了對方油膩的頭髮,劉長青將他的頭抬起一些。

    「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說罷,便把對方綁著腳的繩子割斷,砰地一聲,掉落在了地上。

    徐庚的腦袋磕的生疼。

    劉長青沒有離開,他只是站在那裡看著手腳被捆綁的徐庚。

    對方掙扎著,就像是一條被擱淺的魚一般,在地上不停的翻騰。

    因為他覺得很癢。

    蜂蜜獨特的香味,吸引了著各種各樣的蚊蟲。

    一批接著一批。

    ————————————————

    劉長青走了。

    臨走的時候把徐庚身上的繩子割開。

    他的臉上已經開始因為發癢在地上蹭的潰爛,殘留的蜂蜜因為沾上了地上的泥土,此時此刻他的整張臉已經完全不能看。

    在確保劉長青已經離開之後,徐庚才立馬從地上爬了起來。

    雙手胡亂的在臉上扒拉著,想要把臉上殘留的蜂蜜蹭掉。

    可是臉上的蜂蜜反而是越糊越均勻,管不了那麼多,徐庚連忙逃離這個地方。

    他不清楚對方是怎麼把自己帶到這個地方的,但是他對再一次的見到劉長青感覺十分吃驚。

    上一次跟著周詩妍時,因為昏暗的環境當時他並沒有看清楚劉長青的臉,但這一次,他卻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對方。

    徐庚之所以會認識劉長青也是因為那件事情。

    曾經的劉長青擁有著自家的一家工廠。

    在劉長青與李宛冉鬧離婚的那段日子,徐庚等人受到葉蓉的雇傭進入了那個廠內,買通了裡面的重要骨幹,在來人檢查的時候聯合眾多被安排進來的人舉報、鬧事,又因為生產的產品和機器被故意破壞,導致大量殘次品的出現。

    最終讓劉長青的工廠關門。

    因此在他看到劉長青的那一刻才會震驚。

    徐庚一度以為對方是因為這件事情才會報復他。

    可事實並非如此,只是因為那天晚上自己襲擊了劉長青的兒子。

    想到這,徐庚的心中怒火中燒。

    他在怨恨劉長青的同時,也同樣記恨上了那個膽小懦弱的賭鬼。

    周泉。

    如果不是對方說給他的女兒周詩妍買了意外險,他也不會鋌而走險的想要殺了周詩妍,然後偽造成事故的樣子,從而得到那筆錢。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周詩妍已經動不得了。

    劉長青明顯注意到了他,就算殺掉了周詩妍偽造成事故現場,也不會得到錢。

    感覺這麼多天的努力全部白費的徐庚憤怒到了極點。

    他被劉長青帶到城市郊區的一片樹林里。

    不知道走了多久。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徐庚才再一次的來到了周泉的住所。

    站在那破舊的房屋前,四周布滿了垃圾,徐庚一腳踹開了那一點都不牢固的鐵皮門。

    這讓躺在床上的周泉嚇了一跳。

    他昨天被打的半死,今天都沒心情去賭牌,只是想好好的在床上修養傷病。

    迷迷糊糊的睡覺著聽到門被踹開的動靜,周泉瞬間驚醒,慌忙從木床上坐了起來,一把扯過破舊不堪的被單。

    「是你?!」

    他趁著微弱的光亮,迷迷糊糊的看見了對方的衣服,以及沾滿泥土的臉。

    什麼話也沒說,徐庚衝上前便對著周泉毆打起來。

    從一開始的反抗,到最後的求饒。

    不知不覺中周泉的聲音似乎變得越來越低,徐庚像瘋了一般,朝著周泉落下自己的拳頭。

    人就是這樣的動物,在面對比自己弱小的人時,很少有人會動惻隱之心,也沒人會手下留情。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忽然,屋外照射進來了強光,隨後便是警車的聲響。

    徐庚連忙停止下來動作,一張臉上滿是驚慌失措的的神情,他環顧著四周,想要找到出口逃離這個地方。

    只是當他想要從房屋中衝出去時才發現,門口已經停放了兩輛警車。

    以及早已等著他的人。

    「就是他,我兒子就是被他襲擊的!」

    指著徐庚,劉長青一副悲痛欲絕的模樣。

    「我兒子才十五歲,招誰惹誰了,他大晚上的拿著鐵棍打我家孩子,這傢伙就是變態!!!」

    隨後劉長青像是再也忍不住一般,想要衝上去揍他。

    被一旁的警員攔了下來。

    另一名警員進屋查看,出來后說道。

    「裡面有人受傷很嚴重,趕緊叫救護車吧。」

    徐庚愣愣的看著一臉憤怒表情的劉長青。

    獃獃的,猶如沒了魂一般。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