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太太請自重 » 第7章 壓抑著的哭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太太請自重 - 第7章 壓抑著的哭聲字體大小: A+
     

    安苑瑤第一次見到那個叫做劉長青的時候,是在她曾經最好的閨蜜,李宛冉的婚禮上。

    一身西裝,器宇不凡,將頭髮梳了上去,外表看起來也是十分俊朗,並且,臉上的笑容似乎都要溢了出來。

    相比較敬酒時,全程冷著一張臉的李宛冉來說,劉長青一直都笑的很燦爛,就算是如此,注意到妻子的表情不帶對勁,劉長青都會低著頭,臉上帶著擔憂表情的輕聲詢問。

    安苑瑤看在眼裡。

    她第一次有些妒忌李宛冉。

    三角戀的爭奪,雖然最後以安苑瑤的勝利落下了帷幕,安苑瑤也將那個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牢牢的拴在了自己的身邊,她無微不至的照顧,每天晚上都要等到對方回到家之後,將飯菜熱好。

    但每一次,他都是臉上有些平淡的看了一眼飯菜,隨後便說不餓或者在外面吃過了。

    她以前從來沒有下過廚房。

    去找老師,看料理書,去請教別人,她已經很用心的在學習這些東西,每次一想起,他吃到自己做的料理,能誇讚自己……

    不,哪怕是一秒的笑,一句小小的做的不錯,她都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現實,卻是是非常的殘酷。

    結婚這些年來,她日復一日,每天都準備好飯菜,每天都等到凌晨十二點,等著他回家,給他燒熱水,幫他遞鞋子,幫他掛衣服,他的衣服都是親自手洗。

    長時間的凌晨休息,使得安苑瑤的精神狀態極差。

    她的皮膚狀態對比劉長青的前妻,李宛冉來說,根本沒有所謂的可比性。

    雖說外人看來,兩者的差距沒有如此誇張,但是在安苑瑤看來,那簡直就是沉重的打擊。

    一個自打結婚以來就從來沒有開心過,每天凌晨睡覺,經常夜裡失眠,從未得到過靈魂上的滋潤。

    一個自打結婚以來,老公盡心儘力,每天都會說一句愛你,每月都會準備禮物,家務全包,飯菜也十分可口。

    記起來,剛開始學做菜的時候,安苑瑤確實請教過劉長青一些。

    她比自己幸福。

    安苑瑤這樣羨慕過。

    她不求自己的婚姻能像對方那樣,她只是想要一點點,哪怕只是一句簡簡單單的我愛你。

    牆壁上的鬧鐘時針、分針、秒針全部指到了數字12。

    「今天……又不回來了嗎……」

    一絲落寂的聲音響起。

    安苑瑤的視線飄向了門口。

    她等的夠久了,感覺腦袋一句有些發脹。

    單手撐著沙發,有些吃力的站了起來,還沒走上兩步,便聽到了門鎖被打開的聲音。

    先是愣神片刻,隨後心中便是一陣狂喜。

    他回來了!

    「崇明!」

    嘴中喊著名字,安苑瑤向著門口小跑過去。

    步子邁的有些急躁,甚至差點跌倒在了地上。

    穩住身形,看向門口。

    門被打開,李崇明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他只是瞥了一眼安苑瑤,連一個表情都懶得做出來,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他的反應,安苑瑤盡收眼底,眼中閃過一絲失落,很快便掩蓋掉。

