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4章 崩潰的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4章 崩潰的心字體大小: A+
     

    張新柔感覺自己在發抖。

    她下意識的退後一步,將手邊的行李箱朝著對方用力推了出去。

    被這突如其來的行李箱擊中,馮遷朝後退了幾步。

    伴隨著砰的一聲,防盜門被死死的關上。

    張新柔又跑回了屋裡。

    馮遷穩住了身形,一把踢開了撞到自己小腿,使得小腿骨隱隱作痛的行李箱,上前兩步竄到了門前,抬起手便是大力的拍打著防盜門。

    「你給我開門!!」

    屋內,張新柔慌張的雙手捧著臉,手指不自覺的扭曲起來,她的指甲已經在臉上留下了印記,用背部死死的抵住了防盜門,伴隨著馮遷每一次的大力敲擊,她都能感受到靠著門的背傳來的震動感。

    腦子在這一刻變得空白。

    我……全完了!

    她的腦海中,此時此刻便只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

    恐懼與慌張充斥著她的胸腔,她的目光焦慮的看向四周,想要找到能夠逃跑的路線。

    只是容不得她思考片刻,門外就不再有敲打防盜門的動靜。

    馮遷似乎想起了他自身帶著家裡的鑰匙。

    張新柔察覺到鑰匙插入的聲音,她反過身來,雙手死命的抵著門。

    伴隨著兩聲咔吧,防盜門被打開。

    張新柔畢竟是女人。

    她也沒有去健身房鍛煉的愛好,顯而易見她的力氣低於馮遷。

    門被推開了一道縫。

    透過縫隙,張新柔看到了馮遷顯露出來的半張臉。

    「啊!」

    一聲驚呼,張新柔嚇了一跳,她的力氣被卸了下來,順著這個機會,門外的馮遷雙手發力。一下推開了被對方抵擋的防盜門。

    哐當一聲巨響,防盜門完全被打開。

    喘著粗氣,馮遷站在門外。

    被力帶飛的張新柔跌倒在地面上,雙手撐著地面,一張臉上布滿著驚恐神色。

    像是想到了什麼,她連滾帶爬的想要從地上爬了起來,因為過於慌亂的緣故,第一次還沒有爬起來,下巴狠狠地磕到了地面上,來不及感受疼痛,又趕緊手腳並用的爬著。

    馮遷上前一把抓住了對方的小腿。

    尖叫著,張新柔像瘋了一般的蹬著雙腿。

    馮遷一不小心被張新柔慌忙中亂蹬中了腹部,一陣吃痛,鬆開了抓住對方的手。

    張新柔連忙爬了起來,她左右衝撞著跑到了廚房,手在廚台上摸索著。

    抓住了一把尖刀。

    雙手緊緊的握住,她猛的扭過頭看向馮遷。

    「你不要逼我!!」

    她吼叫出來。

    雙眼瞪到了極致,眼神之中有了瘋癲之色,伴隨著眼淚,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的順著臉頰滑落。

