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59章 探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59章 探望字體大小: A+
     

    對於周詩妍的突然拜訪,劉知躍顯然很是吃驚。

    趴在劉知躍一旁的劉夏芝雙手拿著一個奇形怪狀的蘋果,保持著正準備咬一口的姿勢,也有些獃獃的看向一旁。

    兄妹二人盯著突然出現的周詩妍。

    「你咋來了?」

    劉知躍率先發問。

    「……」

    沒有給予回應,周詩妍只是上前走了兩步,眼睛從頭掃到尾。

    「哪裡受傷了。」

    「啊?」

    先是有些沒太反應過來,過了一會才有些懵懵的用力抬了抬右腳。

    「腳底被扎爛了。」

    周詩妍看著劉知躍抬起的那隻腳。

    臉上出現了一絲不忍。

    走上前,想要去碰一下。

    「你別碰,腳能隨便亂碰嗎?」

    劉知躍的話提醒了對方,這讓周詩妍已經要伸上去的手抽了回去。

    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周詩妍的雙手背過身後。

    趴在劉知躍身旁的劉夏芝昂著小腦袋,看著站在床邊的周詩妍。

    伸出手拍了拍劉知躍。

    「哥,這個小朋友是誰呀?」

    「叫姐姐,她是哥哥的同學。」

    伸出手拍了拍劉夏芝的腦袋,劉知躍糾正了她的稱呼。

    「哥哥的同學!」

    劉夏芝明顯十分吃驚。

    她連忙從病床上下來,一雙小皮鞋都沒有來得及提上,就踏著鞋子跑到了周詩妍的面前。

    看著只比自己個頭高一點點的周詩妍。

    歪著腦袋糾結了一會,才詢問道。

    「你是跳級到初中的嘛?」

    「夏芝!」

    劉知躍連忙起身拽了一下妹妹,嚴肅的看著她。

    「不要胡說八道。」

    「可是……」

    「好了,你別說話,再去給我啃個蘋果。」

    「剛剛哥哥不是說不想吃我啃得嗎!」

    「現在想吃了,你快去拿一個出去洗洗,把皮給我啃掉。」

    聽完劉知躍的話,劉夏芝的臉氣鼓鼓的。

    剛剛她想給哥哥用刀削個蘋果吃,可是沒有找到刀,她就用牙把皮啃掉。

    而當時的劉知躍卻是滿臉嫌棄的看著她遞過來的蘋果。

    「那我這還剩個……」

    「這個你自己吃,補充維他命。」

    「哼!」

    劉夏芝顯得有些不太開心。

    她把沒有吃完的半塊蘋果放在了床頭的柜子旁,然後從袋子里又掏出一個蘋果。

    把小皮鞋提上之後,便走出了病房。

    病房內還有兩個床位,只是現在還沒有住上其他的病人。

    此時此刻,病房內因為劉夏芝的離去,只剩下劉知躍和周詩妍二人。

    對視著。

    周詩妍率先打破了這個氛圍。

    「對不起。」

    「嗯?」

    突如其來的道歉讓劉知躍有些發懵,他看著臉色有些內疚的周詩妍。

    「你給我道歉幹嘛?」

    「因為我,你才受的傷……」

    劉知躍聽完她所說的話,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說不上來的意味在裡面。

    一雙眼睛盯著內疚著的周詩妍。

    「你不用道歉,和你沒關係的。」

    「就是因為我,如果不是我爸……」

    「你爸?」

    「沒什麼……」

    周詩妍連忙止住了嘴巴,她沒有把接下來的話說出來。

    劉知躍看得出來對方在隱瞞了什麼,但他並不是一個喜歡逼迫別說出不想說的話的那種人。

    他選擇跳過這個話題。

    「對了,你今天複習的怎麼樣了?」

    「還行,把以前記得筆記都過了一遍,鞏固了知識點。」

    「那你感覺這次考試有沒有把握?」

    「還行。」

    「真羨慕你還能去考試,我的腳都成這樣了,肯定沒法去考場。」

    劉知躍的語氣在周詩妍聽起來感覺有些失落。

    她的一雙眼睛看著劉知躍受傷的右腳。

    腦袋裡思考著什麼。

    「不用擔心,你也可以考試。」

    「啊?我這還怎麼去考場?單腳蹦著去嗎?」

    對於周詩妍說出來的話,劉知躍相當不解。

    周詩妍搖了搖頭,否決了劉知躍單腳蹦著去考試的提議。

    「我會和老師提議,到時候考試結束后我會來監考你。」

    「……」

    「這樣的話,也是可以進入成績評選的。」

    劉知躍似乎覺得自己剛剛說的話,就像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那樣不是第一時間和你們同時考試,是不是有失公正性?」

    「沒關係,我會死死盯著你的,絕對可信,不會讓你有作弊的可能性。」

    「……」

    這傢伙……是死腦筋吧?

    剛想說什麼,劉夏芝便抱著啃好的蘋果跑了進來。

    抬起手擦了擦嘴上的汁水。

    「給,哥哥!」

    「……」

    看著妹妹的這副模樣,劉知躍感覺有些稀奇。

    以前的時候,她可從來不會用手擦嘴巴。

    抽出旁邊桌子上的紙巾,劉知躍親手幫妹妹擦拭著嘴巴。

    「怎麼啃得一個臉上都是的?」

    嘴上說著,手上拿著紙巾將劉夏芝的整張小臉擦了乾淨,接過了她遞過來的蘋果。

    表面層次不齊。

    像是想到了什麼,劉知躍從袋子里掏出蘋果遞給站著的周詩妍。

    「你也吃一個吧,我爸買的有點太多了。」

    周詩妍看著劉知躍與劉夏芝的互動,慢慢的接過來蘋果。

    捧在手中。

    這就是兄妹嗎……

    ————————————————

    周詩妍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從醫院走出來后已經天黑了。

    對於那個出手打傷了劉知躍的人,周詩妍其實也多多少少的清楚一些,應該就是那個那天晚自習,跟著自己的那個人。

    雖然很不想將兩者牽扯到一起,但周詩妍的內心已經暗自的把那個人與自己的父親掛鉤。

    名叫周泉的男人。

    那是一個曾經很好的人。

    在周詩妍已經變得模糊的記憶中,總是摸著自己的腦袋,帶著自己四處玩耍的父親。

    如果……不是觸碰到賭博的話……

    周詩妍的記憶中浮現出深夜抱著自己的母親,埂咽著不敢發出聲響,生怕驚醒喝的爛醉的那個人。

    她還清晰的記得,藍伊弦哭腫的雙眼,身上的淤青,以及地板上被硬生生扯掉的頭髮……

    那似乎就是周詩妍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好在如今已經和那個人撇清了關係,日子也似乎要變得好起來了。

    雖說如今家裡有些清貧,但……活著便好。

    周詩妍加快了腳步,她開始爬著樓梯。

    快要到達自家的門前。

    邊走,邊從洗的有些發白的校服里掏著鑰匙。

    黑夜悄然來臨。

    一隻手猛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