    努力的做出了微笑的表情。

    「肚子餓不餓,我特地做……」

    「我已經吃過了。」

    安苑瑤感覺脖子像是被掐住了一樣,張著嘴張了半天。

    李崇明脫掉鞋子,換上室內拖鞋,從安苑瑤的身邊走過。

    單手拽著領帶,聲音卻傳了出來。

    「明天我就不回來了,最近公司有點忙。」

    輕輕的呼出一口氣,安苑瑤平復了一下。

    「公司出問題了嗎。」

    她擠出了一個笑。

    小跑著跟著李崇明的身旁,歪著腦袋看著自己的丈夫。

    「不要太累著自己,我明天給你煲點湯,然後我送公……」

    「不用了,我隨便自己吃點。」

    「……」

    安苑瑤閉上了嘴巴。

    「那後天……後天我們……」

    「後天我也很忙。」

    「大……大後天……」

    「一樣的忙。」

    李崇明並沒有發現,安苑瑤的腦袋越來越低,正視過去,已經不大能看得清她的臉了。

    或許是察覺到身後沒了聲音,李崇明回過頭來,看了一眼安苑瑤。

    「是李宛冉吧……」

    安苑瑤的聲音低的可怕。

    李崇明沒有聽得很清楚。

    「什麼?」

    「是要搬出去和李宛冉在一起,對吧」

    這一次,李崇明聽得很清楚。

    他的眉頭皺了一下,直到這一刻他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安苑瑤。

    多久沒有正兒八經的看過她的臉了?

    李崇明已經不太能記得清楚。

    她的神情看起來非常的憔悴,嘴唇也不像以往那麼紅潤有光澤,而是有些淡紫色,臉上只是畫了一些淡淡的妝容,看起來稍微緩解了一下,但是那雙眼睛……

    似乎不像以往那樣清澈。

    如今……就如一攤死水一般。

    「不是,是因為工作的事。」

    「那就連家都不回嗎」

    安苑瑤的眼睛盯著李崇明。

    「是因為我的緣故嗎,是不是我做的還不夠好,你告訴我缺點,崇明……」

    向前一步一步的走著,最終走到了李崇明的面前。

    安苑瑤抓住李崇明的胳膊,搖著。

    「我會改的,別這樣對我好不好……我求求你,崇明,別這樣,不要丟下我,我好怕,我好怕一個人待在家裡,不要這樣對我,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說到最後,安苑瑤的神態已經有些瘋癲。

    李崇明嚇了一跳。

    本質上他是一個膽小且又優柔寡斷的男人。

    雖然他已經裝作十分冷酷的模樣,但是看到以往唯命是從的妻子現如今的模樣,不知為何他的內心開始緊張害怕起來。

    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快跑!

    「你放開我!」

    一把掙脫開來。

    只是沒想到,安苑瑤緊跟著又抓住了李崇明,兩人像是扭打在了一起,伴隨著安苑瑤那變得刺耳的聲音,李崇明使出力氣,一把推開了對方。

    轟隆一聲,安苑瑤倒在地上。

    她的臉貼在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髮絲順著臉頰垂落在地板上,部分髮絲遮擋住了眼睛,讓李崇明看不到她的表情。

    退後一步,李崇明抓起放在沙發上的外套,像是逃跑一樣的朝著門口逃去。

    穿上鞋子,在推開門的那一刻,他看向了身後。

    那個趴在地上的女人。

    她……怎麼會變成這樣

    李崇明似乎回想起了那天的記憶。

    第一次相識時,站在河邊柳樹下,一身白色紗裙,戴著遮陽帽,看著飛舞的蝴蝶,臉上帶著純真笑容的女孩。

    那個眼睛清澈,像是會說故事的女孩。

    伴隨著門被關上的聲音,屋內再一次安靜下來。

    安苑瑤盯著地板,她遲遲沒有爬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才在空蕩的客廳……

    傳來那壓抑的哭聲。

    ——————————

    劉長青的手機發出了震耳的鈴聲。

    剛剛睡了沒兩三小時的他立馬被驚醒起來。

    因為周末的緣故,孩子今天睡得都比較晚點。

    書店僅有的一天休息,劉長青就是想好好的睡個大懶覺,只是還沒睡一會便被鈴聲吵醒。

    怕吵到隔壁的孩子,他連忙接通了電話。

    眼睛困得還沒能睜開。

    「喂!誰啊?」

    「……」

    對面的聲音很安靜,只有一些細微的響動。

    劉長青與對方僵持了一會,困意退散。

    「喂?說話!」

    「你能不能來一趟……」

    是個女人的聲音。

    劉長青有些詫異。

    拿開放在耳旁的手機,看了一下備註。

    安苑瑤!?



    上一頁    下一頁