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26章 只要劉夏芝就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26章 只要劉夏芝就行字體大小: A+
     

    一時間,四周似乎都變得安靜起來。

    劉知躍直勾勾的看著這個戴著墨鏡的人。

    臉上的表情有些說不清楚,心裡,也是五味雜陳。

    汽車的喇叭聲瘋狂按起,排在後面的車有幾輛了。

    葉蓉並沒有理會,只是對著劉知躍呼道。

    「上車吧。」

    聽到葉蓉說的話。

    劉知躍的腳步有些遲疑,右腳向前邁出了一小步,隨後身子便像是僵硬一般,再一次的停了下來。

    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來,似乎想將胸腔中的鬱悶呼出一般,劉知躍還是搖了搖頭。

    「下次再說吧,我現在要回家。」

    「……」

    劉知躍看不到葉蓉的表情究竟是什麼樣子,戴著墨鏡的她將一張臉遮了個大概,被這樣的人盯著,讓劉知躍莫名其妙的有了壓力。

    他從小時候就很怕他的外婆,葉蓉。

    相比較外公而言,每次跟著母親回到娘家的時候,他總是躲在外公的身旁,他很怕那個讓自己注意儀容儀錶,讓自己看各種各樣他不喜歡的書,以及將外公買給他的玩具丟掉的外婆。

    他小時候養過一隻小狗。

    只是因為她不喜歡,第二天陪伴了他有段時間的狗便消失在了身旁,再也沒有見到過。

    那時的劉知躍哭著找到父親,在他的懷中嚎嚎大哭。

    他至今還沒忘記,外公去世的那一天,那個一身黑衣,面無表情,情緒上沒有一絲波動的女人。

    「我今天原本打算就去看一下你們兄妹,既然在這裡遇到了就上車吧。」

    像是沒聽到剛剛劉知躍說的話一般,葉蓉自顧自的說道。

    伴隨著車門的一聲咔聲,後座車門被打開。

    沉默少許,劉知躍還是伸出手,拉開車門。

    車子再一次的發動起來。

    司機目不斜視的看著大路,朝著劉夏芝所在學校的位置開去。

    兩人之間沒有交流。

    葉蓉的打扮非常的年輕,多年來的細心保養使得歲月在她臉上留下來的痕迹並不多見,一頭深棕色的短髮顯的非常幹練,皮膚整體看來並沒有上了年紀后的那種鬆弛感。

    伸手摘掉墨鏡,對摺之後,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她的臉看向劉知躍。

    和媽媽非常像。

    這是葉蓉留給劉知躍的印象之一。

    不愧是母女,和李宛冉相比,容貌上有著七八成的相似度,只是相比較李宛冉的容貌來說,葉蓉的臉看起來給人有一種威懾力的感覺。

    「劉長青現在在做什麼。」

    葉蓉開口問道。

    「在打工。」

    「是嗎,我猜也是這樣。」

    扭過頭,身體向後靠著,葉蓉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強調。

    「從一開始我就不看好他,你們兄妹二人身上流著他的一半血就是最失敗的一點。」

    劉知躍的拳頭握緊了。

    「一個鄉下來的小子,沒有任何優點可言,你們兄妹跟著他只會受苦,好在這樣的情況不會持續很久。」

    「什麼意思?」

    對於葉蓉的話,劉知躍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不會持續很久?

    「他會把你們兩個主動送過來的。」

    葉蓉看向劉知躍。

    「不會要太長時間,他就堅持不下去了。」

    「……」

    死死的咬著牙,劉知躍不知為何,這一刻他想從車上逃離出來。

    她究竟是什麼意思?爸爸到底做錯了什麼,從一開始一切的一切就和爸爸沒有任何關係,明明是媽媽先犯錯,為什麼要懲罰爸爸?

    腦海中浮現劉長青的臉。

    在媽媽不歸家的那段日子,他從一開始的苦笑,到後來的面無表情,成天將自己鎖在屋子裡,那時候的屋子裡瀰漫了酒精的味道。

    劉知躍至今都忘不掉,在簽完離婚協議書之後的劉長青,抱著他,在他耳邊低語的那句話。

    「爸爸……只剩下你們兩個了。」

    葉蓉的視線看向劉知躍,自己的這個外孫。

    相比較那個活潑的外孫女來說,她對劉知躍並沒有那麼喜愛,她一直都是追求完美的人,生活環境,事業,婚姻,容貌也是如此。

    這個外孫長得太像劉長青了,這點她十分不喜。

    但眉目之間,又有著李宛冉的影子。

    心頭一軟,葉蓉伸出手放在了劉知躍的手上。

    輕拍著,剛要開口說話。

    便被接下來劉知躍突如其來的舉動沖震驚。

    察覺到對方的手放在了自己手上,劉知躍狠狠的抬起手甩開對方。

    在這片刻間,他的腦海猶如幻燈片一樣,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在腦海中走了一遍,母親的背叛,父親的無奈,那個在深夜裡,躲在門后,壓抑著哭聲的男人。

    他不想和這家人在扯上任何關係。

    「停車!」

    壓低著音量,劉知躍對著前方開車的司機說道。

    沒有得到回應。

    「我叫你停車!!」

    看著一張臉已經漲紅的劉知躍,葉蓉的臉上閃過一絲震驚,隨之而來的便是有些屈辱的神色。

    從來沒有人這樣懟過她。

    臉色變得很差。

    「停車。」

    她開口說道。

    這一次,司機聽從了命令,車速降低了下來,靠向路旁。

    劉知躍沒有多言,他一把將車鎖打開,推開車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透過車窗,葉蓉的目光跟著他的身影看了一會,很快便移了回來,將墨鏡再一次的戴了上去。

    閉上眼睛,頭靠在背墊上。

    「回去吧。」

    「是。」

    她今天心情有些不太好了。

    或許……只要劉夏芝就行了。

    她的心中出現了這個念頭。

    隨後,便一發不可收拾。

    ————————————

    劉夏芝在和同桌說著悄悄話。

    同桌也是一名女生,小小年紀就戴著一副大大的眼鏡,個頭和劉夏芝相差無幾,看起來文文弱弱。

    先是看了看講台上的老師,隨後低著腦袋,小聲的對著劉夏芝說道。

    「我昨天看新聞,附近有怪人出沒,專挑小女孩下手。」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不論多大年紀。

    劉夏芝的臉色一變,很明顯這個話題勾起了她的興趣。

    「什麼樣子的怪人?」

    大大的黑框眼鏡滑落,小女孩伸出手指推了推。

    「聽說是一個成年人,專挑那種落單的同學下手,上次隔壁鄰居聊天的時候聽到的。」

    添油加醋了一番。

    「反正下場都挺慘的。」

    「那真是太可怕了!」

    劉夏芝一臉后怕的說出這句話。

    話音剛落,放學鈴聲便響起。

    放學的時間到了,伴隨著老師的離去,兩人收拾著,將書本裝進書包里,雙手穿過肩帶,背在了背上。

    兩人結伴走出了教室。

    一路上還在圍繞著這個話題展開,直到走到了校門。

    在門口,互相道別,說了一句明天見之後,劉夏芝便扭過頭蹦蹦跳跳的朝著家的方向前進。

    走了十幾步。

    突然,從一旁衝出了一個身影,一把從後面抱住了她,將她的身子抱在了半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