    「我不是有意的,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沒有想那麼做的!」

    複雜的神色出現在馮遷的臉上。

    他看著到了此時還在狡辯著的張新柔,眼中的失望神色不言而喻。

    像是第一次認識了這個相處了近十年的人。

    語氣之中,都是不敢相信的意味。

    「我以為……你會是和你姐姐一樣心地善良的人……」

    「閉嘴!!」

    她怒吼了出來。

    完全沒有了髮型可言,在剛剛的爭執中,張新柔的頭髮亂成了一團糟,原本紮起來的頭髮也散下了一大半,黑色的皮筋還拴在發梢,像是隨時都會掉落下來一般。

    「都是姐姐不好,她一直都在嘲笑我,欺負我,如果不是因為她,我的人生不會變成這樣的……都是她……」

    她的眼神四處飄散,嘴裡嘀咕著這樣的話。

    「從小時候就一直壓我一頭,得到什麼好東西都會拿到我的面前炫耀一番,那些我都可以忍的……」

    猛地抬起頭,張新柔手中的尖刀在空中指向馮遷。

    「可是她還把你都搶走了,她什麼都沒給我留下,搶走了我的一切,爸媽的愛,老師的愛,同學的愛,連我第一次喜歡的人都要奪走,我好恨,我好恨她!」

    握著刀的身影向前走了幾步。

    「我恨,我巴不得她去死,好了!我的願望實現了,她也死了,可是!可是!!」

    整張臉扭曲起來。

    「你為什麼不接受我,她都已經死了七年了為什麼你還是不能接受我!!!」

    馮遷沉默了下來。

    他看向臉色漲紅,已經猶如瘋子一般的張新柔。

    看著她的雙眼有複雜,憎恨,以及深深的無奈……

    良久,才告訴了對方答案。

    「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接受任何人。」

    聲音低沉,且確定。

    「我愛的,只有她一個人。」

    「你閉嘴!!」

    張新柔的聲調變得尖銳起來,她奮力的喊出,雙眼緊閉起來,身體如同失去了理智一般,握著尖刀朝著馮遷所在的位置揮舞過去。

    早有準備的馮遷一個側身閃過,隨後一腳踹向對方的側腰。

    身體倒飛出去,撞到了廚台上,上面擺放盤子的架子承受不住壓力晃動起來,掉落在了地面上。

    瓷盤與地面接觸,發出了刺耳的噪音。

    整個地上,布滿了盤子的碎片。

    張新柔像是失去了意識一般,左手流著血,是被剛剛濺起的碎片划傷,聳拉著腦袋,手中握著的尖刀也因為剛剛馮遷的那一腳從手中脫落。

    掉在了一旁。

    馮遷上前用腳將刀踢開,雙手揪著張新柔的衣領。

    他想要看清楚這張臉。

    張新柔緩緩的抬起頭,亂糟糟的頭髮蓋住了她的眼睛,她微微的昂起頭,透過遮蓋的髮絲與馮遷四目相對。

    忽然咧開嘴笑著。

    「呵呵呵……」

    手背有著被盤子劃破的傷口,血順著手指滴落在地板上。

    一滴……一滴……

    張新柔緩緩的抬起手上的那隻手。

    像是完全沒有感受到痛楚一般。

    沾有血的手指,輕輕的蹭著馮遷的臉頰。

    「為什麼當初選的不是我……」

    她嘴裡嘟囔著。

    「明明,你才是我先遇到……」

    眼中的憎恨沒有隱瞞,看著說出這句話的張新柔,馮遷哆嗦著嘴唇。

    這一刻,他的腦海中浮現了很多的畫面,與妻子一起的畫面……

    最終,他選擇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我和你姐姐高一下學期便已經開始交往……你那次沒帶錢打飯,也是你姐姐讓我去幫你付的,她知道你不喜歡她,所以才讓我去幫你……」

    蹭著馮遷臉頰的手僵持在了半空中。

    張新柔愣神好久,像是不願相信一般,輕搖著腦袋。

    「不……不可能……」

    「你姐姐從來沒有向你炫耀過任何東西,她一直都只是想和你一起分享而已……」

    妻子的臉在馮遷的記憶中浮現,他的眼眶開始泛紅。

    「她一直都是最疼愛你的,你高中被欺負的時候……是誰去幫你擺平的?你大學的時候……真的以為是你爸媽給你打的生活費嗎?就連她走的那天,嘴中最後念叨的都是你……」

    馮遷的聲音已經沙啞起來。

    他攥著對方衣領的手先是使勁攥著,再到慢慢的鬆開,像是失去了靈魂一般,也像是放下了什麼。

    她縱觀做出了難以原諒的事情,但她終究還是亡妻臨走時也念念不忘,牽挂著的妹妹……

    閉著眼睛,馮遷昂起頭,深深的吐出一口氣來。

    「你走吧,以後……不要出現在我們父女面前了……」

    張新柔愣在原地,她以為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趕緊走啊!!趁我現在還能忍得住!!!」

    伴隨著馮遷的怒吼,張新柔如夢初醒,根本不顧地面上的盤子碎片,手忙腳亂的爬了起來。

    跌跌撞撞的消失在了馮遷的視線內。

    馮遷看著這個家,他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不知過了多久,才邁動著步伐。

    一步一步……

    他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張新柔住過的房間。

    從對方的床下,翻出了一個箱子。

    箱子中有竹條和麻繩,還有很多很多難以形容的工具……

    手中握著那曾經捆綁過馮淑言的繩子,馮遷靠著牆的背一點一點的滑落,最終跌坐在了地面上。

    捧著繩子,將臉深深的埋了進去。

    這一刻,再也無法忍受的放聲大哭。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