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7章 賠給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7章 賠給我字體大小: A+
     

    騰空的身體,一瞬間讓劉夏芝的大腦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反應過來之後,第一時間便想到了剛剛談論過的事情。

    難道!難道!!

    「救命呀!!!」

    「你在瞎喊什麼呢?」

    震耳欲聾的聲音,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紛紛看向了兩人。

    聽到熟悉的說話時,劉夏芝的尖叫聲戛然而止,扭著頭看向抱著自己的人。

    「哥哥!」

    保持著抱著自己妹妹的動作,劉知躍察覺到了四周詫異的目光,有些尷尬的將對方放在了地上。

    雙腳剛沾到地面,劉夏芝便連忙轉過身來。

    很驚訝。

    「你今天怎麼來接我了!」

    「接我家小公主還要什麼理由嗎?」

    手放在劉夏芝的頭上揉了揉,劉知躍這樣說道。

    實際上他撒謊了。

    與葉蓉見面,對方所說的話,讓他有些懷疑對方會對劉夏芝做什麼。

    從車上下來之後,劉知躍便沒有在去回家,而是在劉夏芝的校門口守著,一直等待到了放學,在此期間,他的腦海中一直迴響著葉蓉說的那些話。

    爸爸曾經擁有過一家自己的服裝廠。

    那是高中畢業之後就出門在外打拚多年的證據,也是父親的心血,但是卻在離婚前不久關門了。

    劉知躍陷入了沉思中。

    對於劉知躍能來接自己,劉夏芝顯而易見的非常開心。

    她一把抱住劉知躍的胳膊,整個人都快掛了上去,她的快樂十分簡單,年紀不大的她並沒有什麼太多需要苦惱的事情,對她而言哥哥能來接她放學,都夠她開心一段時間。

    「哥哥,我肚子餓了!」

    「想吃什麼?」

    想事情的劉知躍被妹妹的聲音拉回了現實。

    「只要不是蘭州拉麵就行……」

    劉夏芝的聲音有些沮喪。

    上次哥哥來接自己時的蘭州拉麵確實讓人印象深刻,並不是說不好吃,而是單純的不喜歡吃。

    聽到妹妹的回答,劉知躍笑了笑。

    伸出空著的那隻手,點著下巴,一副正在思考的模樣。

    「今天肯定不吃拉麵了,讓我想想……」

    眼睛瞄了一眼劉夏芝。

    她雙手緊緊的抱著劉知躍的手臂,昂著小腦袋,雙眼滿是期待。

    「炸雞好點呢……」

    雙眼似乎要蹦出光芒。

    「還是小蛋糕……」

    劉夏芝感覺口水已經快要流出來了。

    她的腦海中里,似乎已經出現了那個畫面。

    左手拿著雞腿,右手拿著小叉子,叉子上插著草莓蛋糕。

    太美了!

    急忙看向劉知躍,舉起小手的劉夏芝興奮的上下跳動著。

    「我全都要吃!」

    說完,劉夏芝才意識到了不妥。

    連忙捂住了嘴巴,似乎這樣就可以把剛剛說過的話收回一般。

    貪得無厭她還是知道什麼意思的,往往都想得到的東西,最後可能都會失去,老師也經常說做人不能貪得無厭。

    小心翼翼的看著劉知躍。

    「哥哥,可以讓我仔細想一下嗎,兩個都挺難選的……」

    「沒事,想吃哪一個都可以。」

    「嗯……」

    停下腳步,劉夏芝低著腦袋沉思著。

    好久沒吃過小蛋糕了,可是炸雞是自己最喜歡吃的。

    越想越難下決定,劉夏芝感覺似乎有兩個小人在自己旁邊說話,一邊說吃蛋糕,一邊說吃炸雞。

    「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

    看到雙手撓著頭髮,把頭髮撓的亂糟糟的妹妹,劉知躍笑出了聲來。

    上前摸著劉夏芝的腦袋,將她剛剛被撓亂的頭髮捋順。

    眼中帶著笑意。

    「好了,不要糾結了。」

    彎下腰,一把將對方抱了起來。

    滿臉溫柔的看向劉夏芝。

    「先吃炸雞,再吃蛋糕。」

    ——————————————————

    伴隨著將捲簾門拉上,劉長青才感覺渾身放鬆了下來。

    為了趁熱打鐵,借著那個不知名人物的打賞熱度,劉長青選擇了爆更,一口氣更了二十章,簡直讓人嘆為觀止,就算知道劇情的走向,但是用電腦打字可是實打實的。

    手指感覺已經有些抽筋,就連簡單的活動手指的動作,如今做起來都稍微有些不適應。

    夜色已黑,劉長青獨自走著。

    迎面跑來了一個身影。

    她的神情看起來有些慌張,跑跑停停間,還在朝著四周看去,就像是在尋找著什麼一般。

    劉長青看著對方,擦肩而過,視線跟隨者對方的身影移動,直到對方消失在了拐角處。

    沒有多想,劉長青繼續回家。

    在靠近自家住所的地方,人流量開始變得稀少起來,偶爾能看到幾輛飛馳而過的汽車,行人並沒有幾個。

    「咔吧」一聲

    劉長青的步伐停頓下來。

    他似乎聽到了什麼被踩碎的聲音,抬起右腳,他彎下身子,看向剛剛踩到的東西。

    嗯……

    扭曲並且變成了兩瓣的鏡框,以及一地的碎鏡片。

    眼鏡?

    「大叔你賠我。」

    冷淡的稚嫩聲響起。

    劉長青嚇了一跳,任誰在沒什麼人的路上走著,旁邊突然有人說話都會有些驚嚇。

    連忙看向聲源發出的方向。

    馬路牙邊,一個扎著雙馬尾,額前的髮絲垂落下來,穿著一身淡藍色紗質裙裝,白色的孩童皮鞋,清瘦的臉蛋,以及,那雙貌似沒什麼精神的眼睛。

    死魚眼?

    有些相似,但仔細看著的話可以看得出來,對方只是單純的沒什麼精神的樣子,所以給人一種眼睛沒神的感覺。

    依舊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模樣,小女孩坐在馬路牙邊,雙手撐著臉頰,胳膊肘放在膝蓋上,兩隻腳朝里。

    「賠給我。」

    劉長青在原地有些愣神,當對方的聲音再一次的響起之後,他才轉過來身,向前走了一步。

    居高臨下的看著。

    臉上的表情十分複雜。

    一大一小,一高一矮。

    兩人便這般對峙著。

    「你竟然釣魚執法?」

    最終由劉長青打破了這份對峙。

    依舊面無表情。

    「釣魚執法是什麼。」

    剛剛說完,小女孩便搖著腦袋,繼續說道。

    「不要想扯開話題,賠我眼鏡。」

    「什麼眼鏡?」

    處世未深的女孩,哪有見過這種架勢。

    「就剛剛被你踩碎的……」

    「有嗎?」

    劉長青扭過頭,看著身後碎掉的鏡片以及眼鏡框。

    「在哪呢?我咋沒看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