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58章 保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58章 保險字體大小: A+
     

    周詩妍打開了門,劉長青站在門外。

    看著突然上門拜訪的劉長青,顯然周詩妍覺得十分驚訝。

    「劉叔……你怎麼來了?」

    「有點事情想問問你。」

    劉長青看了看屋內,發現周詩妍的母親藍伊弦並沒有在家。

    「你媽媽去上班了?」

    「是的。」

    點著腦袋,周詩妍有些不太清楚對方想要表達什麼。

    視線下移,劉長青看著周詩妍開口說道。

    「進屋談談吧。」

    對於劉長青的這句話,周詩妍顯然有些不太理解,但良好的家教導致她沒有說出拒絕的話,而是讓開了身位讓劉長青進入房間。

    劉長青走進屋內,他的目光看向了桌面上放著的課本,以及那床鋪上被疊的整整齊齊的床單。

    隨便找了個凳子坐了上去。

    周詩妍將門關好,看著坐在凳子上的劉長青,走了過去。

    「劉叔……」

    「我兒子昨天被人襲擊了。」

    劉長青張口便說了出來。

    「襲擊?!」

    「沒錯,你還記得咱們上次見面的那晚,你不是說有人在跟著你嗎……」

    劉長青抬起了頭。

    「你有看見那個人長什麼樣嗎?」

    「……」

    周詩妍還沒有反應過來,她的意識還在劉知躍被襲擊這句話里。

    小臉上的表情變得震驚,隨之而來的便是心中升起的那一股內疚感。

    都是因為我……如果不是送我回家的話……

    「你有看清楚那個人的樣子嗎?回答我。」

    劉長青的再一次詢問,才將周詩妍的魂拉了回來。

    她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沒有……」

    像是犯了大錯的孩子一般,周詩妍站在劉長青的面前感覺渾身上下都不舒服,畢竟他是劉知躍的父親,而劉知躍之所以會被襲擊也是因為送自己回家的緣故……

    「你先不要胡思亂想。」

    劉長青看出了女孩的顧慮。

    「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看能不能找到那個打傷我兒子的人。」

    眯起眼睛。

    「其實上次一我就有些感覺不太對勁,結合這次發生的事來看,那晚確實有人在跟著你,當時砸的那隻狗也應該是在對著那個人叫……」

    「可是,我和我媽媽沒有什麼仇家……而且我們家也沒有錢……」

    「這應該和你們母女沒關係。」

    劉長青看向周詩妍。

    「對了,你們家早餐店買的嗎?」

    「租的……」

    眼神下意識的飄忽不定,周詩妍甚至不敢去直視劉長青的臉。

    這些表情上的細微變化被劉長青看在眼中。

    「是嗎。」

    劉長青看得出來,對方是個不會撒謊的孩子。

    「你母親是離異了對嗎?」

    「是的……」

    「那你爸呢?」

    「……」

    沉默。

    周詩妍的手不自覺的握緊了起來,像是不願意回想起什麼一般。

    「為什麼離婚?」

    「……」

    「好,結束這個話題。」

    劉長青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來。

    他看的出來,周詩妍在隱瞞著什麼,既然對方不想回答他也不會強迫對方。

    並沒有問出什麼東西來,劉長青覺得在繼續待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

    站起身子,他起身就要離開,從周詩妍的身旁走去。

    忽然,站在原地的周詩妍開口詢問。

    「劉知躍他在哪家醫院……」

    ——————————————

    中午時分。

    周泉暈乎乎的走著,嘴中哼著完全跑調的小曲,一張臉因為長期飲酒的緣故變得有些發紫,一頭充滿了污垢的頭髮也因為長時間沒有清洗的緣故有些地方已經打結。

    四周堆滿了垃圾。

    走到一個用鐵皮與木頭混合搭建的破舊房屋前,他的手在髒兮兮的褲兜里掏出了鑰匙,隨後慢悠悠的將門打開,走進了屋內。

    將打開的門關閉。

    一轉臉,看到了一個人影。

    「啊!」

    聲音中充滿恐懼。

    周泉向後退著,因為腳步沒有站穩的緣故一屁股跌坐在了地面上,雙手在跌倒的瞬間根據身體的本能抓著周圍能夠抓到的東西。

    伴隨著嘈雜的聲響,一個鐵架子上的洗臉盆被扒拉下來,掉落在地面上發出了哐當的噪音。

    拚命的呼吸,周泉原本無神的一雙眼睛瞪到了極限,死死的盯著前方。

    「你竟然現在才回來。」

    昏暗的房間內,一個人慢慢的顯露在周泉的面前。

    就算是炎熱的天氣也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

    只露出了一雙眼睛。

    看到來人的身影,周泉的表情開始變得驚恐起來。

    「你你你你!!!」

    「我和你說過,我最討厭別人讓我等很久。」

    聲音嘶啞,像是聲帶曾經受過損傷一般,他的聲音難聽至極。

    周泉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用著不知道算是哭還是笑的一張臉看著面前的男人。

    「我……我也不知道你今個來啊……」

    「……」

    對方沒有回應,甩手就是抽出背後別著的一根鐵棍。

    抬起,落下。

    「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響起,周泉趴在地面上,弓著身子用另一隻手捂著手臂。

    臉貼在地面上,張大著嘴巴。

    沒有多說任何廢話,他走上前對著周泉的臉便是一腳。

    慘叫聲戛然而止。

    周泉感覺嘴裡的牙似乎被踢掉了幾顆。

    鑽心的痛使得周泉原本暈乎乎的大腦在此刻變得清醒無比。

    不敢在發出慘叫。

    周泉忍著嘴中和胳膊上傳來的鑽心痛楚,狂吸著冷氣,像是想要藏起來一般,雙腳下意識的在地面上蹬著。

    可惜屋子只有這麼大,周泉無處可去。

    甩了甩手中的鐵棍,他向前走了兩步。

    蹲在了周泉的面前。

    抬起手,用鐵棍戳了戳周泉的嘴巴。

    嘴中數著。

    「才掉了三顆嗎……」

    「不……不要打我……」

    「我這是打你嗎?你以前老師沒有教過你撒謊要受罰德嗎。」

    大概是被自己說的話逗樂了,他笑出了難聽的笑聲。

    「嘿嘿嘿,為什麼要騙我……」

    「我……」

    「你母親把店鋪留給了藍伊弦,並沒有像你說的留給你不是嗎。」

    「我……我不知道,我是她兒子,本該就是我的才對……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嘴裡不停的冒著血,周泉說起話來很是費力,他卑微的想要給對方擠出笑臉。

    可惜對方不吃這套。

    「還有,你說你給你女兒買了意外保險,受益人是你對吧……」

    「是,是的!」

    「這是真的吧?」

    「對,我沒有說謊,百分百……受益人是我!」

    「很好。」

    站了起來,將鐵棍再一次的別再后腰,然後用衣服遮蓋住。

    「錢到時候全部歸我,你欠的那些,自己想辦法。」

    「你給我留點!不然我會死的!」

    聽到對方想要拿走所有的錢,周泉頓時慌了神。

    他欠下的那些,可也不是小數目。

    聽到周泉的話,他回過身,用那細長卻又通紅的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周泉。

    微微昂起頭。

    「如果不給我全部,我現在就可以讓你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