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40章 女兒的寵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40章 女兒的寵物字體大小: A+
     

    沒想到是自閉症,劉長青的腦海回想了小姑娘的臉。

    「很嚴重的那種嗎?」

    「萬幸不是很嚴重,主要是讓孩子靜養一段時間,然後讓我好好陪著孩子。」

    劉長青看的出來,對方並沒有在說謊。

    他那明顯鬆了一口氣的模樣,可不是在裝假。

    「那你的公司打算怎麼辦?」

    聽到劉長青的詢問,馮遷拿著煙的手彈了一下,將煙灰彈進了劉長青腳邊的垃圾桶內。

    抬手又吸了一口。

    「招了個人幫我打理。」

    「這確實是短時間內的解決方法。」

    附和了一聲,劉長青說道。

    「我女兒這幾天也在說馮淑言請假沒有去上學,她挺擔心你女兒的。」

    「我很感謝你女兒。」

    說到這,馮遷略顯疲倦的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如果不是在那段時間,有你女兒陪著淑言的話,或許她會堅持不下去吧……」

    「孩子之間的玩耍,並不能有效的緩解,最重要的還是作為家人的陪伴才是真的。」

    「你說的在理。」

    對於劉長青的話,對方選擇了認同。

    兩人之間便陷入了沉默當中。

    抽完一根煙之後,馮遷將煙頭攆入煙灰缸里。

    「我沒有去追求張新柔的刑事責任。」

    劉長青看向對方。

    雖說不是很清楚張新柔究竟是誰,但是結合事情的始末他大概也猜了出來。

    就是馮淑言那個所謂的小姨吧……

    馮遷的臉上帶著一絲木然。

    「我妻子七年前是因為惡性腫瘤去世的,在她去世的時候,淑言說話都還不太清楚……」

    他的目光看向店外,眼神中有著嚮往。

    「淑言其實從小就沒怎麼見過她的媽媽,雖然我的妻子走的時候,也沒有讓淑言看到她下葬的樣子,但就算看到了,我想……那時候她大概也不知道死亡究竟是怎麼回事吧。」

    「……」

    「我其實是很懦弱的人,從我和妻子戀愛開始,我就一直都是被照顧的那一方,不論是生活上還是精神上都是被照顧著,我總是給她說了太多太多工作上糟心的事情,她一直都安靜的聽我訴苦、和抱怨不順心的事情……」

    劉長青又給對方遞了一根。

    他點煙的手似乎都有點顫抖。

    「呼……」

    吐出一大口,他感覺心裡好受了一些。

    「大概,那時候她早就應該察覺到身體的不對勁了,只是我沒有注意到她的變化,等一切都發生的時候已經晚了……」

    劉長青沒有想到,在對方身上發生的事情就像是電影里的橋段。

    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但……電影里的靈感何嘗不是來自現實之中?

    好人,似乎總是活的不夠長久……

    「那……那個張新柔就是馮淑言說的小姨吧?」

    「嗯。」

    點了點頭,對於劉長青的詢問,馮遷給出了答案。

    「她只比妻子小了兩歲,其實很久之前我就覺得她對我的感情不太像是姐夫的那種,我一直在有意無意的迴避著,就算妻子去世之後也是這樣。」

    「你這關係也太複雜了……」

    「誰說不是呢……」

    對方苦笑著說出了這句話,語氣中的無奈,無法掩蓋。

    「大概也是因為我的問題,她才會把氣撒在淑言身上……」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一直待在你的女兒身旁,陪伴著她才是。」

    「說的也是。」

    「那你女兒現在在哪?還在心理醫生那裡嗎?」

    聽到劉長青的詢問,馮遷搖了搖頭,指向了門外停著的車。

    車窗被搖了下來,一個女孩的臉伸了出來,那雙眼睛看起來依舊讓人心疼。

    但,罕見的在對方臉上看到了一絲笑容。

    似乎是也看到了劉長青,馮淑言抬起小手,對著他揮舞著。

    「胖大叔!」

    「呵呵呵……你女兒還是那麼幽默……」

    「噗,啊哈哈哈~」

    馮遷看著劉長青變扭的臉色,沒忍住的笑出聲來。

    他的腳步邁動起來。

    「那我先走了,最近一段時間,我決定要帶著她出去好好的玩一玩。」

    「大概多久?」

    「這事可說不準,兩三天,七八天,或者一兩個星期?」

    昂著頭想了一下,馮遷最後乾脆什麼都不想。

    回頭看著劉長青,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我也該給自己放個假了。」

    劉長青跟著走到了門口。

    看著駛去的汽車,以及窗戶里伸出腦袋揮手告別的馮淑言,劉長青獃獃的站在那裡。

    直到視線中,那輛車的影子完全消失。

    轉過身,劉長青朝著書店走去。

    眼中,浮現一絲嚮往。

    「和孩子一起去旅遊嗎……」

    劉長青似乎想到了那個畫面,嘴角勾起了笑意。

    「或許……真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

    劉長青下班回到了家中,今天與馮遷的一番談話,讓他感觸很深。

    他原本以為自己的經歷就已經十分悲慘了,沒想到對方比自己還要難,馮淑言那丫頭雖然性格怪怪的,但可以看得出來是個十分懂事的孩子。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掏出鑰匙,開門。

    劉知躍還沒有放學回來,倒是劉夏芝放學的時間要早上一些。

    聽到門口傳來開門的動靜,劉夏芝連忙將小手背到身後,腦袋看向一旁。

    脫著鞋子的劉長青看著自家女兒的這副樣子感覺有些奇怪。

    很明顯可以看得出來,她在背後藏著什麼東西。

    自打上次處理完馮淑言的事情之後,劉長青可以明顯感覺到兩人之間的隔閡消失了很多,雖說這丫頭還是不喊自己爸爸,但已經可以像正常父女之間進行對話。

    看樣子,幫助了她的好朋友,讓劉夏芝增添不少好感。

    疑惑的看向了藏著東西的劉夏芝。

    劉長青逐步逼近。

    「你在身後藏什麼呢?」

    「沒,我……我才沒有藏!」

    她的眼睛四處閃躲。

    劉長青很清楚,自家女兒是個不會說謊的人,她就算說謊也會被一眼看出來。

    她此時此刻幾乎就在臉上寫著【我在說謊】一般。

    有些想笑。

    劉長青大概也猜到了什麼。

    應該是放學的途中看到了被遺棄的小貓或者小狗,然後心地善良的女兒,肯定不忍看到這種事情,偷偷摸摸的帶回家養了。

    上一世小時候,劉長青也做過這樣的事情。

    並沒有反對的意思,孩子有愛心,熱愛小動物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身為十分開朗的家長,劉長青並不打算棒打鴛鴦。

    頂多自己多麻煩一些,天天處理一下便便之類的……也不知道是貓還是狗,看樣子還要給它買個窩之類的。

    「沒事,爸爸是不反對你養小動物的,實際上我挺支持的。」

    「真的嗎!」

    劉夏芝聽到劉長青的話后,一臉驚喜的扭過臉說道。

    「那當然。」

    露出了老父親般的慈善笑容,劉長青點了點頭。

    看到點頭后的劉長青,劉夏芝明顯鬆了口氣。

    小手慢慢的從身後把東西拿了出來。

    劉長青看著。

    笑容凝固在了臉上。

    劉夏芝捧著手中的塑料瓶,高高的舉著。

    「很可愛吧!」

    「……」

    劉長青不知道該用言語說些什麼。

    他只是雙眼盯著女兒舉起的塑料瓶。

    以及……兩隻在裡面浮著的兩隻小蝌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