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32章 麻木的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32章 麻木的孩子字體大小: A+
     

    看著自家女兒小口小口吃著棉花糖的樣子,劉長青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融化了。

    哪個男人會不喜歡女兒呢?

    多可愛啊。

    女兒的一舉一動,因為不想讓自己幫忙扎頭髮,而自己扎了個歪歪扭扭的馬尾,走路的時候頭髮也鬆鬆散散的樣子……

    太可愛了吧!

    又瞅了一眼馮淑言。

    稍微遜色一些自家女兒。

    心裡這樣想著的劉長青,不自覺的挺起了腰板。

    很快,劉長青便帶著三人來到了在電話里約定好的那個小飯店裡,在二樓要了一個包廂,方便一會馮淑言的父親來的時候能夠好好的聊上一會。

    對於馮淑言的事情,如果換成沒穿越前的劉長青,他大概沒有心思去多管閑事,但當他成為兩個孩子的父親之後,不知為何,當昨天晚上看到馮淑言一個人蹲在路邊,身上帶有的痕迹時……

    他心疼了。

    很難形容那種感覺,只是換位思考了一下,如果坐在那裡的是劉夏芝,他也希望會有人幫她一把,而不是冷漠的扭頭就走。

    更何況……這傢伙還是自家閨女的好朋友。

    「我要喝可樂。」

    馮淑言伸出手拉了拉劉長青。

    這次沒有多說什麼,劉長青拿過菜單,寫了幾道菜之後,便跑下樓給服務員說了一聲。

    坐回了位置上,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感覺對方也差不多該到了。

    難道地方挑的太偏了對方找不到?

    心裡剛想,門就被粗魯的打開。

    「砰!」的一聲

    一個身穿白色襯衫,西裝褲的背頭男人走了進來。

    手裡拎著一個箱子。

    他先將門關上,隨後環視四周,當看到馮淑言的那張臉之後,臉上緊張的表情才放鬆了下來。

    又看向了坐在馮淑言身旁,像是囚禁對方的劉長青。

    將手裡的密碼箱放在了桌子上,打開。

    「我知道你們不就是想要錢嗎,我給你就是,我懂你們的規矩,來的時候沒有報jing。」

    劉長青詫異的看著對方。

    視線又移到了箱子里。

    沒自己以前在電影里看到的那樣,裡面裝的滿滿的鈔票,看排列,頂多感覺也就十五六萬的樣子。

    不過……

    「你腦子是有病嗎?」

    看著因為睡眠不足,而導致雙眼布滿了紅血絲的馮遷,劉長青的表情很鬱悶。

    「先不說別的,如果我真的綁架了你的女兒,你以為這點錢就夠了嗎?」

    「可我現在只有這麼多了,我會借的,你要多少我都會湊給你!」

    馮遷說話的時候顯得很激動。

    聽到兩人的談話,一旁的馮淑言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胖大叔原來是想綁架我嗎?!」

    「你閉嘴!」

    劉長青捏了捏眉心。

    隨後正視著馮遷,伸出了一根手指。

    「第一,我沒綁架你女兒。」

    伸出兩根。

    「第二,我之所以在電話里那麼說,是因為你也不看看通話記錄,我給你打了多少通電話。」

    伸出了三根手指,劉長青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第三,你為什麼連你女兒受虐待的事情都不知道?」

    一個人的演技不可能好到這種地步,從對方對馮淑言的態度來看,他這個父親對女兒的愛是百分百的真,那……馮淑言身上的傷痕又是誰造成的呢?

    從進門的那一刻起,對方臉色的那種慌張,看到馮淑言安全的坐在那裡,沒受傷時的明顯鬆了一口氣的神態,都讓劉長青知道,他是一名很疼愛自己孩子的父親。

    但馮淑言的精神狀態並不會撒謊,手腳處被捆綁的勒痕……

    馮遷因為過度疲倦而導致沒什麼精神的臉,聽到劉長青說完的最後一句話之後,也是睜大了雙眼。

    「虐……虐待?」

    他說出了這兩個字,嘴巴有些哆嗦。

    「怎……怎麼會……應該不,不可能……」

    「不可能?」

    聽到對方的話后,反問了一句,劉長青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一把抓過了馮淑言的小手,將手腕處還沒有完全消去的痕迹遞到了馮遷的面前。

    像是被繩子使勁勒過之後產生的紅腫。手腕處,明顯有一道凹進去的痕迹。

    經過了一夜,似乎都沒有完全消掉。

    看到女兒手上的傷痕后,馮遷的雙眼充斥著難以相信。

    他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腦海中此時此刻猶如漿糊一般,完全不能思考。

    「怎麼會……不應該,她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才對……」

    「是不是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不是嗎?」

    劉長青反問一句。

    「給她打個電話,問她馮淑言回家沒有。」

    馮遷在原地獃獃的看著馮淑言的臉。

    而馮淑言,卻沒有去看她父親的臉,對於父親的到來,她似乎沒什麼太強的情緒波動。

    只是抽回去被劉長青展示的手腕,把玩著座子上的餐具。

    正如劉長青第一次見到她時,她給自己的那種感覺……

    她有著不同這個年齡的成熟,和冷漠。

    換句話來說……她似乎已經變得麻木起來。

    馮遷的手似乎在顫抖著,他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呼吸。

    這一刻,包廂內似乎變得安靜起來。

    劉夏芝的小嘴已經張的大大的。

    她看向沉默著的馮淑言。

    這一刻她才明白,昨天一起洗澡時,對方為什麼總是遮遮掩掩,並且與自己保持一段距離。

    她看著馮淑言,又看了看好朋友的爸爸,最後看向了劉長青……

    他為什麼會發現這點……

    馮遷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掏出了手機,按下了那個經常撥打的電話號碼。

    包廂內安靜的可怕,都能聽到手機里傳來的「嘟……嘟……嘟」的聲音。

    接通。

    「淑言回家了嗎?」

    馮遷開口便問道。

    【啊……淑……淑言放學剛到家,才去洗澡,我一會讓她給你說句話。】

    「行,你讓淑言接一下。」

    【……】

    手機里傳來了沉默。

    對方顯然沒想到,馮遷這次不按常理出牌。

    聽著電話里沒有說話的聲音,馮遷的眼裡複雜神色越來越深,隨之而來的便是無窮無盡的怒火。

    一把掛斷了電話,他看向了馮淑言。

    而馮淑言依舊低著頭,擺弄著餐具。

    「淑言……」

    馮遷的聲音變得哽咽。

    三十好幾的男人,此時此刻眼睛變得通紅,一張臉因為充血的緣故,幾乎呈現出紫色。

    他伸出手,想要去抓住自己的女兒。

    可惜劉長青擋在了兩人中間。

    馮淑言擺弄著手中的餐具,坐在位子上一眼的不發。

    一張小臉上面無表情,似乎對待所有事情都沒什麼情緒波動。

    她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

    視線依舊盯著餐具,沒有抬頭去看她的父親。

    良久……才傳來她平淡的聲音。

    「小姨,也很難受的」



    上一頁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